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好碗筷擦干双手后,我靠在沙发上,轻轻的长舒口气。这个时候自己仿佛才从昨晚的混乱中恢复过来,终于有余力思考了。

今早的妹妹看起来和平常一样,对我也一如往常,但我心底却明白,不可能一样了,不管我和她最后结局会如何,都不会一样了。

随便洗漱了下,我回了自己房间,躺下想继续睡,结果辗转许久才迷迷糊糊睡下。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经过这不长的睡眠,我的精神要好上许多,整个心也宁静下来,在这个时候,我想自己才真正恢复正常了。昨晚的事,就像是在做梦。

这时妈妈已经回来,午饭都要做好了。

见我睡眼朦胧的出来,正炒着菜的妈妈让我去叫妹妹出来吃饭。我一愣,本来还以为妹妹已经起来,正在帮妈妈做饭,没想到还在房间。

随口应了声,我来到妹妹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没有回应。于是我拧动把手,把门打开,丫头果然没锁门。

在一眼就映入眼帘的床上,妹妹正盖着被子侧躺在上面,一副恬静模样,我想走过去把她叫醒,却不自觉的把脚步放轻了。

蹲下身,看着她闭着眸子安静的脸,我竟不忍心把丫头叫醒了。就在我犹豫了好几分钟是否叫醒她时,妹妹慢慢睁开眸子。

“哥怎么来了”,睡眼朦胧的丫头脸上带着点意外。

我道:“来叫你起床啊”

“啊...”,妹妹轻呼一声,坐起身来就要下床:“该做饭了”

“不用啦...”,我把妹妹的拖鞋放在她脚下:“妈妈已经做好了”

“啊...”,妹妹的反应更大了,突然拉住我的胳膊,急道:“妈妈回来了...那哥你把昨晚...昨晚的...”说到这里,妹妹的脸憋红了,却慢慢住口了。

见妹妹这个模样,我只觉得可爱极了,但也不好在这件事上逗她,当即站起来拍拍她的脑袋:“放心,我不会告诉妈妈的。”

“恩...”,妹妹脸微红,轻轻的应了一句,慢慢的穿好拖鞋。

“那快出去吧,再不出去,妈妈该亲自来了。”,说着,我起身向房门走去。

和妹妹坐在饭桌上,先是问了爸爸怎么没回来,妈妈说是有公事要稍晚一些回来后,就把目光转到我们身上。

“我回来的时候你俩都在睡觉,说吧,昨晚都干嘛去了?”,妈妈的语气虽然依旧温柔,却带上了质问的口气。

听妈妈这么问,妹妹一下子就乱了,眼眸垂下左看右看。而我突然有这么一种冲动,就是把我和丫头之间的事告诉妈妈,但这冲动只持续一瞬间就消失了,于是我稍想了想道:“昨晚和小妹熬夜看了电视剧...”

这句话出口,我可以明显的察觉到边上的妹妹松了口气,心里不由无语,这丫头,这么大反应,这是怕妈妈不知道你心里有鬼吗...

不过妈妈也没有追问,只是按照惯例数落了我俩一顿,先说我这个当哥哥的如何如何不称职,不管着点妹妹还陪她一起疯,后说妹妹这么大了还不懂事,还拉着她哥熬夜看电视,要是以后谁娶了她,肯定要头疼死...

我和妹妹诺诺点头,当妈妈说出这句时,我的心痛了一下,心里不自觉的把妈妈的话重复了一遍,嘴里的菜似乎瞬间没了滋味:“以后要是谁娶了你,肯定要头疼死...”

以后的那个谁...会是谁呢...

........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妹妹的关系一如以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每在周末回家,我总能在妹妹的眸子深处看到隐藏着的期待,我知道,丫头急切的在等待一个答案,我的答案。

可我也没有答案。

我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丫头的这份感情,每在夜晚睡前,自己总是睁着眼发呆,不断的想我和她的事,让那天晚上她对我说的话,一字一句的在心中回放。

妹妹的这份不顾一切的感情,让我惊慌失措,不知怎么办才好。

虽然自己心绪不宁,但我仍努力装作平常一样,对妹妹比以前更加上心,不想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同。

丫头肯定比我还无措吧,虽然也努力装作无事,可我是足够了解她的,就像她肯定知道,我只是装作和往常一样。

所以我们都是明白对方的,也都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终究是不同了。我和她之间,那条无形的裂痕,终于还是出现了。尽管我们都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害怕它凸显出来。

就这样,竟然过去了一个月。

这疯狂流走的时间更加剧了我的无措,对自己来说,好像只是一恍惚,就过了三十天。

而这段时间,青华终于是确定了我的异常。对于他关心的询问,我心里挣扎了许久,还是忍住没告诉他。

让我再想想吧。我这样回答他。

.....

