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着怪异步伐的陆子萱竟然躲过了江根硕的攻击,真当众人都以为这是巧合的时候,陆子萱却一次次险之又险的躲过了,不过她怪异的步伐实在有些滑稽,不知道的人都认为她在跳大神……

“我看不想去了,这陆子萱演技太烂了,江根硕演得那么好,她却像是傻子一样在临场蹦迪……”

“是啊,真受不了,她还以为这样她能够红……”

“瓜子吃完了,小明你再去给我买一包。”

“为什么要我去……”

“不去也可以,不过是打你一顿而且,我想你应该可以接受的。”

“我去……”

围观的学生们大多数都是新一届的学生,所以见识相对较少,他们并不知道陆子萱使用的正是咸鱼吊坠封印的咸鱼蹦迪步。

这坟头……呸呸呸……这咸鱼蹦迪步怎么这个样子的……那么多人看着用起来好尴尬啊……不过还挺管用的……

陆子萱被众人指指点点的异常尴尬,她也不在练习什么步法了,直接蹦跶道江根硕的背后,然后尝试这施展在婴宁的洞穴里面学来的兰花一指。这一年来陆子萱有空就研究这个兰花一指,终于还是研究出了一下门道,对付现在的江根硕简直绰绰有余。

嘭!!一声暴响,陆子萱右手掐着的兰花指射出的无形气劲,气劲直接轰在江根硕身上,便他轰飞了老远。江根硕重重的跌落到地上,然后喷出一口老血。

陆子萱不紧不慢的施展不熟练的咸鱼蹦迪步走了咕噜,然后一脚踩在江根硕的身上,宣告着江根硕的又一次失败。

这个时候,上官宝儿也蹦蹦哒哒的跑过来,笑盈盈的对着陆子萱脚下的江根硕说道:“现在认输了吧?不认输的话,我的小萱萱还可以把你放开哦,不过这样就太丢脸了,被一个女孩子连续打倒,要是我都没脸见人了,嘻嘻~”

江根硕又是吐出一口老血,本来被陆子萱打成了重伤,还被上官宝儿上前补刀显然他气得不轻……

周围看戏的学生们都暗自咋舌,这个陆子萱到底与江根硕又什么要的肮脏交易,江根硕竟然放下面子配合她表演道这个地步。看着陆子萱姣好的面容,白皙的大腿,很多人心里有了想法,或许自己也可以与陆子萱进行交易,然后体验萌妹带来的**~

“陆子萱好厉害……”江含玉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江根硕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此时污头垢面,头发散落,满嘴的鲜血,看着陆子萱的眼神带着怨毒:“陆子萱你不要得意,我迟早有一天会打败你的,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

说完,江根硕便转身快速的离开了,身为天才的他真的无法解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眼中的废物揉虐。

陆子萱无所谓的玩弄着自己的一缕银色的发丝,她倒是似乎不害怕江根硕的威胁,毕竟江根硕这样的她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跳梁小丑而已。

“陆子萱,你倒是挺能装的,隐藏的那么深,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跟我战一场呢?”魏道士踏前一步,九级魔法师的强横气息展露无遗。

“魏道士,你也太不要脸了吧,我家小萱萱刚刚才与江根硕争斗过,现在你难道想用车轮战?”上官宝儿不满的说道。

“姐姐大人,我刚才只是热身。”陆子萱把上官宝儿拉到身后,然后笑着对魏道士说道:“你真的要和我打?”

“当然,难道你怕了吗?”魏道士故意用激将法激陆子萱,作鼻孔朝天状。

“小萱萱,不要和他打,这样太吃亏了。”上官宝儿在后面担心的劝阻道。

“我可不想让人说占女生便宜,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子啊和我打。”魏道士神情傲然的说道。

“我说过刚才那只是热身,甚至连热身都算不上,至于对付你这样的我用一根指头就够了。”陆子萱脸上笑容不变。

这句话说出来,周围的学生都是一脸古怪的看着陆子萱,陆子萱说要用一根手指头和九级魔法师魏道士打,这事实不是很明显吗?魏道士肯定也是陆子萱通过py交易请来的演员,这陆子萱这编的是什么破烂剧本,完全是没有道理,而且演技还烂,众人都纷纷摇头表示不满。

“陆子萱,你说大话就不怕闪着腰?”魏道士冷笑着讥讽道。

周围的学生们暗自点头,这魏道士的演技也是很赞,挺期待他的表演的。

“这陆子萱演技真的烂,但是她请来的演员可都是一流啊。”

“你们猜陆子萱与魏道士谁会赢呢?要不来赌一把怎么样?”

