东方初九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如此平淡地度过。

那半张丑陋的脸还有一瘸一拐的身形看久了也看顺眼了,她也习惯了隔三差五地找易行喝酒聊天。

易行说话总是很幽默,而且很有深度,让人感觉不出来他只是一个金丹期的弟子。

“哎哎,”东方初九慵懒的脸上浮现一点好奇的神色,“你说……”

“别,停,”易行举起酒杯不想回答,“你别问那些什么道啊天啊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也不敢回答。”

“嘁,胆小鬼。”东方初九不屑地翻了翻白眼,举起杯随意地和他碰了碰。

“是这样的,但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下天问阁阁主之女她大腿的手感。”易行也翻了个白眼。

自从上次他喝高了,说话没个遮拦,把某些主义外泄了一些,引来一道天雷之后,他就一直对东方初九类似的请求嗤之以鼻。

“小气鬼,”东方初九不恼,只是哼唧了一声,“又不会死,再说了,我在这呢。”

“啊对对对,上次不知道是谁,那道——”他不敢说出是什么玩意,只是拖长了声音,“劈下来的时候,有多远就离我多远。”

“诶诶,”东方初九促狭地笑着,靠近易行,捅了捅他的腰,“那你说说天问阁阁主之女的大腿是个什么手感呗?”

易行眼角跳了跳,心虚地偏开视线,“神经病。”

看得出来易行不敢再接话了,东方初九像是斗胜了一般坐了回去。

两人都不怎么在意这件事,随意喝喝酒又把事情扯开了。

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易行一个还会醉的假丹就不用说了。

虽然按理说元婴已经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醉酒了,但那只是酒不够好。

而东方初九每次来都会整点好酒,包括但不限于她爹的存货、宗门内库的存货、某个拍卖行的拍品。

类似于能让化神醉倒,元婴醉死的‘酒中仙’。

虽然那么好的酒东方不太敢拿,但能让元婴醉倒金丹醉死的‘空山绿蚁’还是能拿出来的。

嗯,是不是拿的还待定。

但确实能让两个人都喝的烂醉。

易行反而还好些,东方已经开始趴在桌子上醉眼迷离地咕囔着什么听不清的话了。

易行其实醉得差不多了。

只不过东方在酒品这方面要比易行差的多。

易行喝醉了就基本上坐在原地,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跟在念经一样低眉垂目。

虽然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来劝酒,他大概还是会很豪迈地说一句“喝!”

而东方只是有些迷迷糊糊,但距离完全醉还有一段时间,但有的人吧,她酒品很差。

比如现在东方突然抬起头,看着低眉垂目的易行,偏着脑壳想了想。

突然身子往后一靠,把长裙底下的长腿‘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

易行被这声响动惊得迷迷糊糊的一抬头。

就看见某个天问阁阁主之女很没形象地把腿搭在桌子上,裙子向腿根褪开,露出了整条腿**的曲线。

甚至隐约能看到臀线。

东方初九满脸醉意,拍着桌子大喊了一声:“摸!给老娘摸!摸完告诉我是个什么感觉!”

易行双眼迷茫地看着她,仿佛在问:‘你在搞什么鬼’。

东方初九似是等待了一阵,见易行没有动作,就把腿放了回去,站起来,左摇右晃地走到易行身边。

那种慵懒华贵的俏脸上带着兴奋,还有一丝恶作剧一般的神色。

东方一把捉住易行的手,在易行迟钝的神色和惊恐的眼神当中把手一把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然后上下摩挲了一下,笑嘻嘻地问,“什么感觉?”

易行奋力地挣扎,但已经离不省人事不差多少的他根本挣不开。

两人都没用术法之类的玩意,东方单凭肉身就压制了易行。

别说是现在一个元婴一个金丹了,就算同境界之下,易行被抓住之后也挣脱不开。

易行也喝多了啊,没有人能够一直当圣人的。

酒后乱性也不是说说而已。

本来开始还挣扎,但那阵手掌处传来的细腻软香,让他几乎一下子就没把持住。

顺着她的手好好地摸了一把。

“怎么样?”东方初九喷着酒气,邪笑着问。

“好,好……嘿嘿……”易行痴痴地笑着,猥琐得不行。

“那你心动不心动?”东方笑嘻嘻地问。

“心动……”易行像是被迷了心窍一般,喃喃道。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东方引导着易行,另外一只空出来的手却从戒指里掏出一块录音石。

嘴角上扬。

“我想……”

东方初九打开了录音石,满是期待地看着易行。

易行突然抱过东方的头,在她耳侧湿哒哒黏糊糊地说,“我想……把你的……渎衣脱下来……”

“然,然后呢?”易行这样的姿态让东方的耳廓变得通红一片,但还是捏着录音石,靠在易行肩头等待着易行的下文。

自己却有些腿软了。

“用里面的皮筋……嘿嘿,打你家,玻~璃~”易行说完之后就傻笑着开润,“嘿嘿嘿哈哈哈哈。”

东方初九愣在原地,脸上表情像开了染色铺。

先是不可置信,再到无语,然后是愤怒,最后是害羞,现在还停在她脸上的,是恼羞成怒。

然后她不讲武德地用真气醒酒,浑身一震,酒气顿时从体内震出。

然后三步两步追上路都走不直的易某人,一个擒拿把易某人按倒在地。

但易某人只是继续嘻嘻嘻嘻嘻嘻嘻地笑,一边笑一边乐不可支地重复着‘打你们家玻璃’。

东方的脸色越来越黑,要说他醉了,可他嘲讽的技能却精准地锁在了自己身上。

要说他没醉,但他醒着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神经病。

东方毫不留情地揪着易行另外半边完好的脸。

微笑着用力。

——她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存在。

直到有一天,玄门内乱,门内长老死伤无算,执事更是死了五成有余,门下弟子的死亡和失踪更是不计其数。

而洛水烟和易行同时不知所踪。

东方初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易行的死劫。

她脸色奇差无比,动用自己能动用的所有力量搜寻这师徒二人。

等到发现这俩还没死的时候,发现易行虽然不算全须全尾却好歹活下来的时候,东方松了口气。

可再用望气术看的时候,却发现易行头上象征着死亡的不详之气还没消散。

——

ps:(2/75)

好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