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行天域,仙历2095年。

百莲宗武台,正值大雪鹅飞,彻骨寒冬之时。

四岁小男孩正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在雪中挥舞着拳脚。

“腿分开,手打直!听我指令,来右手上勾拳!”

男孩面红耳热,可女孩却冻得个嘴唇发青。

这只是因为,现在男孩把自己裹得跟头熊一样,而女孩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麻布棉衣。

“师兄,我冷冷冷冷……”

男孩一脸严肃,像个小大人似得,抱胸道:"冷也给我憋着,冻不死你的,这寒天之气对你百利无一害,。"

这时,旁边陪着的一个丫鬟也看不下去了,凑到男孩身边,小声为女孩抱不平:“少主,您别欺负裴师妹了。别人好可怜的,这大雪天的,鼻涕都冻出来了。”

男孩撇过头嫌弃地瞄了丫鬟一眼。

义正言辞地说:“谁欺负她了?这是修炼。”

“修炼也不是大雪天挨冻呀?”

“你不懂!”

“… …”

丫鬟同情地看了看在风雪中打抖的女孩,虽还想求求情,但男孩的性子牛倔,出了宗主和夫人谁说都不听。

于是她只好退到了一旁,想着一会儿去给宗主打小报告,让宗主教训他,顺带再给女孩送点炭火。

男孩的名字叫叶安平,乃是这百莲宗宗主唯一的一个儿子。

百莲宗在周行天域内,只是一个小宗门。

但作为百莲宗少主,叶安平也勉强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至少在宗门内,他就是个霸道的小皇帝。

但是呢。

在丫鬟记忆里,少主在三岁之前明明挺可爱的。

会卖萌、会撒娇,还喜欢吃糖葫芦,时不时就淌着个鼻涕呆呆的,挺是可爱的。

可不知怎么的,自从这个叫裴怜雪的女孩被宗主带回来之后,少主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糖葫芦不吃了,萌不卖了。

不论黑夜白天,不问风吹雨打,一直欺负别人裴师妹。

裴师妹想逃,少主还会扯她裙子,给她拉回来。

问少主为什么要这么做,少主永远只会说“这是为了裴师妹着想。”

宗主平日里事务繁忙,也没时间管,他们这些丫鬟也劝不住。

“哎——”丫鬟同情地叹了一口气。

而听闻她的叹气声,叶安平却也只是摇头,莫名感觉心头憋屈,了然自己在丫鬟心里已经变成了个欺凌别人的纨绔少爷。

他也不怪别人会这么想。

毕竟,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些看似虐待的法子,实际上可以极大的迎合裴怜雪的体质和灵根。

在十年后,裴怜雪和百莲宗会遭遇一场劫难。

名叫“乌有”的魔修修士身受重伤,为寻以血疗伤的活人,来到了百莲宗。

在那人刀光之下,百莲宗千余名弟子无人生还,血从山峰淌到山脚。

裴怜雪会成为唯一幸存之人。

但她之后会被乌有带上枷锁,炼成炉鼎,最后在绝望中化为血水,流淌在魔宗的血池里,永世承受痛苦。

你问他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个世界和他以前玩过玄幻游戏一模一样。

换言之,这个世界就是那款名为《天剑奇谭》的游戏世界。

叶安平则是穿越进了这个游戏里的穿越者。

不过,他没有穿越成主角或是反派,也没有穿越成玩家所扮演的“失忆谪仙”。

他穿成了一个在原游戏中开场不久就会挂掉的炮灰。

原游戏里只有一段简单的描述。

『……那一天,百莲宗上下血流成河,在乌有的血刀之下,宗主人头落地,其十五岁的儿子成为了山中犬兽的佳肴……』

他就是那个“十五岁的儿子”。

穿越成了一个仙门少主,那资质应该不错吧?

