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识相的卫兵在见证了这场毁天灭地的世纪大战之后,也没有胆量再来找真天和依影二人的麻烦。在扛着重伤的依影上了马车之后,真天便使唤着车夫向西奔去。

池璐在真天的猛攻下受了不少的伤害,识相的她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没精力再来找二人的麻烦;除此之外,一路上原有的讨伐军哨卡竟然人去楼空,连个哨兵影也看不到。种种巧合让离开王都圈后真天一行人的逃脱之路变得畅通无阻,眼看再不过几个时辰,二人就能在两国边境与接应二人的友军相遇了。

而此时,马车之后就一直躺在真天身旁、没得动静的漆黑色影子也终于有了些苏醒的迹象。

“嗯......”

变回原形后便一直在昏迷中维持黑影状态的依影发出了她原有的沙哑而难以辨识性别的声音。

“依影,你醒啦?”对于这位冒死救出自己的最后一名魔族四天王,真天哪怕是磕一百个响头都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之情。见到眼前的救命恩人能够顺利地醒来,真天也是发自心底松了一口气。

“嗯这是在马车上?看来逃脱成功欸欸欸你这色鬼一直盯着别人的**看什么!”

“没有,没有,你这样我什么都看不见啊!”没想到一向把任务挂在嘴边的依影醒来后的第一关注点竟然在这方面,真天连忙为自己开脱辩解道。

说实话,真天也不是有意而为之的——从一片漆黑的人形影子上,真天甚至无法辨识出眼前躯体的肉身轮廓,又怎想到这也能算做依影作为女性的“**”呢?

“我......我不会在这**裸的情况下在你面前躺了这么久吧?我的天,我的天!”

真天甚至无法分辨眼前模糊黑影的动作与姿势,但从黑影那张牙舞爪的扭曲来看,此刻的依影应该是异常混乱吧。

随着笼罩在依影身上的黑雾逐渐散去,背对真天的依影重新显现出了身上紫色魔法袍的模样。直到这时,眼前的女子才缓缓重新转过身来。

“池璐!不对不对,依影小姐我们已经快到边境了,你没必要一直维持着模仿与拟态。”被眼前变回池璐模样的依影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真天就反应过来这是依影的能力所致。

“真天小弟抱歉了哦,姐姐我比较害羞,不太喜欢以那副模样见人,你就先凑合凑合吧?”化作池璐的依影不但完全没了刚才六神无主的样子,甚至连说话都变成了池璐那般运筹帷幄、尽在计划之中的讨厌语气。

“呃......既然如此,至少换个让我感到稍微舒服一点的复制对象可以吗?”

毕竟一看见池璐的相貌,自己就会难以控制地想起自己在地牢中经历的点点滴滴——连日被池璐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自己、被改造得不成人样的实验品和老爹口中最为恶毒的诅咒至今都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不去,若是再有池璐这样欠揍的相貌给自己视觉刺激,简直就是对自己精神的污染与鞭笞。

“哎呀呀,没想到真天小弟这么厌恶人家吗......那你把手给姐姐摸摸吧?”

“嗯,这是何意?”

“哼哼,姐姐我能通过直接接触读取对方最深层的记忆,寻找出真天小弟此刻最想看到的那副模样,唉你就把手给我吧~”

说罢,依影一把抓住了真天的手,开始根据真天的深层记忆变化起来。

即便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依影,也很难在整个变身的过程中抓到违和感。在一瞬间变化就在悄然无息中完成了,似乎刚才池璐模样的女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不过......这依影到底变成了谁?

