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随着我身体里自然魔力的骤然爆发,璀璨的绿色光芒出现在了庭院中,将落在庭院的雪白月光都给淹没而出。

魔力的爆发引起了在我身体周遭空间中蕴含着的自然元素的蠢蠢欲动,元素的律动在庭院里掀起了一股剧烈的风,吹动着我的衣裙,薰衣草紫色及臀长发迎风飘动,发出簌簌的响声。

自然的魔力通过我的手掌注入到克利俄斯的身体中,在穿过钢铁般的血肉之后,流到了象征着克利俄斯力量核心,九窍琉璃一样的心脏中去。

那个地方,在我的感知中,存在着八道牢固的枷锁,本来在克利俄斯成为我的使魔之前,在克利俄斯的心脏处,有着九道枷锁,封印着克利俄斯的力量,但因为在考验中我已经解开了第一层的封印,第一道的枷锁自然也不复存在了。

一路畅通无阻的通过了第一次,几乎象征着我全部魔力的自然之力朝着第二层封印的枷锁,高歌猛进。

自然魔力狠狠地撞在了枷锁上,几乎是在两者相触碰的一霎那,一股强大到我无法抵抗的反震力便从我右手上传来。

在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后,我整个身子便被那股庞大的反震之力给掀飞了出去,跌坐在了软绵绵的草地上,整条右臂被强烈的麻痹感溢满,已经暂时失去了知觉。

试图冲破第二层封印枷锁的首次尝试,毫不意外地以我的完败而告终。

“好痛……”

揉了揉最近一直在饱受摧残的臀部,我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安德莉亚粉雕玉琢的绝色脸颊,此时此刻,安德莉亚正俯身盯着我,我俩面面相觑着。不请自来的安德莉亚将我吓了一跳。

“安德莉亚大人,你怎么醒了……”

我看着身穿白裙睡衣,睡眼惺忪的少女,不由得惊讶地问道。

此时已经是深夜,刻意等到安德莉亚熟睡后才来到庭院召唤出克利俄斯,寻找冲破第二层封印的办法,然而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安德莉亚依旧是来到我的身边。

“洛霖不在,我睡不着。”

安德莉亚摆着一副人偶一样的天然表情,凑到我的面前轻轻摇了摇头,清灵的嗓音缓缓地传入我的耳中。

“.……是这样吗?”

被安德莉亚这样直白的话语弄得很是不好意思的我,害羞地挠了挠头,庆幸起还好是晚上,安德莉亚看不到我红彤彤的脸颊。

安德莉亚将头靠到我的肩膀旁,看向了后方站立在月光下,宛如一尊战神般威风凛凛的克利俄斯,低声询问道:

“洛霖在尝试打开克利俄斯第二层封印吗?”

“嗯。”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也转身望向了克利俄斯的方向,旋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失败了吗?”

安德莉亚天然到无以复加的脸颊上,罕见地涌现了一抹担忧的神情,忍不住询问道。

“是的。要开启第二层,我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对于安德莉亚大人,除了真实性别之外,我从未刻意隐瞒过任何事情,此刻也是直言不讳地告知了安德莉亚关于克利俄斯现在的情况。

“这样啊……”

听闻我的解释后,安德莉亚将素手放在唇间,咬起樱色的嫩唇,陷入了沉思当中。

“啊。”

凝望着思索中的安德莉亚,身为贴身女仆的我终于反应了过来,此刻我的主人正衣衫单薄着处在冷冽的晚风中,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连忙将自己的睡衣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安德莉亚的**在外的肩上。

“洛霖,不冷吗?”

安德莉亚抬起螓首,歪了歪小脑袋,用那对鎏金之色的丹凤眉眼注视着我,语速极为缓慢。

“没关系的,身为女仆可不能让安德莉亚大人着凉了。”

我微微一笑,将嗓音稍稍压低,摇头回答道,在安德莉亚大人面前摆了一个有些夸张的造型,为了不让安德莉亚担心,展现了一下自己“强壮”的体魄。

“噗。”

像是被我的滑稽动作难得的戳到了笑点一般,安德莉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啊……别嘲笑我啊!”

安德莉亚的笑声就如同风铃一样清脆,婉转动听,只不过,还不待我好好享受这道天籁之声,便被羞涩感将心神霸占了去。

“抱歉抱歉,稍微没忍住。”

安德莉亚捂着小腹,嬉笑着对我摆了摆手,抱歉道。只不过,话语之中却感受不到少女一丝一毫的诚意。

“洛霖,你冷不冷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还能骗得了我?”