今天,和寝室一行人在食堂吃过午饭后,我捧着手里的一本书,默默出神。

今天周五了...

“外面天气真好呀”,青华轻轻敲了敲我面前的桌子,表示在和我说话。

“恩,是啊。”,我点点头。

见我这反应,青华又敲敲桌子:“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我随口应着,但很快反应过来,摇头道:“不行,要上课了。”

“上课?”,青华澈净的眼眸里带着好笑,他指指一边的闹钟:“呐,看看几点了?”

顺着他的指向,我看向闹钟,上面的指针似乎有点陌生,看了半天,我才发现,两点半了。

原来两点半了...

我轻轻的长出口气,随即慢慢趴在桌子上,刚才盯着书看了这么一会,没想到脊背竟有些酸痛。

但我好像忽略了什么,偏头扫了眼边上的青华,看他似笑非笑的模样,才突然反应过来。

竟然已经两点半了,那岂不是说已经上课了!

我猛地直起身,就要站起来。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全身一顿,又坐回椅子上。反正已经上课好一会了,也不急这一时。

我看了眼青华,发现他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顿时有点不爽,埋怨道:“他们去上课的时候怎么不叫我,真没义气。”

“你确定没叫过?”,青华忍住笑意,确认道。

“这个...”,我隐约记得似乎有叫过,被我一个随口的“好”打发了。刚才走神太严重,肯定被青华发觉了,我感觉脸颊微烫:“那也该多叫几声啊...”

“对了”,我急忙岔开话题:“你怎么没去上课啊?”

“想出去走走...”,青华似乎对逃课这事不放心上:“这不等你吗”

我怔了下,青华这是要强行问出我原因了,自己这几天的状态,毕竟让他担心了吧。

我下意识想拒绝,但沉默了好一会,终于还是点点头:“好...我们去走走吧”

来到外面,发现天阴的厉害,乌云低沉,风有些凉有些大了,给我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哪里有青华所说的好天气。

原来刚才他在试探我,可怜我这么简单的就上当了。

可能这个时候大多学生都有课,所以操场上人影寥寥。

“说吧”,没走几步,青华直接切入正题:“这段时间你心事重重的,是怎么了?”

我深吸口气,心里一下子乱了起来,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又把这口气缓缓的呼出去。

“本来...还不太明显的,但自从这次你从家里过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青华顿了顿道:“可以把原因告诉我吗?”

“很明显吗...”,我愣了下,又深吸口气。没错,如果真的要跟一个人说,那这个人肯定就是青华了,于是我道:“青华,还记得上次跟你说的,关于我和我妹妹吗?”

“恩...”

“那丫头好像是真的,前段时间,她直接给我说,她喜欢我...”

“没想到果然这样了...”,青华轻轻摇摇头。

虽然青华的话前后矛盾,可我却能明白他的意思,叹口气道:“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的意思就是想听听青华的建议,在很多时候,我这个最好朋友的建议,大都是符合我心意的。可青华却什么也没说,而是想了想,继续问道:“那这次是怎么了,这一周,其他人也能看出你跟平时不一样。你和你妹妹...”

“是吗...”,我勉强笑了,但很快就笑不下去,只好又叹着气:“我和妹妹...真的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我把目光移向前面,不远处几棵脚踝高的青草正随着风摇动,随之摆动的,就是我左右不安的心。我看了下身边的青华,我这个最好的朋友正安静的听着,我不由有了向他倾述的冲动。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让我不说都不是了...

于是我犹豫着,终于还是道:“上次回家...”。

我和妹妹之间那看不见的的裂痕终于还是扩大了。

可能是终于找到一个能倾述的人,所以我开始慢慢说着,一字一句的,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心中压抑许久的心情释放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