“堵你妹,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魏道士是陆子萱py交易来的演员,当然是陆子萱赢了。”

“是啊赌个毛线,傻子都知道是陆子萱赢。”

“不过可以和陆子萱py交易也是很令人羡慕呢,可惜我的演技不好,实力有不高,估计陆子萱这个绿茶婊不太想和我交易。”

“我倒是可以问一下她,我已经八级魔法师了,陆子萱其实长得很漂亮的,虽然经常**,但是我不会介意的,我没有处女情结……”

周围看戏的学生叽叽喳喳的讨论这,竟然纷纷向和陆子萱进行交易,成为和她演对手戏的男优。

这个时候围观的几个学生忍不住走到了陆子萱身边,然后又些不要意思的对陆子萱说道:“那个绿茶婊……不不不……陆子萱我们也可以和你交易……你需要更多的男优吗?”

“滚!”陆子萱鼻子都要让这些人气歪了,这都什么跟什么,这群智障简直无可救药!

“小萱萱,你好像被他们认为是那种女人了,嘻嘻嘻~”旁边的上官宝儿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不要笑了,有你这样做姐姐的吗!”陆子萱没好气的瞪了上官宝儿一眼。

“好好好,我不笑了,我的**小萱萱~哈哈哈~”上官宝儿眼泪都笑出来了。

“死宝儿,笑死你好了!”陆子萱气鼓鼓的说道。

“你们就不要拖延时间了,陆子萱,我承认你很强,但是你不可能打败我!”魏道士不屑的看着陆子萱。

“好吧,你执意要作死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满足你。”陆子萱同样用不屑的目光看着魏道士。

“好好好,你够嚣张,今天我就要为分院的学生讨回公道。”魏道士一脸的铁青。

“讨回什么公道啊,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打不过就是垃圾,我说你们分院的辣鸡挺多的。”陆子萱耸了耸肩。

“你!我看你是不知死活!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魏道士嘴角抽动,一脸的怒色,显然是被陆子萱激怒了,他运转起体内的魔力,刺眼的金光暴起,让陆子萱都眯起了眼睛。魏道士是金属性魔眼的魔法师,他准备用金属性的技能打败陆子萱。

陆子萱娇笑着伸出一只手,然后手上捻出一个兰花指,食指的指尖荡起玄奥的能量,无形的能量炮向着魏道士射去。

砰!!

魏道士脸上一变,他双手结出法印,然后在身前凝结出金色的盾牌。盾牌金光闪闪看看似坚硬无比,但是却被陆子萱这已经直接给轰得粉碎。

陆子萱乘胜追击,她运用起不太熟练的咸鱼蹦迪步,然后飞速而滑稽的向着魏道士靠近。

魏道士却不敢让陆子萱看见,他可是知道陆子萱近身战的厉害,所以身形快速的飞退,并且凝结出无数的金色魔法箭射向陆子萱。

咻咻咻!金色魔法箭破空而来,几乎转瞬便到达了。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陆子萱自己用自己的手臂去硬抗这金色魔法箭,金色魔法箭射在她身上竟然发出了精铁交鸣的声音,而她的手臂却似乎无损。

咣当!金色的牢笼从天而降,这些金色魔法箭竟然只是障眼法现在的陆子萱已经被这个金属性魔力构成的牢笼给困住了,让她无法再蹦跶移动。

“呵呵呵!陆子萱你现在走不了吧,战斗是要用脑子的,你这样的脑残女人注定成为失败者!”魏道士狂笑不止,他手中的结印再次变化,一把巨大的金色大剑向着困在笼中了陆子萱刺去。

陆子萱沉默不语,手中的兰花指快速的在剑身上连点数下,这剑终于还是崩裂了。

“苟延残喘,我倒要看看你能够支撑都久!”魏道士冷笑道,然后结出法印,又是一把金色巨剑爆射而来。

“这是什么魔法技能,真的好炫酷!”

“你真是孤陋寡闻,这魔法技能叫“傲天金剑”,可是说是十级之下魔法师学习的顶尖魔法技能了,就是真的是十级的魔法师也未必敢硬接这样恐怖的攻击。

“那陆子萱岂不是比十级还厉害?”

“厉害你个鬼,不是说了是在演戏吗,这魔法技能估计这只是一个模子,没看见陆子萱动动手指就戳爆了吗?”

“我擦,陆子萱她也太不要脸了吧,这样演她岂不是绝世高手,天下无敌……”

“是挺不要脸的,不过我还是想和她交易,毕竟我可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绿茶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