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难道是……蓝翔魔法学院供奉的九尾天狐!”赵正义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很罕见的说话没有成语……

那个破衣服老者与九尾天狐小萝莉都是破空而来,他们站在虚空之上,那让人心悸的威压,让众人都不敢造次。破衣服老者眼神微眯的扫视着来犯的那些人,而九尾天狐小萝莉则还毫不在意的东张西望,拨开一个棒棒糖自顾自的吃起来……

“这九尾天狐竟然有五十级以上的等级,天啊,虽然听说过蓝翔魔法学院供奉有厉害的存在,但是绝对想不到这是五十级以上的九尾天狐!”苏援娇呆呆的看着这远处的小狐狸,口中自言自语道。

“参见大仙!”蓝翔魔法学院的校长与主任都现在这个身高身高不足一米五的九尾天狐行礼道,态度可可谓是虔诚无比。

苏援娇此时脸色惨白,要知道他们现在要面对的是一个四十多级的魔法师,还有一只五十多级的九尾天狐,实力差距已经是很明显了,他们这次肯定是白来了,而且说不好还不能全身而退……

苏援娇回过神来,感觉恭敬的鞠躬道:“小的见过前辈……”

陆子萱翻了个白眼,这下这货不敢发嗲了吧。

“您应该就是顶顶有名的张山前辈吧。”苏援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赶紧开口道,生怕自己惹得人家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给宰了……

“呵呵,知道你还来,你是不是认为老子已经死了?”那个叫张山的老者冷笑道。

“小的,不敢……”苏援娇低着头,而实际上她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听别人说着蓝翔魔法学院的校董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露面了,都传言他已经西去了,他可是活了五百岁了……所以苏援娇才有胆子和合欢魔法学院勾结来找蓝翔魔法学院的麻烦的……

邋遢的烂衣服老者张山从鼻孔里扣出一大团黑乎乎的,然后云淡风轻的开口道:“刚才的事情,老头子我从老远就听完了事情的始末,那瓶上古神水是合欢魔法学院先发现了,但是却被我们蓝翔给拿走了,这应该是缘分问题了,合欢魔法学院看来与上古神水无缘,不过我还是要给你们说声对不起,额……就这样了……你们可以走了……”

“这……”苏援娇脸露苦涩,她心里很郁闷,但是却不敢反驳半句。

“我擦,我都道了歉了,你们怎么还不走,简直是欺人太甚,在苦苦相逼老子可要发飙了。”张山把手上那团黑乎乎的给弹走,然后义愤填膺的说道,真的不带一点脸红的,似乎是真正的受害者一样……

陆子萱看得目瞪口呆,这就是蓝翔魔法学院神秘的高手吗?这个形象在配上这无赖般的行为,简直是太毁三观了吧,这简直堪比天朝的城管,这真的是知名学院的校董吗……

“真的要逼我出手吗?我出手可能没有分寸的……”张山踏前一步,释放雄厚的威压,而他的脸上却是无奈之神……

“对不起,小的马上就滚,对不起……”苏援娇慌得成语都忘了说,而她匆忙间却偷偷把一个装着的乳白色粘稠液体的试管塞到陆子萱手中,然后用魔法对着陆子萱传音道,“小丫头,这个是魔法药液,你喝了之后可以迅速提升魔法师等级。”

苏援娇传音完,便只把陆子萱扔给了**主任,而他则迅速的与其他人一起向外面飞去,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校董,大仙,真的不要意思打扰到你们了。”蓝翔魔法学院的白胡子校长恭敬的对着张山与九尾天狐赔礼道。

“真是怂啊,你这个校长怎么那么怂,刚才人家都上门来搞事情了,你还跟他讲道理,要是老头子我,早就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了!”张山恨铁不成钢的对着白胡子校长责怪道。

“校董您教训的是……”白胡子校长与几位众人连连点头,而在蓝翔校长心中则想着,这校董的脾气真的一点没变,怪不得前任校长没有让他来继位,他这样的火暴的脾气,无赖般的行为,估计他当了校长,整个蓝翔魔法学院都是迟早要完……

“知道就好,我现在都懒得说你们了。”张山不满意的哼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九尾天狐,他的脸上瞬间就恭敬无比,非常有礼貌的说道,“大仙,真的不好意思。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居然打扰到您了,真的是非常抱歉。”

哼!九尾天狐小萝莉不悦的娇哼一声,她把手里吃的只剩下棒棒的棒棒糖扔掉,然后化为一道红色的残影消失在原地。

张山瞪了白胡子校长一眼,然后也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了……

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众人都回到了操场上,江含玉见陆子萱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脸色很难看,她刚才可是偷偷的溜到操场门口远远的偷看,明明看见陆子萱被来犯的人抓住了,还以为陆子萱完蛋了,心里还暗自高兴,没想到来犯的人居然没有啥陆子萱,还和她有说有笑的……

小琉璃跑到陆子萱身边,然后仔细了打量了她一副,确认她没事受伤之后,然后欣喜的说道:“子萱姐姐你竟然没有事,真的是太厉害了,要是我估计都要吓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