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片狭小而黑暗的空间。

莉莉握紧了手中同样墨黑色的短小法杖,突然抬头看了看头顶那片虚无的黑暗,笼罩在黑袍下的精致小脸闪过一抹莫名的担忧。

锡林国皇宫,这片传承自众神时代的古老建筑群从来不乏各种奇妙的暗室。也不知道那些上古世代的长生种到底是怎么想的,似乎为自己的居所设置各种各样平安福的机关是他们无聊到发霉的悠长生命中最大的乐趣,他们热衷于此,并乐此不疲。

而讽刺的是,数千万年后,他们的后代却要指望这些在上任主人手中聊作消遣的小把戏拯救属于自己的国家。

她无比担忧地叹了口气。

国外强敌不断,邻国歌利亚已经布阵国界,只等王座上那位铁腕王女一声令下,以她封号命名的铁腕骑士团就会一拥而进,将本国看似稳固其实脆弱到一触即碎的防守彻底撕碎。

然后战火就会席卷整个国家,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她这个锡林第一公主也会被当做征服后的战利品沦为阶下囚,饱受屈辱……被玩弄至死。

可即使是这样,国内那帮子权臣依然勾心斗角个不停,在已经抵上了咽喉随时会切下的刀锋和嘴边的蜂蜜两者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

所以,这样的未来,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

莉莉的眼神坚定下来。

身边同样披着黑袍的心腹侍从递上那柄锈迹斑斑的匕首。

来自先帝遗诏中的零星信息曾经提及到,在皇宫下有一间上古时代长生种们修筑的暗室,用同源铸造出的匕首萃取来自皇室直系血脉的气息,就可以打开暗室中隐藏的传送法阵,从异世界召唤出足以挽大厦之将倾的神灵种。同时由于法阵建造者的恶趣味,那召唤来的神灵种会听取召唤者的命令。

但是后面还有句很奇怪的话……“单抽出奇迹”什么的,破译人员至今没有搞懂它的意思。

不过召唤结果完全是随机的,所以即使是神灵种,万一召唤出个专职卖萌的神明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完全就是一次不能后悔没有重来机会的博弈,而且是决定了一个国家所有人民命运的博弈?

不知为何,莉莉突然有些哭笑不得,刚刚涌上全身的紧张感也跟着消散了不少。

什么啊……居然要用这么碰运气的方式决定自己和子民们的命运,简直就像开玩笑嘛——尽管这么想着,但她还是一脸严肃地从侍从手里接过那柄匕首,站在这间暗室中央,闭上了眼睛。

虽然像是开玩笑,但负在自己肩上的重量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那是来自人民的期望,来自先祖的嘱托,锡林皇室家训——身居高位者必以身作则,人民之痛必先受于自身。

自古如此。

所以,不管怎样,锡林绝不能在她手里灭亡!

她深吸了口气,终于睁开眼,右手握紧了那柄从王座暗格中找到的匕首,颤抖着张开左手,用那看起来并不锋利甚至已经腐朽的刀尖缓缓在手心切开一道伤口——出乎意料的,那锈蚀的刃口出奇锐利,莉莉几乎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白皙的肌肤上就出现了几滴嫣红的血珠。

匕首沾染了属于皇室直系的血液,突然闪烁起淡淡的荧光,无形的波动从刀刃上舞动起来……然后虚空中突然传来锁链的断裂声。

“咔——”

一声轻响。

淡淡的光华浮于空气之中,如星辰炸裂,蓬勃而富有生机的气息瞬间洒满整间暗室,每个狭小的角落都被渗透,没有任何差别。

于是,有什么东西在这片纯粹的光中发芽,拔条,生长,延伸出没有实质却格外耀眼的枝丫,最后彼此连接在一起,组成了庞大而无形的网络。

“这是……从未有过记载的法阵?!”

莉莉听到有人轻声惊呼。

可是已经管不了这些了。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被那流光溢彩的法阵吸引走了。

虚空中光芒逐渐纠缠,凝固,最后变成如同虫茧样的事物,光华喷吐,涌动,像是心脏在跳动。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了。

莉莉的表情突然极端平静下来,轻轻向前迈出两步,举起右手沾染着自己血液的匕首,在那跳动的光芒中,用那刀刃划开了那层似乎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茧。

静止的时间再次流淌起来。

而空气中……突然炸响一道凌厉而尖锐的剑鸣!

剑鸣乍响,如刃出鞘,无形剑气从茧的缝隙中钻出,四散纵横。

但却并不伤人,经逢有人处便奇妙地拐个弯,直接略过。可即使是这样,所有人也都能感觉到那锋锐无匹的气势以及几乎要切断他们喉咙的窒息感。

于是,光茧炸碎,寒光迸射,剑气纵横。

莉莉突然感到自己腰畔传承至上古年间的皇家佩剑剑身微微发烫起来,像是感受到了来自某种庞然大物……或者能够从血脉等级上完全压制的上位者的气息。

神物有灵。

而皇家佩剑的灵魂,被这突然现身者身上的同属于神物的灵魂……压制了。

未曾等她有机会惊呼,光芒中黑发的少年现出了身形。

他闭着双眼,双手拄剑,用极为优雅而威严的姿态站立着,虽然尚未开口,可是,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缓缓散发的威势……和力量!

“我问你……”他睁开了双眼,“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master吗?[震声]”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