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侮辱,真是直接颠覆了叶息的三观。

他可是上界的圣境之子,有通晓古今之能!

百年前,在一场争斗中落败,灵根受损,才不得不下界避避风头。

若不是一眼看中了柳夕然的血脉,断定此人能助他修行,他怎么可能放弃中洲的其他豪门望族不入,来这破烂的青云阁?

他勤恳苦修,在这破烂宗门忍辱负重了五年,就是为了娶到师姐柳夕然。

只要再过半年,不,只要再三天!

让他入了宗门,改了柳姓,测了资质,这些蠢狗就会知道,他可是仅次于十绝之体的上等修炼体!

到时候,这些蠢狗还不一个个跪下来舔?

“柳长老,我再问您一遍,您是不是真要袒护他柳允成?”

叶息的眉间,隐隐闪烁着金色的符文。

身为圣境之子,他有着天然而来的傲气。

吃苦受累还是小事,他受不了这种侮辱!

他柳允成在青云阁什么作风,是人尽皆知的。

一个弃子罢了。

为了这样一个弃子,得罪他叶息?

看来这青云阁,是好日子到头了。

毁了也罢!

“是又怎么样?这青云阁,还是我当家做主!”

柳老完全不怂。

他到底还是肉眼凡胎,看不到叶息眉头的金色符文。

而整个大殿上,也只有柳允成能够察觉到,对方的气息暴涨,看到那闪烁的金光。

“来了,要来了!”柳允成心中大喜。

这才是男主啊!

不身怀点绝技,怎么配得上男主光环。

赶紧爆种,弄死我!

柳允成已经迫不及待要死一次,看看万界宝箱里面装了些什么好东西了。

虽然内心很激动,但柳允成还是天生的淡定脸。

他淡然地吹了吹茶梗,喝了一口茶。

接着,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叶公子,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不要再一意孤行,免得惩罚加重啊。”

听起来是劝,实际上,却是激他。

“作为你的师兄,我最不希望看到师弟你受到伤害。”

“一个女人罢了,师弟喜欢,那去追就是。”

“普天之下,女子众多,我何必跟师弟抢呢?”

“还是说,师弟其实过于自卑,追不上师姐,就把怨气撒在旁人身上?”

听着这些轻飘飘的废话,叶息的怒气,几乎要从脑门心窜出来。

他死死地瞪着柳允成。

手掌心中,酝酿着一团红炎。

恨不得直接拍碎这家伙的脑袋!

“你要干什么?大胆!”

柳长老终于察觉到了叶息的杀气。

为了宗族的未来考虑,他分分钟挡到了柳允成面前。

他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他可以死!

但,柳允成不能死。

他死了,青云阁就再也没有未来了!

柳允成:“……”

别啊!

你挡着我,我还怎么死?

他轻咳一声,迅速站起身。

他轻轻地拍了拍柳长老的肩膀,假情假意道:“您已经老了,怎么能还为小辈遮风挡雨?此事,因我而起,还是由我去承受吧。”

听听!

这是何等的深明大义。

柳长老一听这话,再看底下闹事的叶息,顿时怒火中烧。

真是人比人要气死人。

他怎么会耳根子软,收下叶息这种爱惹事的废物。

“叶息,还不束手就擒!”

柳长老已然施法,封锁了四周的出入。

燃着烈焰的锁链,已经包围了所有闹事的弟子。

叶息冷笑一声,并不收敛,反而更进一步!

柳长老怒喝一声:

“叶息!你真要当那欺师灭祖之徒吗?!”

柳允成脸上,带着笑意。

他已经在考虑,等下自己会怎么死了。

这辈子还没有死过呢!

正好体验一下。

“柳长老,你且后退,让我去应付。”

他这视死如归的表情,让底下的众人皆有些心生畏惧的感觉。

正所谓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柳允成虽然没啥大本事,但他这要是拼死一战,叶息恐怕也够呛。

目睹柳允成这番舍己为人的表现,柳长老那是心头一暖。

但,他还是坚决地挡在柳允成面前。

“不可,允成!你就站在我身后,此子危险。”

看着上面演绎的一出师徒情深,叶息深呼吸一口气,金色的符咒,在他的眼眸中流转着,手中的红炎,也越发炽热。

就在他决定动手,直接铲平青云阁的时候。

一切暴动,都在瞬间被一股无形之力死死压住了。

叶息心头一颤。

耳朵边,传来了身在上界的师尊的轻柔的安抚声。

“小息,你这五年都忍了,不要在这紧要关头出差错。”

“可是,他们欺人太甚!”

“你一旦爆发,上界立刻会探知到你的行踪,到时候,我也护不了你!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可知道?”

“是……师尊。”

叶息闭了闭眼睛。

眼眸中,满是不甘。

锁链将他牢牢捆住,即刻送往大牢。

“这就结束了?”

柳允成脸上的笑意,僵住了。

不要啊!

我都准备让你开刀了,你怎么束手就擒了啊?!

柳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眸中,充满了欣赏的意味。

刚刚柳允成的挺身而出,已经深深地打动了他。

“我方才听这逆徒说到,你喜欢他的师姐,柳夕然?依我看,你们郎才女貌,不如就择个良辰吉日,让你二人成了好事吧。”

柳允成摆了摆手。

“不,长老,这使不得。”

女人有什么用?

女人只会耽误他求死的速度。

再说了,他压根没有见过柳夕然,或者说,见过也不曾聊过,聊过也不知聊的是她。

柳长老笑了笑,道:“夕然这孩子,还是不错的,算是咱们青云阁的一大美人。”

听起来,这是有意思要撮合啊。

“晚些时候,我让夕然去跟你聊聊,就算无事,交流下修炼心得,也是好的。”

果然是要撮合啊。

柳允成叹了口气,正要再度拒绝,又想到自己身为一个反派,理当义不容辞地拆散男女主姻缘,脸上又带起了一丝犹豫之色。

装作一副言不由衷的样子。

“这……”

柳长老笑着抚了抚胡须。

看到柳允成不拒绝,他心里就有了数。

讨好他的机会,这就拿下了。

“允成,此事就这么定了,容我去替你张罗张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