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

撕心裂肺的呐喊划破长空,惊起林中的漆黑乌鸦四散而飞。

但此时此刻,即使莉西娅扯裂了嗓子、叫破了喉咙,回应她的也只有狭小牢笼中被癫狂所支配的疯人士兵。

这名唯一幸存的士兵扔下了自己用于杀戮的利刃,以虎狼之势扑向这名皇女凹凸有致、圣洁无暇的躯体。莉西娅惨叫着用手推开眼前早已被鲜血浸染的恶魔,借由曾经接触过的最基本格斗术,一个踢腿踹向男人的侧腹,将其狠狠地击倒在地。

“无礼,给我去死!”

可这样半吊子的体术攻击却是收效甚微。对方就像一个没有意识、不惧疼痛的丧尸,甚至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声,男人就慢慢从地上重新爬起来,继续向着莉西娅的肉体飞扑而来,嘴里还不断地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莉西娅,我的莉西娅——!”

莉西娅不温不火的反抗迎来的却是更加粗暴和原始的欲望。见自己的打击无法起到任何效果,深不见底的绝望更是迫近了她紧绷的精神。

逃脱!一定要逃脱!绝对要逃脱!被抓住就完蛋了!

可是在这方寸之地内,莉西娅又能逃向何处呢?

不过半分钟,猫和老鼠的游戏就结束了。士兵鲜红的双手粗鲁地抓住了莉西娅双臂,将她价值连城的丝制战袍撕开一道长长的裂口,还在莉西娅白嫩纤细的手臂上留下了红色的血痕。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莉西娅已是强弩之末,但此刻牢笼中的形势却发生了疾风骤雨般变化。

“给我,给我去死啊————!”

四处逃窜的莉西娅竟然巧妙地周旋到了士兵先前扔下的刀刃旁。俯身拾起这把早已沾满鲜血与罪恶的利刃,莉西娅刀起刀落,亲手砍下了这名讨伐军的脑袋,为这刀刃的冤名册上再添一笔。

锋刃从鲜活血肉中划过的质感,如皮球般在地上滚动的人类头颅,依旧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的无头尸体,以及如喷泉般从颈大动脉喷洒而出的鲜血,这一切都发生在莉西娅眼前,在刺激着她脆弱不堪的神经。

这还是莉西娅第一次用王国圣剑以外的武器终结一条鲜活的人命。

既没有化成灰烬,也没有被圣光净化,这种亲手切肉的手感她是第一次感受到。

更为奇妙的是,比起杀死队友的负罪感,指挥失职的愧疚感,她的心中最为感受到的是绝处逢生、重获性命的庆幸与畅快。

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果然天不亡我莉西娅!

莉西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就在这时,一直在牢笼外旁观的狸子却发话了。

“真是奇怪呢,明明在指挥时完全不把士兵的生命当一回事儿,如今轮到自己亲手杀人,竟然还这么犹犹豫豫的。看你的样子,是想要写篇小作文抒发一下内心情感吗?”

看见牢笼内的闹剧结束,在牢笼外隔岸观火的狸子这才笑着询问道莉西娅。

“不过,好像没那个时间和余韵给你总结呢~”还没等莉西娅回答,狸子就意味深长地完成了自问自答的过程。

根本没有心思去品味狸子话中的深意,体力和精神都极大受到磨损的莉西娅向狸子质问道:“什......什么意思。”

可狸子接下来说的话语,让刚刚才从深渊中抓住蜘蛛之丝的莉西娅重新跌落谷底。

“你这蠢货之前有一句话还是没有错的,讨伐军会源源不断来到这片地区——这还只是第一批呢。再告诉你个好消息吧,若是在河谷中所有的讨伐军全军覆没之后,莉西娅依旧能够保住贞操并活下来的话,我说不准会大发慈悲留你这顽强的蟑螂一命哦?”

话音未落,就像是应证狸子话语中的含义一般,又有一批讨伐军出现在了空旷地中。

“莉西娅大人,快看是莉西娅大人!”

“我们现在就去将你解救出来!”

和之前的讨伐军一样,看到己方的指挥官被孤立在牢笼中,他们的第一反应则是赶紧将莉西娅从眼前寥寥两名魔族手中给解救出来。

“哼哼,看来下一批玩家也已经到场了哦?莉西娅你就在这最上位的观众席好好参观吧。”

“别,别过来!”

究竟是因为害怕己方的部队在自相残杀中成为血海的祭品,还是担心自己的躯体被癫狂的士兵蹂躏成碎片,莉西娅自己也不太清楚。总之,这无力的叫喊并不能够阻止灾难的继续。

“那么仔细看好了莉西娅,第二场戏要开始咯?”

露出令人胆颤心惊的微笑后,狸子又一次开始了自己绚烂的死亡舞步。

以这片空旷之地作为舞台,关押莉西娅的牢笼为中心,一幕又一幕的死亡剧场正在不断地上演......

——

赤红的夕阳映照着河谷,无尽的鲜血滋润着土地,地狱犬们已经好久没有如此包餐过一顿。

“古雷娅,刚才那是第几批了?”狸子轻轻舔舐着自己的手背,向一旁的古雷娅问到。

“第二十一批了,狸子大人。”

“看样子这场连续剧快要落幕了呢。怎么样莉西娅,喜欢我为你精心准备的这场表演吗?”

但此时的莉西娅已经完全听不到来自外界的声音了,濒临崩溃的她嘴中不断地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不要再来了,不要再继续了,求求你们不要再继续了......”

“哎呀呀你再加把劲嘛,我都说了快要结束了不是吗?要是撑下来了就会放你走哦,明明到现在为止莉西娅的表现还真是可圈可点呢~”

可惜在目睹自相残杀和与癫狂士兵交战的循环中,莉西娅的体力和精神力已经走到了极限。

牢笼中大量的血肉模糊的碎尸块堆积起来,浓郁的腥臭味甚至招来嗡嗡作响的腐蝇前来觅食。跪坐在牢笼中的莉西娅早已是衣衫褴褛,曾经高贵桀骜、不可一世的气焰早已荡然无存。

她身躯上所谓少女的各处隐秘部位肆意地敞露在外:圆挺的白兔毫无遮拦凸显出粉色原点,秘密的花园只剩内部形同虚设的薄膜防线,斑驳的血迹遍布了莉西娅裸露的肉体,此时的她活像一种宣扬暴力和血腥的艺术品。

也许是这一次,也许是下一次,也许是在这无止境的未来中的某一次,莉西娅知道自己终究会在变态的情欲和破坏欲中被摧毁殆尽。

自己的肉体、自己的性命、自己的贞操、自己所有的一切,在士兵沾满鲜血的双手中,将会在士兵肮脏丑恶的**,如雪崩般毁于一旦。

紧绷的那根细丝,终于在瞬间咔擦一声断了线。

“快点结束吧,快点结束吧......杀了我吧,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本已经流干的泪水,以血液的方式重新从眼眶中溢出。

“切,这就坏掉了吗?算了,我也差不多腻了。让魔族的狂化士兵们开始肃清河谷吧,也没必要再把讨伐军都赶来了。”

看到这样的结局,狸子甚至还觉得不尽人意,不过她还是对古雷娅下达了最后的指令。

“古雷娅,动手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