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人回答。

一边的莉莉和周围的侍从们为这异界来客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气势和满口的胡话所震惊,自然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而另一边的黑发少年……因为该配合他演出的人没有配合,也只能尴尬地维持自己拄剑的姿势,一动不动。

妈蛋赶紧来个人理理我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用这么中二上头白痴一样的出场方式了啊——他腹诽着。

可莉莉终究是一国公主,是见过大场面的,所以震惊之余也终于还是反应了过来。

少女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提起精细繁琐却冗长的裙摆,小步来到黑发少年身前,行礼,用敬语说:

“来自异界的骑士,吾乃召唤汝之人,应契约之法——汝应为吾之驱使,虽万死不辞。”

少年装逼成功,故意高深莫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松开了手中的骑士长剑,寒光微闪,那柄装饰着黄金与白银的骑士长剑就突兀消失在空气中。

“那你召唤我前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来了!

莉莉心头一颤,几乎紧张到说不出话,黑袍下双手都在颤抖,但为了即将倾覆的国家,她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我……我的国家已经几乎到了灭亡的边缘,为了不让祖先的心血蒙受屈辱,我才召唤您前来我们的世界,帮助我……重建我的国家。”

她的语气很是卑微,明明是对下令之后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仆从说话,可是却带着请求的恭敬态度,和麻烦人以后歉疚的情绪。

少年突然笑了笑。

可是莉莉身后的心腹侍从却突然拉住了她,毫不避讳地直接在少年面前开口了:

“殿下,您不必如此。被召唤来的神灵种再强大也不过是已经被奴役了的仆从——而对于仆从,您不需要屈尊低声下气地祈求什么,请时刻谨记,您是锡林国的公主,是皇室仅存的最后血脉,所以您要站着,千万不能向别人低头。您虽年幼,可是千万不能忘记,负荆棘之冠……”

“……当昂首前行。”她下意识接上了。

那是锡林皇室自千万年前传承至今的箴言。

莉莉下意识挺直了腰,稚嫩的小脸上努力作出严肃的表情,目光明亮。

“我明白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转过头终于再次将目光投向面前那黑发的少年脸上,将手中的魔杖递给刚刚出言提醒的侍从,从腰畔抽出那柄装饰以黄金和白银的佩剑,双手持剑将之立于地面:

“来自异界的骑士,我需要你的帮助。以千万年前长生种在此与你立下的誓约为证,你——不知名的神灵种,需要帮助我——莉莉·诗寇迪·锡林重建锡林王国!”

说出来了!

莉莉偷偷松了口气——果然做这种事情对她这个平时不甚接触除政务以外东西的公主来说还是太过艰难。尤其是现在面对的还是一位很有可能是司战神职的神灵种。

还好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成功说出来了。

接下来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莉莉偷偷看向眼前的少年。

“说的很不错,可惜——我拒绝!”

“为……为什么啊!”

“首先,”少年居然掰了掰指头很认真地跟莉莉一条一条理由讲了起来,“老子当初答应海拉那个婆娘说好了等未来她的后代召唤我的时候我会过来听听你们的命令——可是我又没说要听从啊。”

“第二,你们国家都没了想必也给不了我什么报酬,我渠清秋这个人向来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给我一分钱我就干一分钱的生意,你们给不了和这任务相称的报酬,那这任务就恕难从命。”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少年突然眯起眼睛,一脸暴怒的样子,“老子在家肝游戏正爽!大夏天吹着空调窝在被窝,还没爽够呢就突然被拉到这里,你!说!老!子!火!不!火!啊!?”

少年冷哼一声:“总之,综上所述,要想让老子帮你的忙——想都别想,哪凉快哪待着去吧!老子就算死也不会帮你复国的!”

来自死宅の狂怒!

“咔啦——”是那柄皇室佩剑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莉莉脑海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绷断了。

从极北之地的铁炉堡到南方海滨的沧沙领,纵深数千里,从濒临诸国的虎视眈眈到党派林立的勾心斗角,内忧外患从未停歇。

尽管她从小学习帝王心术,但,她也只是个尚未举行过成年礼的孩子而已。

每天闭上眼,恍恍惚惚睡过去,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歌利亚的铁骑踏破锡林皇宫时灰暗阴霾的天穹,以及硝烟和血液的腥臭,还有几天前父母被下毒刺杀后……濒死时看她的遗憾和不甘的眼神。

一将功成万骨枯,任何浮华盛世下都埋葬着数不尽的尸骨和兵戈甲胄。

假如歌利亚的探子已经刺探到了锡林国王王后双双殒命的情报,或者,那下毒成功已经自杀的凶手本来就是歌利亚派来的刺客呢?

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呢?

她几乎无法想象。

超越了她这个年纪能够承担的重负,而她本身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而唯一能够指望得上的一线曙光突然熄灭,仅有的希望消失,所以,她理所当然地崩溃了。

像木偶断了作为生命的线,她正个人突然虚弱无力起来,手上的佩剑已经坠落在地上,随之一起落下的……还有泪水。

她哭了。

可是却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没有发出一点代表了悲伤的呜咽,死死地瞪着眼前这个曾经带给她最后希望的少年,咬着嘴唇,抬起手拉了拉头上的兜帽遮住大半张脸:

“我……我们锡林就算不需要你这个神灵种,也能够继续生存下去……生存得好好的!”

她就这么仰着头倔强地看着他。

少年愣住了。

然后,锡林的公主,莉莉·诗寇迪·锡林,捡起了地上的皇室佩剑,带领着所有侍从,转身,离开。

可是脚步声还未传开,他们的背后却突然传来某人无奈的声音:“等等!”

莉莉转过身。

黑发的少年尴尬地挠了挠头,纠结了好大一会儿,才终于傲……不情不愿地说:

“真是的……女人就是麻烦……哭哭哭哭什么啊!”

她又咬了咬牙:“行吧行吧!看在你祖宗海拉的脸上——老凉……老子就帮你这个忙!”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