的确,他资质的确在修仙界算是不错的。

水木双灵根。

可是,就连主角,都是因为主角光环才勉强从“乌有”手里苟活下来。

对他这么一个没有主角光环的人来说,自己和“乌有”之间可隔着一个天堑。

因而,叶安平把希望都寄托于现在三岁的裴怜雪身上。

裴怜雪在游戏前期是一个百莲宗的普通弟子,三灵根中庸资质。

但实际上,她是万年难遇的单水极灵根。

是因为单水极灵根太过少见,所以才被误以为是个三灵根的普通女孩。

“乌有”屠宗时,是看出了她的天赋,才把她变成了自己的炉鼎。

换句话来说,裴怜雪实际上是一个隐藏的绝世天才。

所以,叶安平决定。

在那个叫“乌有”的混蛋到来前,要将裴怜雪训练成那个混蛋的爹。

看着嘴唇乌青的裴怜雪,叶安平蹙了蹙眉,随后走上前,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腕。

“师妹。”

以为今天的练拳结束的裴怜雪眼睛一亮,盾欣喜地看着他,牙齿打抖地问着:“师师师兄,可可可以以回去了了吗吗吗?”

哎,这可怜的孩子现在冻得连说话都结巴了……一旁的丫鬟长叹了一声。

然而下一刻,叶安平却说出了让丫鬟都瞠目结舌的一句话。

——“嗯!从现在开始锻骨吧。”

没听懂叶安平口中“锻骨”是什么的裴怜雪脑袋一歪。

“哎?”

下一刻,她便看见叶安平憋住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猛拽她的右手。

咔——

嘎嘣脆的一声。

她的右手手肘关节直接脱了臼。

“… …”

因为身子快冻僵了,裴怜雪也不感觉痛。

但是看着自己的右手朝着奇怪的方向扭了过去,她的瞳孔还是控制不住的缩成了一个小圆孔,嘴巴缓缓长大,深吸一口气,然后——

“啊啊——!!!”

叶安平抬手,道:“别急,还要扯三十五根骨头呢。”

“呜呜哇啊啊啊啊!!!”

裴怜雪想要逃,可腿已经冻僵了,完全动不了,只得眼睁睁地看见挂着鼻涕的男孩一根一根把自己的骨头扯脱臼然后又帮自己接上。

陪同的丫鬟也是吓得立马跑去告诉了百莲宗宗主。

后来,叶安平不出所料的,回去之后就被他老爹给抽肿了屁股。

不过,他却丝毫没有悔改之意,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敲碎过她的膝盖五十次。

把她扔进冰湖里面泡了三天三夜。

把她从百米高的悬崖扔下去。

让她在妖兽窝里呆了七天……

……

百莲宗上的枫叶红了又绿,绿了又红。

冬去春来,春去秋又来。

十年时光转瞬即逝。

叶安平和裴怜雪也从垂髫之年,变成了一位豆蔻年华的小小姐和束发小少爷。

叶安平的卧房内,梳妆台上的铜镜里,正映照出一张眉星目宇般的俊俏脸庞。

眼眸乌黑深邃,泛着迷人光辉。

皮肤光洁白皙,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看着铜镜中的脸,叶安平不由惊叹道:“世间竟有这般凤羽龙貌的男子?”

身旁为他梳头的丫鬟瞥了一眼,不由叹气:

“少主,您今年都十五岁了。奴婢觉得您还是该要点颜面了。”

“小蝶你难道不觉得这镜中之人很帅吗?”

“少主帅归帅,但每天早上奴婢都要听一遍,已经听了十年,耳朵都要起茧了。”

叶安平笑了笑,道:“你难道没听说过?如果一直对一个人说帅的话,那这个人就真的变帅。”

“有这个说法?”小蝶歪头疑惑。

“你看师妹她现在长得多漂亮。那还不是因为我每天都会夸她漂亮吗?”

“… …”

小蝶头顶飘过六个点,叹了一口气。

“少主,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裴师妹本来就长得很漂亮?”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叶安平摆手,当即否定道,“她原本连个配角都不算。如果不是因为我天天说,怎么可能现在长得比主角还漂亮?”

“少主,您又开始了。什么主角、配角,您这是话本小说看多了,宗主到时候又得抽你屁股了。”

“你不懂。再过一两个月后,裴怜雪会击杀蛊毒宗的太师,拯救咱们百莲宗于水火之中。”

“这故事您都说了十年了。”小蝶扁着嘴,将他的头发扎好,“蛊毒宗可是在东域,离我们这十万八千里呢。”

叶安平摇了摇头,不再解释,随后站起身来。

“替我多拿点疗伤药丹来,今天要和师妹实战了。”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