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头疼......”真天从沉睡中缓缓醒来,奋力地睁开了沉重的双眼后,他这才发现自己正被**着半吊在空中。四肢上冰冷的镣铐发出的金属声叮当作响,漆黑的铁栅栏将他囚禁在阴森狭小的石室。

真天深吸一口气,用自己惊人的肺活量喊出声来:“有人吗——!这是哪儿——!”可惜随着声音在通道中回荡消散,回应他的只有潮湿牢狱中滴答滴答的水声。

(镣铐?牢房?怎么回事,我记得......)

脑袋里一团浆糊的真天开始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的景象——

在不知好歹的莉西娅对防不胜防的狸子使出圣剑的绝对一击时,自己身体竟擅作主张地冲出去推开了那位魔族的狐耳大参谋。只可惜,最后真天还没有来得及用自己的铸造锤抵挡剑气就在那苍茫的金光中失去了意识。在离开讨伐军之后,真天本以为自己早已被勇者小队这个粪坑磨炼成了一个绝情绝义的大恶人,可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却还是如此天真地做出了这般不可理喻、充满奉献精神的行为。

不过怎么回事,自己竟然在正面接受圣剑的一击之后还毫发无伤地活了下来?而且这究竟又是哪儿的牢房,伽尔的铁蹋城?还是魔王军的魔王城?

正当真天在脑海中为各种可能性进行着延伸与遐想时,通道中传来了“哒哒”的高跟鞋走步声。紧接着,让人意想不到的熟悉紫色身影出现在了真天眼前。

“哎呀呀,本以为是卫兵们睡糊涂了在那里瞎开玩笑,可当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去到现场时,还真没想到这全国闻名的通缉犯竟然毫无防备地沉眠在大教堂的女神像之前呢~怎么,是想来为自己先前的罪名深刻忏悔吗?”

虽说眼前出现的紫色长发少女尽显天姿绝色、百媚千娇,可这些根本就没办法让真天产生任何的欣慰,反而是将他的情绪拉下了最低谷。看着眼前的老熟人,真天的脸色一沉,咬紧牙关一板一眼地说道:“池璐!”

“哼哼哼哼,先不去追究为什么蕾敢违抗我的意愿,背着所有人瞒天过海地为你偷偷施加了神圣庇佑,如今看来这反而是给我送了个大礼来呀~~真天小弟,快告诉姐姐是怎样的货色才能让你这躲在魔族身后苟且偷生、福大命大的传奇铸造师暴毙嗝屁?”

在池璐充满“善意”的问候中,真天才把发生的事情理了个七七八八。看来自己脆弱的身躯根本就没有承受住那圣剑的直击,弱小的真天当场就被一击秒杀;但就在这理应一命呜呼之际,早已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神圣庇佑发挥了效果,把命悬一线的真天从鬼门关又给捞了回来。除此之外,在神圣庇佑的附加效果下,自己被传送回了王国的大教堂内,于是不省人事的自己便沦为了正驻留王国歇息调整的池璐手中的阶下囚。

(所以才说自己没办法,而不是不愿意吗,蕾......)

想到这里,在这般走投无路、道尽途殚的情况下,真天竟然发自内心地笑出了声,嘴中还小声地嘀咕道:“蕾,原来你并没有忘记那晚的约定吗......”

“嘴里念叨些啥呢?怎么,看到自己最最亲爱的池璐姐姐,不由自主开心得笑了出来?”

“和你这女人没半毛钱干系,还不快杀了我?我可先说好,我没有关于魔王军的任何情报,如果想要获取什么关键信息,你还不如随便抓一个小鬼士兵来得实在。”

当然这只是真天的虚张声势罢了,露琪丝和先王失踪的重磅消息可不是一般小鬼能够获得的情报内容。而且更为麻烦的是,狸子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为自己施加任何的束缚与契约,若是池璐使用一些精神性的魔法和自白剂等药物,指不准自己会透露出什么对魔王军极其不利的重磅炸弹。

“杀了你那不便宜你了吗?”池璐一边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一边意味深长地说道,“比起收割这脆弱而又廉价的生命这种无聊的游戏,果然我还是更喜欢去践踏和支配别人看似不屈和高傲的灵魂呢~”

“更何况,你那登峰造极的铸造技术,无论如何我都想要占为己有!”说到这里,池璐的眼中更是透露出了真天未曾见过的疯狂。

“做你的梦去吧,呸!”真天冷笑一声,毫无畏惧地朝着池璐吐了一把口水。然而就连这真天仅存的攻击方式也被池璐的魔法结界给拦截下来,无法触碰到池璐身子分毫。

“哎呀,瞧瞧我曾经的乖狗狗,那端茶送饭、低头哈腰、任劳任怨的乖狗狗,那无论怎样欺负都会朝我摇着尾巴的乖狗狗,怎么如今被魔族的那些妖女调教成了这般摸样?简直被她们给糟蹋透了!真是不可爱,需要惩罚。”说罢,池璐拿出手中的法杖,在法杖尖端聚集起炽热的一点火光,然后轻轻地烙印在真天裸露的胸膛之上。

高温所带来的灼烧感以点及面,剧烈的刺痛感很快便扩及到了真天全身,无法逃避这持续性的痛楚,真天在这般持续性的折磨下终于耐不住疼痛,本能性地叫出了声。

“就是这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声音!”池璐早已没了以往的优雅与矜持,在这幽暗的地牢内是笑得如此的猖獗与无法无天。真天这才明白,一直以来自己眼中的池璐都只是一具光鲜亮丽的皮囊,这女人早已将自己癫狂与嗜血的本性都死死地封锁在了这个鲜为人知的地牢内部。

不知这地牢内曾有多少生命被这疯女人玩弄折磨,又有多少人曝尸于此、含冤殒命!

(“还活着,池璐大姐的私人牢房里,实验......”)

想起蕾在矿区内对自己所透露出的零零散散的话语,真天更是默默地为家人们流下了泪水。

“很好,很好!就是这个感觉!”见到此番景象,池璐的施虐心被大大激发。她打开牢房,走到了动弹不得的真天身前,缓缓用手托起真天下垂的下巴,用舌头轻轻舔干了真天脸颊上的泪珠。接着,池璐贴近真天的耳边,从怀里掏出两粒药丸对着真天轻声说道:

“这是我最近开发的‘不眠药’以及......,还没想好名字,哼哼哼总之真天小弟你试过就知道了。在莉西娅她们从西部回来之前,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单独好好亲热亲热,真天小弟就尽情享受一番吧,可别轻而易举地就崩溃了哦?我的弧月到时候还要拜托你呢,等你来求着为我铸造的那一天~”

强迫真天服下药剂之后,池璐慢悠悠地离开了她为真天亲自设下的独立牢房,留下真天一人被铁链挂在石壁上空做摇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