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宁看了看墙壁,笑着说道:“这些是我的作品呀~”

“这墙壁上的东西都是你画的!?”陆子萱吃惊的问道。

“你看这个乌龟画得过可爱,还有这些小花多;漂亮,还有这只草泥马多神俊……”婴宁得意地向陆子萱介绍着自己的“大作”。

“停停停……这墙壁上玄奥的符文是不是婴宁妹妹你刻上去的。”陆子萱觉得这小妮子似乎有点不靠谱……

“这些不是我刻上去的,是以前蓝翔魔法学院的第二届校长东方问天刻上去的,他似乎很喜欢把知道的魔法往墙壁上刻。”婴宁回答道。

“我去,那你还在这上面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陆子萱一阵肉疼,这些都是非常有价值的魔法啊……

“我不是无聊吗,所以就在墙壁上画画了……”婴宁俏皮的吐了吐小香舌。

“唉……”陆子萱有种掐死婴宁的冲动,这些可都是前辈东方问天留下来的魔法啊,要是让其他魔法师知道,估计要被气得吐血,而婴宁却毫不在意的在上面画画儿,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还画了草泥马,此时陆子萱心中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跑……

“这有什么好稀罕的~”婴宁无所谓的说道。

“我稀罕啊~”陆子萱捂着胸口,心痛无比,毕竟遇到好东西却是早已被人所糟蹋了,任谁都会心疼……

“对了,前面有几幅画还保存挺完整的。”婴宁见陆子萱很看重这些画,便指着一边的墙壁说道。

陆子萱朝着婴宁所指的地方走过去过去,然后发现了几幅保存完整的画,上面画的是人的手,手指掐着兰花指,似乎有种特别的神韵,而画的周围还有密密麻麻的文字说明。陆子萱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几幅画,还有上面标注的文字。

“兰花一指!?”陆子萱惊呼道,这个绝技陆子萱可是知道的,她之前在学校图书馆查“空之缘法体”资料的诗涵,就恰巧在一本书籍上看见过,似乎是很久以前一个女魔头的独门秘技,而现在已经没有人在见过这门指法了。

这是一只神奇的制服,没有魔眼的条件现在,陆子萱看着这几幅兰花一只的图画兴奋不已,她真的是走运了,竟然可以遇见自己可以学习的战斗技能,这可把陆子萱高兴坏了。

不过这兰花指图案很是玄奥,注解的文字也晦涩难懂,陆子萱只能先将这些画与文字记在心中,等有时间慢慢去研究。

“婴宁,你以后不要在墙壁上画画了。”陆子萱叮嘱道。

“不画了,不过子萱姐姐你要经常过来被我哦,不然人家会无聊的~”婴宁娇笑着说道。

“知道了,不过我现在要回去了,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过来吧。”陆子萱说着便告别了婴宁,然后离开了山洞。

往后的日子里,陆子萱每天都会搭学姐的顺风车来婴宁这里,然后晚上的时候才回**分院,因为她可是答应婴宁了,而且这里似乎有蓝翔魔法学院第二届校长布下的魔法阵,可以汇聚魔力,在这里修炼显然升级更快。

陆子萱忙着修炼升级,而婴宁则经常吵着要陆子萱给她讲故事,陆子萱便把自己说知道,便把这异世界没有的故事讲给婴宁听,比如白色相簿,金瓶梅,一路向西……

这天,陆子萱像往常一样修炼完了给婴宁讲故事,正在讲着《日在校园》诚哥与西园寺世界一起出现在天台,出现在这个诚哥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轰隆隆!这个时候洞外突然传来了响声,而且整个山洞都在颤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