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说长其实也没多长。

毕竟也不是只有一支队伍。

人流很快就分流了。

毕竟要的是骨龄三十以内的有修炼资格的人。

换句话说,基本上要的都是青壮年。

易行能看到很多不同穿着的青年壮年人,平日里可能身份悬殊的两人此刻也可能站在一起。

也没有什么花钱买位置的烂俗事情发生,或许是因为这是正道魁首的收徒大典,大概也怕因为品行不过关而被刷下来?

易行上一次看到衣衫褴褛和衣冠楚楚站在一起还是在上次。

毕竟大多数时间他们的生活轨迹都不重合,唯一让他们此刻被一视同仁地站在这里排队的,只有一个原因。

易行总感觉这一幕非常眼熟。

乐,排队做核酸。

很快就到易行了,第一件事是测试骨龄。

检测骨龄和修真资质的设备旁边没有人,突出一个全自动化。

总感觉跟上地铁过安检似的,除了安检门上雕龙画凤的一些浮雕,易行差点就恍惚以为自己穿回去了。

易行在通过检测的时候,也有不少企图蒙混过关的家伙被检测出弄虚作假,只见那道门内光影一闪,空间一阵扭曲。

那作假的人就被这一阵子扭曲吞噬了,然后在场外不远处被‘吐’了出来,或者说,被踢了出来。

毕竟人从扭曲空间里出来的时候是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然后出来之后就在地上哇哇吐。

易行单是看着都觉得闻到味儿了。

他自己差点也一下子吐出来。

他赶忙收回视线,生怕在多看一秒自己也要被恶心吐了。

毕竟那是一堆人搁哪哇哇吐。

这难免让后面排队的人都心有戚戚然,也不由得低低私语了起来。

反正也没有管是否有人搁底下交头接耳,排个队而已不至于连话都不让说。

那成什么了?监狱排队打饭?

易行看着水执事也很轻松地通过了那道检测骨龄的门。

不由得有点惊讶,原来这位还没三十岁吗……

不对,如果没有三十岁的话,应该不至于被外放到这里来做协同卧底的工作。

所以大概是用了某种遮掩手段。

见易行看向自己,洛水烟笑了笑,朝着她的徒弟Wink了一下。

易行好似触电一样转回脑袋,md这女人……

看着易行收回目光,洛水烟追了上来乘胜追击。

“怎么了?怎么突然看我?”声音一人温婉柔和,只是语调里总是充斥着一种调笑的意味,“又是为什么突然不看了呢?”

“我不好看吗?”洛水烟语气暧昧,但又含着一种拿捏得不远不近的揶揄。

让这话不至于油腻,但又充分渲染了暧昧。

易行的耳廓有些红,小处男哪里见过这阵仗?

于是只是不理她,蒙头走着。

“诶~”谁料洛水烟却拉住了易行的手臂,“走这么急做什么,之后的考核,没有我的话你能过吗?”

“要是被发现了,可就不好啦~正道这些人可不会听你解释的哦,一经发现直接就会杀了你!”洛水烟半真半假地吓唬着易行。

让他先害怕,让他知道如果在这里暴露了就真的是死路一条无路可走。

甚至连自己其实是玄门卧底的事情都来不及说出口就会直接被杀掉。

于是洛水烟玉臂缓缓缠上易行的脖颈,衣袖的丝绸缓缓从纤细的小臂上滑下,洛水烟的双手抱在易行的胸前。

朱唇靠近易行的耳廓,吐气如兰道,“你也不想,被别人发现你是卧底吧……”

易行咬着牙,忍着从耳朵开始扩散开来的酥麻,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能想怎么样呢?”洛水烟玩味道,看着易行的侧脸,心里竟然也涌起了一阵背德的**。

毕竟是自己的徒弟,虽然现在他并不知道……

真是,有点忍不住啊。

不由得有些诱人地说道,“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我只不过……是想帮助你入门而已……”

声音渺渺,朱唇吐出的热气拂过耳朵。

偏偏易行还不敢有什么动作,他但凡有一点点,还剩一点点的灵智,就不可能有什么动作。

金丹和练气的差距并不是外物可以弥补的,甚至说还需要洛水烟的帮助,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反抗洛水烟。

洛水烟眯着眼睛,有些促狭地想着——如果让这孽徒知道了为师就是他身后这个人会怎么样呢?

如果……把他就这么压在身下,他心里喊的名字会不会就是——洛水烟呢?

啧啧啧~

真变态啊……

洛水烟轻笑一声,还是放开了易行。

背上传来的柔软的压迫消失了,耳边的热气也消失了,只有身上还隐隐萦绕着属于洛水烟的淡雅香气。

按理说易行本该恢复正常才对,但此时他却有点失态。

就是那种失态。

易行在洛水烟离开他身后的第一时间,就双唇紧闭,合上双目开始默念清心咒。

身下的异状这才消失。

但这怎么可能藏的过洛水烟呢。

于是——

哎呀~被师父挑逗一下就有反应了,真是……

和难堪的易行不同,他的便宜师父此时却掩着嘴笑着。

不乖呀~

突出一个屑。

“我们走吧。”洛水烟又说道,只是话里话外满满都是调戏。

易行自然是发现了这个女人好像在玩弄自己,但形势比人强,他没什么办法他在想

相信这位水执事应该也不至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易行要是被发现是百衍宗的卧底,或许还能有活路,但这位水执事能有活路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所以他对洛水烟做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反抗,只是咬着牙默默忍受着。

但这次从洛水烟说完,一直到灵根测试,洛水烟都没有再作妖,这让易行松了口气,想着毕竟是玄门的收徒大典,总也不可能太过放肆。

易行看着这道更大的‘安检门’,一时间有点无语。

但没多耽搁,直接就走了进去。

包括测验骨龄的装置在内,都和外面的情况不同。

进来了之后就可以自由选择是和他人一起或是单独进行测验。

所以也不存在说洛水烟在这里性骚扰她徒弟,会被人看到的可能性。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玄门这道测验本身自带的录像功能,但这对于化神大能来说,遮掩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灵根的测验自然也没问题,毕竟易行都修到练气巅峰了能有什么问题。

而再接下来,就是真正的问心问道了,是有人‘监考’的。

易行看着那有些熟悉的法宝,潋了潋心神。

伸出手掌附在它的表面。

这是法宝山河社稷图的分身,在内部拥有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又通过阵法把受测试者的记忆洗去一部分,尽量还原其人本来的心性。

此之谓‘问心’。

是三道考核中的第一道。

——

ps:(2/40)

好多……

一天涨了差不多快三十收……

好夸张。

再次鸣谢各位的支持,特别是一叶沉秋、折木87、若惜lv三位老板。

但说实话……

有丶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