眼前出现的却是真天从未见过的女孩形象。

女孩身后的羽翼让真天第一时间想起了星承的守御天使,但是比起那圣洁与不可接近的威压感,眼前的女孩更给人一种暖暖的亲切感与熟悉感。淡粉色头发下是瓷娃娃般白皙的皮肤,闪亮的粉色瞳孔中透露着对世界无尽的求知欲与好奇心,略有婴儿肥的脸蛋中央扑通扑通的苹果红尽显天真可爱。可在较为童颜的面容之下,不输成熟女性的身材与胸脯却让人垂涎欲滴,来自梦幻国度的白兔正向着真天这位爱丽丝招手,欲图携他进入满是柔软的幻想世界。眼前的少女简直就是童颜**的代言——

等等!为啥依影这次变身结束之后连衣服都没了,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将胴体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哇,衣服,衣服不见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意识到这一点的真天赶紧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可不争气的他还是抱着侥幸的心态从眼睛缝中偷偷地瞄向少女无暇的躯体。

“嗯,我明明穿了的啊?而且~你在偷偷看是吧!很可爱吗?现在的我很可爱吗?”

“哪里有穿了啊!”小动作被戳穿的真天更是红透了脸,连忙用双手给自己的眼睛额外加了一层封锁以证清白。在这刹那,真天甚至怀疑起自己作为打铁匠是不是也有着特别的炼铜癖好。

“哼哼,真天你又害羞了是吧?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我了,事到如今还会害羞脸红?而且明明这是你自己期待的——”

“把,把衣服先给披上吧!”实在接受不了眼前令人血脉喷张的冲击,真天利索地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给依影披上。

“嗯真是麻烦,明明是真天想让人家变成这样的嘛~”依影可爱地嘟起了嘴,将真天的外套给披在了身上,还悄悄地碎嘴了一句,“真是不坦诚......”

“别戏弄我了。”逐渐平复下自己悸动的心,真天开始一本正经地问起问题来,“这几天来我们完全没有受到一点阻拦,这逃脱也太顺利了点吧。这一切都是你计划之中的吗?”

“在真天这个笨蛋被关起来的时候,狸子大参谋轰隆隆、咚锵锵地带着大军就杀向了王国,目标直指王都。如今正值防守魔王军大反攻的关键时刻呢,王国内的一兵一卒都被送上了前线,内部关卡啥的早就没人管咯~”

因为模仿对象的不同,依影说话的口吻随之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的她就像是顽皮捣蛋的小女孩,口齿不清的吐词配合手舞足蹈不断比划的样子让人更是忍俊不禁。

看来勇者小队手中神器失效的情报已经被确认并传遍整个魔族了,若真天自己是魔族的统领,他肯定也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对了,狸子,还有芙兰!她们都安全从西部撤离了吧,还有西部的情况,果然还是没办法达成合作吗?”

伽尔作为西部魔族的领导,手段残忍、诡计多端,简直就是让真天吃尽苦头的罪魁祸首之一。被直接传送回王国的真天自然无从知晓最后狸子和芙兰是如何逃离那坍塌的矿洞,又是如何从这样的伽尔手中虎口脱险。

“那当然!听说狸子把那笨狮子四分八裂的尸体直接挂在了铁蹋城城门示众,又当着全西部魔族的面分别用三十三种不同的刑罚处决了三十三个西部魔族心怀叛心的核心官员。血淋淋的尸块和惨案让西部地区所有的抗议一下子都销声匿迹了呢~想想就超——可怕的!”

说到这里,依影还宛如身临其境般地打了个哆嗦。

“狸子?怎么我听起来这更像是芙兰出的主意。”真天失语地笑了笑,毕竟在他的印象里狸子可不像是会干斩首示众、挂尸城门这种事情的人。

看真天不信自己的话,依影还有些不服气,头一甩腰一插,鼓着脸接着说道:

“你别还不信,这大总攻中狐狸大人还特意提醒大家要杀尽降俘,说是用做血祭什么的。总之回了魔王城,芙兰让我先带你去见她一面,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那老妖婆就会使唤人,哼!”

“对了,除了这些以外,其实还有件事情要给真天说哦?”

“什么事?”

“啾~那个时候,谢谢你了。”

明明是素未谋面的女孩模样,却这样突兀地吻上了真天的脸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