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天阁下,来和我生孩子吧!”

在寝室内的卧床上,跨坐在真天身上喘着粗气的古雷娅有着比在前线杀敌时更加势不可挡的气魄,**的龙人少女在自身的胴体完全暴露于外的情况下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害羞与廉耻,赤色短发下的双瞳中所透露出的狂热比她在战斗时还要更胜一筹。

  “古雷娅,你要干什么?”真天眼前的古雷娅已经完全没有了在沙场上的威严和肃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捕获猎物的兴奋与疯狂。除了少数被绿色龙鳞覆盖的部位以外,古雷娅精干壮硕身躯之上圆润挺拔、强健有力蛮腰之下垂涎欲滴,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部都博览在了真天的视野之中,这让真天血脉喷张、思维暴走。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从今天起,真天阁下就是我们龙人族的专属种马了。”

“但我觉得这种事还是应该等到男女双方好好了解对方之后再......”无力的真天为保护自己的贞操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惜在龙人的巨力面前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那拼了全力的反抗在龙人少女的绝对压制面前竟演变成了真天娇小的身躯在对方身下细作地扭动,反而为这旖旎狂气的逆推场面更添了几分情调。

“问答无用!你就乖乖地在我身上尽情播下繁衍之种吧!”说罢,古雷娅便以侵略如火之势狠狠地朝着真天冲撞而去。

“呜啊——!”

猛然从床上惊起,身上那强力而粗暴的压制感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春风和煦般柔和而温暖的触感,轻轻地伏在自己的腰胯以下。

“什么啊,是狸子啊。”看到眼前坐在自己身上这名狐耳萌动的少女,真天这才捏了一把冷汗,松下口气来。对于刚才的梦境,自己真的很难去定义究竟是一桩美梦还是一场恶魇,不过“此时此刻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狸子小姐”这样的事实,让真天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欣慰。

距离塔达平原之战已经过去数日之久。在回到魔王城后,真天就以养伤为由拒绝了除狸子以外包括古雷娅在内一切客人的来访。大面积烧伤感染、单腿粉碎性骨折、躯体局部筋骨扭伤,当凯旋的消息传达到狸子的耳中时,这位大参谋长的欣喜当然是不可掩藏的;但见了满身疮痍的真天后,狸子就主动推脱了这几日来的政务,连续几日在真天的房内用自己的治疗魔法单独为真天处理着伤口。多亏了真天事前对鎏华的铸造和强化,原本需要至少一个月才能恢复的伤势竟然在这快一个礼拜的日子里就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不知道做了怎样的梦,当刚才真天大人真的很不礼貌欸。”看着惊醒的真天,坐在真天身上的狸子抱怨道。

真天并不知道狸子究竟对自己难以言喻的梦境知晓多少,但是看到狸子正用她那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拨弄着自己在被褥上顶起的小小帐篷,真天还是不由得尴尬地撇开了脸。

“生孩子......对魔族来说意味着什么?”沉默许久后,真天逐字逐句向狸子真诚地发问。

“欸?真......真天大人是说生孩子?”听罢,狸子一下子缩回了自己的手,开始杂乱无章地晃动起自己的四肢和毛茸茸的尾巴,然后结结巴巴地从自己的牙缝里小声地说道:“如,如果真天大人真有这样的意思,小女,小女也十分的......”

“自从古雷娅对我说要给我生孩子的事儿之后,我就一直......咦?狸子你刚才说了什么吗,怎么脸都给红透了?”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真天这才再次抬起了头,毕竟生孩子这种事情在人类社会里可是情定终生的大事件,若是因为魔族与人类双方的习俗和认知不同而造成了误会的话,那可要当面给古雷娅好好回复、解释清楚才行......

“.....魔族和人类所谓的交配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吧,多数魔族身体的构造和人类也并无大的差异。不过魔族社会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多的束缚,既不存在所谓的婚姻制度,也没有那一夫一妻死板的规矩,我想见识了真天大人的英勇表现之后,古雷娅大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和其话语中的内容并无差别。”

转瞬间,狸子就变回了她那日常的冷静、睿智和博学,什么交配什么生殖器之类的“高级词汇”在这名童颜的狐狸小姐嘴里朗朗上口,而就问题本身来说这根本就难不倒博览群书的狸子。

——只是狸子的语气有些过于冷静了一点。

“是这样吗......啊狸子你凑这么近干嘛?”

坐在真天身上的狸子忽然停住了自己一本正经的解释,俯下身子凑近了真天的面庞,二人距离的突然拉拢让真天慌了些神。

“不过,就算没有那么多的限制,真天大人也要好好考虑考虑少女的心思才可以哦?”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到让真天能够清晰地尝到狸子香甜的鼻息,狸子绿色瞳孔中灼灼的目光比起狸子身上挑弄人心的春色更让真天离不开视线。

(生......生气了?)

这种奇妙的小情绪很快便从狸子的眼中消散去了。缓缓退回身去,狸子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轻装后,便又回到日常轻快欢脱地语气朝着真天说道:

“真天大人,请打理打理衣装,稍作休整之后我们就在你的房前集合,然后一起去觐见室吧。为了表彰真天大人和古雷娅大人在塔达平原的英勇表现,魔王大人终于是答应从繁忙的事务中抽出那么一丁~点时间来亲自为二人进行表彰了呢~”

话音刚落,狸子便哼着小曲,轻快地用小舞步走出了真天的房间,留下真天一脸茫然地坐在床上。

“这就是所谓如秋日般少女变化无常的心吗?”

不过也罢,想到如今终于能够一睹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魔王大人的真容,真天的内心就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