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头大人抬举了。”易行低眉顺眼地,十分诚恳地说。

说实话,一个黑矿窑的把头,那是什么玩意?一个不入流的黑道人物罢了,还是一个小小的小头目。

但易行说的好像这个面相有些阴冷的把头是什么大人物一般,一口一个大人把他哄得很开心。

把头自然也不是什么没脑子的玩意,只是这家伙说话文绉绉的,还一口一个大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那个衙门里的县丞呢。

虽然知道是假话,虽然知道是恭维,但听到还是会开心,这就是人性所在。

特别是说得还挺好听的,你说这把头哪有过这样说话好听的人恭维他?

别说什么狗头军师师爷一类的人物,他还没资格有那种幕僚。

所以确实这马屁也是拍得恰恰好好。

一向阴翳的把头难得地爽朗地笑道,“易老弟!”

他拍了拍易行的肩膀,“我看你也是个有本事的,不必这样客气。”

“哪里的话,应该的。”易行继续恭顺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什么好说的,既然马屁拍得到位,那就多拍一些,反正在这里动动嘴皮子肯定好过回去挖矿。

要说易行确实有点隐忍的能耐,本来按说这把头是让他流落到此的罪魁祸首,但他却能毫无芥蒂地如此恭维。

“易老弟,前些时日你救了我一命,”阴冷把头满意地点点头,看来这小子很上道,没有就这样顺杆往上爬,“还没感谢你呢,来!你说说想要什么?”

易行这个时候却抬起头,露出感激的笑容,“哪里,不敢讨赏。”

就算我说要出去,我说要你放我走又如何呢?你会放人吗?

易行心中明了,这个时候不可能狮子大开口,不如以退为进,且看他过了快半年才来找自己是要做什么。

说什么前些日子,真好听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就在昨天呢。

“哈哈哈哈!”把头拍着易行的肩膀,很是得意地又一阵爽朗大笑,“易老弟,你很合我胃口啊,不如你我就此结拜,哥哥定不会委屈了你!”

结拜?

易行心里嗤笑。

面上却露出有些受宠若惊的神色,“这,在下……可有这样的机会入得把头大人的眼?”

“不必多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把!”看上去把头被这样的眼神和这样的话语迷得五迷三道的,拉着易行就要结拜。

易行没有拒绝的道理,也没有拒绝的可能。

也没有拒绝的底气和资格。

当下便应下。

把头做的事情是丧尽天良的人口买卖的生意,现在目前直接为黑矿窑的矿主服务,所以也算是有组织的黑道人。

在易行和把头八拜之交之时,观看的众掌峰长老纷纷露出了欣赏之意。

“水烟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每个正道宗门都有的固有熟女长老角色开口称赞道,“这小家伙够机灵,够隐忍,也够善良。”

她是看过易行上一次‘凡尘’试炼的,所以现在相当于是二刷了。

所以言语间也就加上了现在易行还没展现出来的善良。

这难免让有的上次没来的掌峰长老向她投来被剧透的愤怒眼神。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就是。”熟女长老歉意地笑笑,眯着眼睛不好意思道。

这名**饱满的熟女属性的长老是善水峰的掌峰,全名梅潋滟,水行修士,化神后期修为,虽然辈分和一众掌峰同辈,但年纪却是除了掌教之外这里最大的了。

一手水行术法臻至化境,尤其擅长水行遁术。

为人性格也和她的峰名相似,宽厚容人。

“潋滟师叔……”已经和他们同列观看的洛水烟扶额叹息一声,“剧透不是好习惯。”

“哦?剧透?”梅潋滟眼神亮了亮,“这个词确实贴切。”

梅潋滟和洛水烟的关系挺好。

梅潋滟是楚河的师妹,而洛水烟又是楚河的弟子,二人又同为女性,甚至在性格方面也有些类似。

对着洛水烟无奈的眼神,梅潋滟掩着嘴很有成熟风韵地格格娇笑,“好啦,师叔不会再说了。”

你最好是。

洛水烟翻了个白眼,这个师叔在她小的时候就天天搞那种小水烟刚拿出一本书看了开头之后决定往下看,然后师叔就开始忍不住地剧透。

“且不说了,继续看吧。”洛水烟扶额道,毕竟在这些人当中她是晚辈,就算修为已经是同样的化神大能,但这些长辈在自己小时候都有过照顾,那一声声师叔都是情真意切的。

众掌峰长老这才再把目光投回易行的试炼。

只见那把头在和易行结拜了之后,便把住易行的肩头说着,“易老弟啊,哥哥这边有个麻烦事,你给出出主意?”

“大哥请讲。”易行表现得受宠若惊。

“是这样,另外一边的矿,有家属找上门来了——”把头说着,有些虚情假意地愧疚地说:“唉,之前抓弟弟来也是不得已为之,要是每月的人数不够,那矿主是要拿我的脑袋的。”

呵,且不说你这话说的逻辑有多么可笑,什么叫因为要拿你脑袋就把我抓到这暗无天日的地狱来。

单论矿主拿你脑袋这事,就显得可笑。

不过,把头终于提出了此行来的目的,让易行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既然是有求于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哥千万别这样说,若是大哥不抓我来,我们兄弟二人又如何能够结拜呢?”

“我若是继续孤身一人在城里做工,还不知道要受怎样的委屈,想来和这边比也差不得太多,而且还与大哥擦肩而过——此乃因祸得福啊。”易行语气诚恳,甚至睁着眼睛让风使劲吹干眼睛,流出来几滴虚假的眼泪。

好似真的有些‘士为知己者死’的意思了。

“好!弟弟不怪我就好!”把头笑了,然后继续说着,“那边有矿工的家属找来,你看是如何解决?”

“那敢问大哥,那家属可有背景?”

“有一些,但只是富户之流。”

“那再问大哥,家属可有什么强硬的态度以及赔偿的需求?”

“那倒没有,似乎只是要求把人还回来。”

“那最后一个问题,这位……矿工,可有少了什么零件?”

“零件?”

“便是四肢之类的事物。”

“好像也没有。”

“那么依我看,有上中下三策。”易行沉思片刻,回答道。

众所周知,这种上中下三策只不过是为了让听的人选择中策罢了。

顺带一提,这试炼会把易行内心的大概想法以旁白的形式放在掌峰长老们前面的巨大光幕上,连同试炼的画面一同播放。

这把头一下子就觉得这个新认的弟弟很有点东西,一下子就想到三个对策,而且说话似乎也高深莫测,最重要的是对自己忠心耿耿。

于是便摆出一副拙劣的礼贤下士的姿态,“那弟弟能否告诉哥哥这三策都是哪三策?”

——

ps:(5/75)

晚点还有没有我不清楚,我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不用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