“嘁,失败了吗?”

望着玩心大起,极为反常的安德莉亚,我也极为配合地撇了撇嘴,假装不满地说道。

“洛霖,我们回房间吧,关于圣殿祭典,总会有办法的。”

在安德莉亚的巧笑嫣然中,我被少女柔软的小手温柔地牵起,两人并肩走回了房间中。克利俄斯则是不需要我多做吩咐,自动地回到了使魔的空间中。

此后的一个月以来,我们四人每天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特训和魔法修炼,我与安德莉亚,爱丽丝,易依几人的默契度不断加深,境界修为也在一点一滴地积累下,缓缓攀升。

时间如离线之箭,转瞬即逝,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了,仿佛上一秒还在一个月前刚刚开始特训的时候,转眼间却离圣殿祭典的开幕,只剩下了一天的时间。

安德莉亚早在半月之前便已经突破到了初阶魔法师的境界,如今已经是一名二星的初阶魔法师了,而我自己也在一周以前完成了突破,值得一提的是,紧随其后的并不是原来修为稍高一筹的爱丽丝,而是易依率先踏足了初阶魔法师的境界。在这其中,想必水妖精强大的辅助能力,应该占据了不少的功劳。

此时此刻,我们正处在“八元素之结”禁咒大阵的核心区域中,不过,却不是临时抱佛脚来这里修炼的,在突破到了初阶魔法师境界之后,每一星都需要很庞大的魔力积累,才能上升到下一星级,修炼难度比起一开始的学徒、学士境界有着天壤之别。要知道,天赋强如安德莉亚,在半月以来,修为也不过只上升了一星罢了。

今天我们来此,最重要的是为了爱丽丝的突破一事。如今我,易依,安德莉亚都已经成为一名初阶魔法师,唯有爱丽丝,因为雷电元素的霸道,雷夔没有像易依的水妖精那样具备太强的辅助能力,以致于她的进境遭遇了瓶颈,修为卡在了九星巅峰魔法学士境界,迟迟无法突破。

紫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连接着“八元素之结”空间的天与地。五芒星的大阵中充斥着淡紫色的雷电,蜿蜒如蛇,将爱丽丝娇小的身躯牢牢缠绕。只见少女正紧闭着双眼,棕褐色的齐颈短发无风自动,精致漂亮的俏脸上带着一抹因为痛苦而微微扭曲的神情。

“一定要成功啊。”

我站在象征着雷电元素的大阵外,注视着其中被紫光包裹住娇躯的少女,双手不自觉地攥紧,担忧地呢喃道。

比起我的担心,站在我身边左侧的安德莉亚就要显得镇静了许多。藕臂环在胸前,粉雕玉琢的绝色脸颊上还是那一副一成不变的天然表情。

“安德莉亚大人,你不担心爱丽丝吗?”

“为什么要担心?”

见到心平气和的安德莉亚,我不禁有些疑惑,凑到安德莉亚的耳边,压低声音询问道。安德莉亚别过头来,抬了抬眼皮,神情依旧是一副天然呆的样子,丝毫未变。

“但是……”我有些犹豫不决地嘟囔道。

“放心吧。”安德莉亚微微一笑,再次望向了被紫黑色的雷蛇完全覆盖,已经看不清楚身形的爱丽丝,淡淡地回答道,从言语间我能听出,那一股潜藏着的,对自己挚友没有任何怀疑的信任。

“别看爱丽丝平常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真正避无可避的时候,她爆发出来的力量可能你无法想象哦~”

“是嘛?”

像是为了映证安德莉亚所说的一样,正当我和安德莉亚在交谈的时候,雷电元素的大阵中,异象横生!

一条条环绕着雷电的长蛇如同汲取了足够的雷电元素魔力一样,凭空壮大了数倍有余,整个身躯好像达到了饱和一样,诡异地膨胀着,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态缠绕在爱丽丝的身上,让少女不禁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爱丽丝!”

听到爱丽丝发出痛苦的声音,我的心脏不由自主地蓦地酒精,大喊一声,正当我向前一步打算强行出手将爱丽丝拉出来的时候,一道纤细的手臂却拦在了我的面前,手臂的主人,正是安德莉亚。

“稍安勿躁。”

“但是!”

