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自己的偷袭得逞之后,双翼少女模样的依影露出了俏皮的笑容,她扑闪着粉色的双眼向真天问道:“那个时候为什么不乖乖逃跑呢?明明我都告诉你我很强的啦~怎么,没办法信任我?”

甩开脸颊上还残留着的少女余温,沉静下来的真天对着依影解释道:“直觉罢了。若在城内没有办法重创池璐、让她失去行动能力,那执着的女人一定会在解决你之后快马加鞭追赶上独立行动的我。比起两人分开被逐个击破,不如一起配合与她拼个鱼死网破——我是这么想的。”

随手拿起身边的水壶嘬了一口润润嗓子,真天继续说道:“于是在装作离开之后我便绕了一个大圈子,回到了战场一侧,在池璐身后悄悄潜伏起来寻找破绽,伺机待发。”

“我接到的任务只有保证你平安回到魔王城这一项。若你贸然行动搞得自己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没办法向芙兰那家伙交差~”说到这里,依影用婴儿肥的小手指了指真天鼻子,“所以注意到你这家伙还驻留在现场的时候,我可被吓坏了!”

“不过从结果上来看,我们不仅逃了出来,还让池璐吃尽了苦头不是吗?”

虽说用结果论将自己以身犯险的行为给糊弄了过去,但是真天也清楚自己这样做所承担的巨大风险。

若是被池璐提前发现自己的存在、抑或是不小心被池璐的范围魔法直接砸死、又或是二人合力依旧不敌池璐的狂轰滥炸,在这期间但凡二人有一步走错,不仅仅滞留在王都的真天会再次被捕,最坏的情况下甚至还会连累依影的撤离。在这样一出闹剧之后,真天要想再次从那炼狱般的牢笼里逃脱可就更是难于登天了。

“最后还真是让你撞上狗屎运了。不过,明明在最后可以给予池璐最后一击,一雪前耻,你为何又要折返过来为我抵挡攻击呢?这次错失良机,今后可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还能有如此的机会,不觉得可惜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比起已经无法改变的过去,眼前的人更加重要吧。”真天的心中丝毫不觉悔恨,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哼哼,真天同学,”依影竖起食指左右摇晃,扮演出一副教师的样子,气势汹汹地对着真天训斥道:“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可惜以如今依影幻化出的幼齿模样和童女音色,严声历色的教师角色在她扮家家酒般的演绎下就只剩小孩子的调皮和淘气。

“不过,我依影也是知恩图报的,你瞧毕竟真天也是男孩子嘛,所以说我就想了一个非常棒的点子!”依影接着说道,“——如果真天有什么特别的、涩涩的、难以启齿的想法,全~都可以悄悄告诉我哦?仅限一次,无论是讨伐军中高贵不羁的皇女莉西娅、丧心病狂的恶女池璐,还是魔王军中温柔体贴的参谋狸子、变化莫测的吸血鬼芙兰,额......芙兰的话你得注意别让她发现了。”

说到这里依影还故意顿了顿,凑近了真天的耳边悄悄说道:“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无论什么对象、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哦?”

谈起依影的变化术,其最精妙之处就在于除了相貌和能力以外,就连复制对象的语气和性格都能够完美模拟,这也是她以莉西娅的身份在池璐身边潜伏多日也没被发现的原因。

而此刻依影口中的“什么对象”、“什么事情”,真天心中自然是明白其中蕴藏的含义——不止是真天,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不朝着那方面进行无止境地遐想。

人类的想象力是没有界限的,心跳加速的真天已经在脑海里模拟出了各种各样曾经想都不敢去想的场景!给莉西娅穿上娼妓的服饰搔首弄姿,将芙兰固定在十字架上挠她白皙的脚底,让狸子和猫咪一样趴在地上摆动尾巴学猫叫,以及池璐那家伙......

“还是说,你就喜欢我现在的这副模样~?”就在真天浮想联翩的时候,依影的攻势也没有停下。她扑腾着身后的翅膀靠上了真天,身上那件宽大的外套根本无法将眼前童颜**的幼体完全庇护,艺术品般的躯体在真天眼前展现得淋漓尽致。

“还是说真天你真的有......这方面的喜好吧?”

依影抓起真天的一只手,将其往自己的胸前给领去。

眼看手指就快要接触到那份禁忌的柔软,真天惊慌失措地大叫道:“别,别!依影就好!”

“嗯?”这一下子把依影给愣住了。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呆呆地看着真天。

“不不不,也不是说要和依影小姐**的意思,只是想要,想要了解依影小姐本来的样子。狸子、芙兰她们我都已经不陌生了,但总觉得和依影小姐相处时,却又不像是在和依影小姐相处,这种感觉特别的......”

“......我不!”真天话还没说完,就遭到眼前少女的果断拒绝。

“欸?”

就在此时,一个急刹车打破了二人尴尬的氛围。

随着位于真天身旁的布帘子被掀开,马车外的光束打破了狭小空间的幽闭,一名红发的龙人少女探进了头——这可是大家的老熟人了。

看来在真天和依影“嬉戏打闹”的这段时间里,马车已经到达了与魔族友军会面的地点。看到眼前的古雷娅,真天一直半悬的心终于也可以彻底放下来,确实从值得信赖的角度上来讲,魔王军中没有其他人能够比眼前的龙人上将更靠谱的了。

“真天阁下,还有这是依影阁下吧,这次你又变成了谁?不管怎么说,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你们这是在......”

但是依旧维持着**这般不雅动作的真天和依影,却被古雷娅看了个彻彻底底。这才意识到不妙的真天赶紧缩回了自己的手,而依影则是沉默着转过了身去。

“打,打搅二位了!总之,接下来就由我来为二人提供护卫工作,你们就放心地在马车里好好休息吧!”古雷娅不太好用的脑子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放弃了思考。自己看上的种马先是被芙兰捷足先登,又是被依影半路截胡,想起还有自家的狸子参谋长在那虎视眈眈,此刻的她已经不想再对这一切进行过多的追究。

就这样,三人各自都抱着五味杂陈的思考,缓缓地赴向此行的终点——魔王城。

——

魔王城内。

“报——!芙兰大人,古雷娅大人已经在边境处与真天大人和依影大人会合了,现在正在向魔王城而来!”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挥挥手打发走了传令兵后,芙兰看着手中的地图,“依影把真天那小子给捞回来了吗?啧,明明现在是关键时期,这时间比预计的稍微要快一点点呀。不过算了,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缓缓闭上双眼,抚摸着自己的宝贝长枪棘灭,芙兰心中已经有了决意。

“请原谅我的独断专行吧,狸子。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魔族的未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