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时间被放慢了一般,真天的拳头慢慢地陷入莉西娅的右侧脸颊,随后迸发出强烈的冲击将莉西娅的无力身躯击飞。如短线木偶般在空中回转两周撞上牢笼的围杆后,身受重击的莉西娅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这是第一拳,只是单纯地为了我和我的乡亲们出气而已。”真天一边沉静地自说自话,一边擦了擦被血迹弄脏的拳头。

瘫倒在地的莉西娅因为疼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炽热火辣的疼痛灼烧着她日常精心保养的脸蛋,但真天并没有给予她过多的时间休息。

“起来,莉西娅,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真天似乎并不打算停下自己的私刑,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向倒地的莉西娅。

此刻几经折腾的皇女早已没有力气逃开逐渐逼近的真天,她哆嗦着身体躲在一角瑟瑟发抖,两眼中散发的恐惧就宛如看见了敲门的死神一般。

“别,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没有理会莉西娅的哀求,真天单手扯着莉西娅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拎起。直勾勾地看着满身疮痍地莉西娅,真天又是同样充满愤怒的一拳击向柔软的腹部。

“噗啊!”一口鲜血从莉西娅的嘴里喷溅而出,洒在了面无表情的真天身上。

“这第二下,是为了因你而逝去的人类士兵及家属们。”如同宣告一般,真天的话语中没有任何怜悯的情感。

“咳咳,真天,不要再打了,求求您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莉西娅虚弱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和怯懦,被恐惧支配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只剩下对眼前恶鬼般的真天唯一一个念头。

这是在反思?反思自己为何会没有认清真天的实力,巴结好这队伍中真正的大腿。

还是在忏悔?忏悔自己赶走真天后依旧执迷不悟,还在双方的交锋中屡下狠手。

都不是,现在的莉西娅心中除了活命以外根本没有心思再考虑更多——一定要讨好真天,讨好眼前魔王军内唯一说得通话的男人,然后苟且偷生地活下去!

“真天大人,余生我愿为奴为婢,求求您......”被真天拎在半空中的莉西娅口中断断续续地说出与自己身份完全相悖的语句,只可惜真天这一套也不会吃——

回想起在西部矿洞中所发生的一切,若不是魔王军一行人深入矿洞出手相救,莉西娅一行人恐怕早就捐在洞穴里,成为伽尔邪恶计划中的一员祭品了。

救下莉西娅后,狸子对着作为俘虏的勇者小队还是开出几近离谱的求和条件:无条件的先行契约、不计前嫌的平等共荣,虽说过程略有坎坷,且对魔族大有道义上的不公,但是在那一瞬间真天几乎是看到了人类魔族双方协作发展的希望。

可没想到全魔族平民和全人类平民都渴求的小小曙光,却被莉西娅不由分说地给摁灭了。脑袋抽筋的莉西娅不但没有领情,还趁双方交涉的时候打了魔王城一行人个措手不及。在用圣剑挥出那一击的瞬间,这场无法被公开的谈判就注定以失败告终。

真可谓是恩将仇报、农夫与蛇,若是放到更加民主与公正的法治社会,那莉西娅这无理的劣迹绝对会遗臭万年。

更可笑的是,而这愚蠢冒失的行动所带来的结局也不是讨伐军的胜利,而是一如既往无休止的纷争。单单从弗莱恩河谷这次作战来看,牺牲的魔王军和讨伐军士兵已经快数以万计。

而更多的牺牲带来的则是更多的仇恨。

想到这里,真天的拳头握得更紧了。

“这最后一下,是替魔王军和狸子,以及依旧处于战乱中的这片大陆!”

最后一拳,正中莉西娅得鼻梁骨,直接将莉西娅高挺的鼻梁给打得七荤八素。原是冰清玉洁的高贵皇女,现在在真天的手里被揍得鼻青脸肿、六亲不认。随后真天扯住莉西娅头发将她往地上一甩,俯视着这名衣衫褴褛的公主殿下。

莉西娅已经放弃了任何抵抗或者还手的打算,恰恰相反,她更觉得自己抓住了人生中最后的救星与希望——虽然说此刻除了求饶以外,现在的莉西娅也没办法做到任何事情了。

“真天大人,真天大人,您打得开心就好,您打得解气就好!”

如被踢飞的舔狗一般,即便受到如此残虐的待遇,莉西娅依旧谄媚地向着真天献出殷勤。

看到全身几乎**、遍体鳞伤的莉西娅,真天心中只有发自内心的嫌恶。一直以来压抑的心中虽说是舒爽了许多,但是......

真天也明白发泄私欲的时间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哪怕眼前的恶女有再多罪孽,但此刻还不是让她轻易解脱的时候。

“暂时就这样吧。”忍耐住自己心中的杀意,真天无奈地叹了口气。

“感谢真天大人,大恩大德,放我一马!”

“放你一马?你究竟在期待着什么?当然是把你押送回魔王城,听候参谋和魔王大人的发落。”

这时一直在默默旁观的狸子开口了:“真天大人,不把这猪猡给处理掉吗?她当年对待您的方式我可是一清二楚。凡是伤害过真天大人的臭虫,都应该统统被消杀掉呢~”

猪猡?臭虫?狸子原本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吗?

但是就理性而言——

“囚禁起来,勇者小队的所有成员应该都有神圣庇佑的免死保护。虽说这懦夫应该没有勇气去挑战这种不真死一次就没办法确认效果的魔法,但若真是一不小心把她给打死了饿死了什么的,到时候头疼的还是我们。”

倒不是真天心中大发慈悲,被神圣庇佑救过一次的他十分清楚,若是此刻轻易就将莉西娅处刑,极有可能反倒是把她放回了王都。

与其这样去掉一次免死机会,还不如在这之前好好利用这皇女的身份和地位作一番大事业。

“好的,一切都听真天大人的。古雷娅,把莉西娅和那个精灵弓箭手都给带回去吧。”说到这里,狸子红着脸低下了头,扭扭捏捏地说道,“稍微留我在这里多待一下,我还想和真天大人单独相处一段时间......”

“好好好,苦活累活都让老子干是吧?”古雷娅虽说嘴中有些抱怨,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遵循着上司的命令照做不误,扛着莉西娅和玥莎二人离开了空旷地。

“你们处理完之后也赶紧跟上来啊。”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二人别在重逢的喜悦中过于忘我。

——

“真天大人!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呢~”在古雷娅离开之后,狐狸小姐就含着一把泪拥住了真天,和以前一样温暖柔软的躯体,和以前一样少女特有的清香。

不过很快,狸子便重新振作起来,擦干了眼中的泪水,露出了旭日般开怀的笑容。

“真天大人,您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嗯嗯,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狸子呢。看见开朗的笑容绽放在略显害羞的少女上,真天心中这几日被芙兰吊起来的一颗巨石也终于放下。

不再多去考虑为啥芙兰非要阻拦自己与狸子的重逢,不过那么接下来......

“狸子,讨伐军的两个头目都已经被捕获——魔王军已经获胜了。”

“嗯嗯,我知道哟?”

“那个......可以偃旗息鼓,着手扎营了吧?”

从刚才起河谷里就时不时传来讨伐军溃败的惨叫声,既然战争已经取得了胜利,还俘获了两员重要角色,这无意义的杀戮和流血也是时候停下来了。

“这怎么行呢?接下来才是好戏呢~这河谷可是我为真天大人精心准备的葬礼之一,哦不,这下算是庆典之一了呢~”

欸?

欸欸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