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您要给我主持公道啊!”

“我和师姐两情相悦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柳允成横刀夺爱,居心叵测!”

“他还多次擅入藏经阁,恐有盗窃机密,出卖我族的嫌疑!”

“恳请长老严查此人,严惩不贷!”

……

天还没有亮。

青云阁大殿内,便是一片喧闹的声音。

作为一族的长老,柳老,居于高位,望着底下乌泱泱的一片告状弟子,眉头一跳。

站在最前面的,是侧峰新收的弟子,叶息。

今天这一出,看起来就是这叶息主导的好戏了。

刚刚声音最大的就是他!

而他此刻,正不卑不亢地仰着头,怒视着高位。

“柳允成,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绝对不走!”

同柳老一起,坐在高位的年轻男子,便是柳允成了。

虽然叶息觉得有点奇怪,这个一向不受待见的柳师兄,怎么突然得到了长老的待见,还跟长老一起坐在了那个位置?

但,不要紧……

他柳允成只是一个放弃修炼,自甘堕落的废柴罢了。

就算能坐到那个位置,也只能是长老可怜他。

想到这里,叶息看向他的眼神,带上了一丝蔑视。

这样的蝼蚁,哪里来的自信,跟他抢师姐?

“长老,恳请主持公道!”

叶息恭恭敬敬地给长老行了礼,再度央求对方处置柳允成。

大殿内的喧闹声,也渐渐小了一些。

所有人,都在看着柳老,等待他的裁定。

柳允成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侧过脸,看了一眼柳老,又扫视了一圈大殿内的同门师兄弟们。

狭长的丹凤眼,藏着一丝惊诧和茫然。

不过,他很快便将一切情绪收敛起来。

“唉,穿越了。”

柳允成有些无奈,甚至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一觉睡醒,就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变成了一本玄幻爽文的炮灰反派,这找谁去说理去?

等等。

眼前这个头顶带着气运光环的家伙,就是男主叶息?

嗯,气势很好,表情到位。

就是实力好像不太行啊。

区区一重境入门,连门口扫地的那俩老头儿都打不过,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来这大殿喧哗。

真就以为嘴炮天下无敌呗?

幼稚的家伙,火影看多了吧。

听着叶息那番话,柳允成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可以说是在叶息的怒火上又浇了一壶油,添了一把柴。

“他居然还笑得出来!”叶息气得攥紧了拳头:“完全是不把青云阁的规矩放在眼里了,柳老,要杖责他五十!”

“闭嘴。”

柳长老瞪了他一眼。

这一句闭嘴,让叶息当场呆住。

紧接着,柳长老心怀忐忑,小心地给柳允成的茶杯里,添上新的茶水。

“允成,喝茶。”

柳允成的父亲,是青云阁上一任的阁主,天资绝佳,年轻有为,可惜死于抵御外敌的战乱。

从那之后,柳允成这个独子,便意志消沉。

先是从主峰搬了出去,和普通弟子厮混在一起。

而后,修炼、上学一概不管,整日里借酒消愁,完全是废人一个。

本来柳老已经不对这个弃子抱有任何希望,直到不久之前的资质测定,测出这柳允成乃十绝之体,拥有一缕上古血脉,是最佳修炼资质,才又重新将他召回来。

十绝之体!

族内已经上千年不曾出过一个真正的十绝之体。

放眼望去,如今的中洲大陆,也无一个十绝之体!

青云阁能否从众多的家族中脱颖而出,可以说,就要完全仰仗柳允成了。

柳允成淡然地端起了茶盏。

系统的声音,在这一刻,突兀地在他耳畔响起。

【成功绑定大反派系统。】

【新手奖励已发放:被动——视死如归。】

【每死亡一次,可打开一次万界宝箱,且免疫死亡带来的任何痛苦。】

“卧槽?”

纵然是一向淡定的柳允成,在接到系统送的奖励之后,也是眼皮一跳。

这是让他来求死来着?

打脸男主,掠其机缘,斩其姻缘,坏其道心……

这些都是反派的基本日常了。

在这个视人命如蝼蚁的玄幻世界,想活有点难,想死还挺容易吧?

想想未来的日子,柳允成心里有点激动。

在别人都拼命求生的时候,他可以反其道而行,还有比这个更爽的吗?

他要去作死,他要拼命地作大死!

但,脸上还是保持住淡定。

“依柳老看,今天的事情,要怎么处置呢?”

目睹了眼下这场闹剧,柳老心中惶恐。

得罪了谁都不要紧,不能得罪柳允成啊!

这可是全宗族的希望,只等他一朝得道,能带着整个宗门兴旺发达的!

至于叶息,只是一个外姓弟子,连资质测定的资格都没有,打死也不要紧。

想到这里,柳老站起身,背着手,走出上位。

“来人,把闹事的统统拉出去,杖责一百,关水牢三日,抄族规百遍!”

听到这样的宣判,众人面面相觑。

尤其是叶息,顿时脸色煞白。

他坚决不走,并且大声质问着柳老。

“柳老,您怎可这样偏心?!”

“您都已经答应,只要我能在半年内入宗门,改柳姓,你就把师姐许配给我的!”

“这半年之期还未到,您怎可出尔反尔?”

“至于那藏经阁,更是宗门禁地,他柳允成凭什么随便进!”

他的质问,得到了柳老一声冷笑。

这会儿,只要能够讨好柳允成,说服他回到主峰修炼,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女弟子,就算他要娶他柳老的孙女,他都会拱手相送。

至于藏经阁……?

那本来就是给天资聪颖的弟子准备的。

柳允成愿意去逛逛,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想到这,柳老声如洪钟,开始一阵训斥:

“男子汉大丈夫,整日不思进取,只想着情 情 爱 爱,成何体统!”

“至于你说的藏经阁,那是我批准允成进入学习参观的,你有何意见?”

“来人,将叶息单独关押,再加鞭刑五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