“相信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要说服我的缘故,安德莉亚站在我的面前,嗓音音量不自觉地加大了起来,鎏金眸子注视着我,神情认真无比,平静的声音里仿佛蕴含着让人心安的力量。但是我注意到了,安德莉亚在说服我的时候,另外一只小手正用力攥紧着,指甲几乎嵌入了掌心的血肉之中,像是在克制着什么一样。

“安德莉亚大人……”

我望着冷静到有些反常的安德莉亚,怔怔地呢喃了一声,最终在安德莉亚的坚持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尽管还是担心爱丽丝现在的情况,但已经没有再出手的打算。只有平时跟安德莉亚生活在一起的我明白,安德莉亚刚刚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没有人在挚友痛苦的时候还能镇定自若,哪怕是安德莉亚也不会例外,现在唯有我能看出,在那绝色平静的脸庞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没有其他太好的办法,现在只能在煎熬之中,等待爱丽丝自己克服这一次的难关。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都仍见尾声。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爱丽丝突破到初阶魔法师如此困难?”

凝望着仍是处在雷电大阵中挣扎,但明显已经体力不支的爱丽丝,我忍不住惊呼着,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

见到这一幕,就连安德莉亚也无法在继续保持平静,娇躯微微颤抖着。要知道,我突破到初阶魔法师的时候,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一般,毫无阻碍,而易依同样一般无二,就算爱丽丝的契合度是比“冠”级低一筹的“君”级,所拥有的乃是三大元素之一的雷电,也不可能突破如此困难。

“恐怕是因为她的使魔。”

“使魔?那只雷夔?”

听到安德莉亚的猜测,我略微沉吟,思索了一下说道。安德莉亚点了点头,国色天香的俏脸罕见地涌上了一股凝重的神色。

“恐怕是因为那只雷夔也处于破境进化的阶段,才导致爱丽丝突破到初阶魔法师境界如此艰难。”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在我看来,原因怎么样都无所谓,重要的是知道原因之后,我们应该如何帮助爱丽丝跨过这一道关卡。

然而,无论我多么心急如焚地询问,安德莉亚都只是一言不发地摇了摇头。

“如果现在出手的话,恐怕不仅仅是爱丽丝破境失败,还很有可能使她受到聚集过来雷霆的反噬,一旦那样,可能就不是受点伤能善了的了。”

安德莉亚轻呼出一口白气,清脆的嗓音不复一开始的平静,尽管十分细微,但她的声音仍是在颤抖着。

“真是难看啊。”

正当我们束手无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道动听的讥讽声,只见从后方氤氲的空气中,缓缓走出了一道异常高挑,身高比身为男性的我都还要冒出半个头的倩影。

“蒂娜,你来这里干什么?!”

在看清来人的时候,安德莉亚的声音温度立刻下降,语气陡然冰冷,质问道。此时爱丽丝正处在生死未卜的危险中,安德莉亚决不允许她受到任何的打扰。

没错,突然来访的人,正是与我们有一年之约,针锋相对的学院最强——舞雷姬蒂娜。

“卡洛家的人可不会允许我在自己亲妹妹危机的时候袖手旁观。”

蒂娜一边朝着爱丽丝的方向走去,嘴角还扬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什么意思?”

没能明白蒂娜言语中蕴含的深层意思的我,不解地询问道。

“她要帮爱丽丝破境。”

没有阻拦,安德莉亚任由蒂娜从我们身边经过,向着我解释道。

“哈?”

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蒂娜已经走到了大阵前,身为舞雷姬,雷电元素大阵屏障自然不会对她有任何阻碍,蒂娜径直地迈入了大阵的范围中。

“我愚蠢的妹妹哟,还是那样狼狈呢。”

蒂娜依旧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冷眼俯视着被一道道雷蛇紧紧缠绕着的爱丽丝,成熟秀丽的脸上,皮笑肉不笑地讥讽道。

“姐姐………啊!”

注意到蒂娜到来的爱丽丝,自然大吃一惊,但还来不及多做惊讶,便又被剧烈的痛楚淹没,大阵中再次回荡着痛苦的闷哼和呻吟声。

“不要动。”

蒂娜走到爱丽丝的身边,素手轻描淡写的一会儿,璀璨的雷光在她的手中爆发,那一道道缠绕在爱丽丝娇躯上的雷蛇,转瞬间节节寸断。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呢。”

一边说着,蒂娜将手心中握着的一颗宛如宝石一样的耀眼雷霆,猛地印在了爱丽丝柔嫩的后背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