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啦,早就说过我们之间不必多做客气。”

一听到门外的动静,原是奄奄一息的真天瞬间可就来劲了。狸子总是有种莫名的力量,能够让消沉低落的自己重新振作起来,也许正是由于狸子一直以来鼓舞人心的力量,才让真天坚持着走到了现在。

晃动的狐耳怯懦地走进房门,但在见到平安无事的真天之后,狸子也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神情。

“真天,你真的没事!”

即使多日不见狸子,眼前的这名狐娘却依旧和往常一样充满了无尽的活力,灵动的步伐轻点地砖,所到之处仿佛丛生花朵;和煦的笑容驱赶阴云,为房内尽添盎然生机。

进入房间后的狸子二话不说直接就扑进了真天的怀里。柔软的触感在真天的胸膛上肆意挤压,来自美少女樱花般的淡香更是让人心旷神怡。真天的手一个不注意便落在这名冒失娘充满弹性的翘臀上,轻轻**就能从指尖传来让人深陷其中的触感。

“事情我都听芙兰说过了,池璐那家伙没把你怎么样吧......”

狸子微微颤动的声音中略带些哭腔,轻轻抽动的躯体更是小鸟依人。无论怎样,眼前的狐耳少女对自己的关怀和体贴绝对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不过——

“好了好了,我有没有事儿你不是最清楚了吗依影。游戏到此为止,你是在专门来逗我开心吗~虽说看起来非常相似,不过这狐狸马脚也暴露得太明显了吧?”

虽说十分舍不得手中的触感和怀里的温度,但真天还是慢慢松开了拥抱,用相当锐利的目光重新审视着眼前的狸子。

“欸,真天你这是在说什么,小女不太明白......”眼前的狸子还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不过这一切在真天的眼里也不过是装疯卖傻罢了。

“你瞧,狸子对我的称呼是‘真天大人’、开心地时候尾巴应该是左右摇摆而不是逆时针旋转、通宵后那加班狂魔标致的黑眼圈也没有。除此之外,你虽然模拟出了鎏华的外貌,扇子上却没有当初我为狸子施加的附魔特效哦?”

真天用手指了指依影腰间的舞扇,最后总结道:

“还不如第一次见面时你扮演的莉西娅来得逼真呢。怎么,状态不好?”

“欸?那个,真天......大人,您在说什么?”

对于依影来说,这已经是真天第二次看破自己的模仿了。在真天点破之后,依影才发现自己作为潜行与伪装的天才竟然会在这种时刻出现如此多的纰漏,若是换做以往的她,这些低级到让人发笑的失误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此僵硬的改口,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没想到在王都内大放异彩的依影此刻竟显得有些笨拙,真天也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吐槽之魂。

不过玩笑话终归是玩笑话。在真天眼里,如今不仅仅是芙兰,就连依影也一副有什么惊天大秘密隐瞒着自己似的。

而这一切风暴的中心不用多说都知道,一定就是狸子。

“狸子在哪儿,我要见她。”

将笑容收敛之后,真天十分严肃地提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的答案,依影其实也不太知道。她本次前来也只是依照芙兰下达的命令——给予真天狸子还在魔王城内的错觉并拖延时间。

但是如今因为自己的疏忽,不仅这任务没得完成,反而还倒添了更多的乱子。想起芙兰对着自己发怒的样子,依影恨不得马上找个角落给钻进去,永远消失在那阴影之中。

“所以我才不喜欢呆在魔王城内工作嘛!”联想起越来越多的麻烦事儿,依影竟垂着头地叹了口气,而这种丧气话由狸子模样口中说出更是破天荒的离谱了。

“这是个哪门子的答非所问,你不是魔族的四天王吗!”

“够了够了,依影你先下去吧,这里由我来说明。”在二人有来有回地斗嘴之时,门口传来了芙兰的声音。

“芙......芙兰大人,好的!”

不知何时,芙兰已经站到了真天房间门口,看到芙兰后的依影连忙退开,匆匆跑出了真天的房间。

“今天的访客还......真多呀,这下总该给我说清楚了吧,还想通过什么办法糊弄过去可是不行的。”真天看着眼前的始作俑者,尴尬地笑了一笑。

“小子,首先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一点是,狸子现在非常的安全、甚至可以说是状态绝佳。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愿以血族的荣誉和尊严担保。”

可说到这里,芙兰脸上却骤然褪去了她日常轻浮的模样,摆出了一副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扑克脸,正言厉色地继续道:

“但出于某些原因,无论如何在战争结束之前我都不能让你与狸子参谋见面。若真天小子想要违抗指令、负隅顽抗,那我也会使用相对强硬的手段阻止你。”

“嗯嗯,这不是完全没有进行任何说明吗?”光是这样的解释当然不可能让真天满意。

“无论是古雷娅大人还是我,都对真天小子比肩天工般铸造技术赞赏有加,从这一点上来讲魔族是绝对不会从主观角度上伤害到你的,更何况你还是全魔族的救命恩人。”

如同和伽尔的谈判一般,眼前这名高龄吸血鬼所透露出的威压都快让真天喘不过气来。

“但是这件事属于有关战争成败的原则问题。若真天小子依旧执着于去见我们的大参谋长大人,那么我作为当前魔王城的唯一负责人,有权力也有义务将你的自由进行暂时性地限制在魔王城内,还请见谅。”

——

在芙兰和依影二人离开之后,真天平躺在自己的卧床上,空荡荡的房间让他有些浑身不自在。

“不允许我出城,也就是说狸子并不在城内吗?”

这本该是魔王城的内部政务,按道理来说真天是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多管闲事、自讨苦吃。既然芙兰都已经如此坚定地确保了狸子的安全,二人也不是这辈子都无法见面,也许只要等到战争结束,相遇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不过,突然全力猛攻、杀尽降俘的魔族大军;四分五裂、死不瞑目的伽尔首领;以及那传闻中血腥的三十三刑罚......

这狐耳参谋是把脑子给换掉了吗?她在空悬驿时还只是一个在别人欺负到脸上之时都会为对方留下物资的小鬼罢了!

倒是自己总是执着于和狸子见面又有什么意义呢?

(“若是能够平安归来的话,我就告诉真天大人自己心中的一个小秘密~”)

回忆起出发前往西部之前那个夜晚狸子对自己所说的话语,真天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果然还是没办法静下心来隔岸观火!

“该死,要是这魔王城内除了狸子外还有家伙能镇得住芙兰这无法无天的老妖婆就好了!”

在西部时真天就已经发现,虽然芙兰会有非常多属于自己的想法,但却是一个非常遵从上下级关系和讲规矩道理的吸血鬼。可在这魔王城内真的还能有人压得过资历最老的四天王芙兰吗?

“等等,这里可是魔王城。能在权力或者武力上超过芙兰的家伙......当然还存在。”在真天的脑海里,闪过了那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白发少女模样。

“只有去拜托她了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