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亲自踏上战场,相信池璐阁下已经有赴死的觉悟了吧?休怪我无情了。”说罢,古雷娅一刀便斩下了池璐的头颅——本应如此。

当困兽的利刃掠过池璐的脖颈时,别说是那人头落地的血腥场面了,真天甚至未见到一滴飞溅的鲜血,反而是一道神圣平和的金光凭空出现,将困于囚笼中的池璐笼罩,把她护在了其中。

“这是......神之庇护?”

神之庇护乃圣属性的究极魔法之一,据说是只有最为虔诚和谦逊的牧师发自肺腑诚心祈祷才能完成整个魔法的仪式,一旦祈祷完成后,在神之庇护效果下的受术单位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无条件地获得一次免去死亡的机会,并在该术发动后传送回王国大教堂中显圣的女神像之前。当然,这样颠转生死、逆天改命的传说级魔法理论上对同一个人也只能生效一次。

古雷娅和真天完全没有料到在“困兽的囚笼”这绝对的魔法阻绝下,还能让池璐有机会逃出生天;就连当事人池璐也是在一脸懵逼中被二人目送着消失在金色的光芒中。在离开的前一刻池璐用手轻轻地抚了抚自己的脖子,仿佛还不相信自己依旧活着的事实。

“妈的,蕾那家伙还给我说自己没有习得神之庇佑呢,这分明就是我无福消受嘛。估计勇者小队中除了我以外的全员都上了这最后一道保险吧。”神经紧绷的真天见事已至此,也是彻底地放松了下来,瘫坐在地苦笑着摇了摇头。虽说己方没有取得预期中最佳的战果,但光是在满月之夜正面迎击并打败池璐这一件事,就已经算是做得相当不错的了。

“刚才那是啥?池璐人呢?”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古雷娅根本不清楚当前的状况,还傻乎乎地四处搜寻着池璐凭空消失的气息。

“说来话长,总之还是让她跑了。”

在真天简单的解释之后,得知敌军将领逃走的古雷娅反而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池璐这家伙没这么短命,真期望下次还和她好好对决一番!”

“明明上一秒还眼都不眨地要砍掉那个恶女的脑袋?”真天也跟着微微一笑,对古雷娅不留情面地调侃到。抛开恶劣的性格不谈,真天自然也明白对于古雷娅这样热衷于战斗的龙人来说,池璐确实是难得一遇的好对手。不过以池璐谨慎的性格,在她知道困兽这个绝对克星的存在之后,估计古雷娅这辈子也别想第二次和池璐打上照面了吧。

“这是这,那是那,从对决的角度来讲胜负已分,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接着,古雷娅深吸了一口气,莽足了劲朝着夜空以雷霆万钧之势大声地咆哮道:“敌军大将池璐已被真天大人与我击退!塔达平原一役,是魔王军的胜利!”

巨大的声浪激起了狂风,古雷娅的声音响遏行云、振聋发聩,很快池璐败走的消息便在苦苦坚守的讨伐军第四防阵中散播开了。因己方将领的英勇破阵而士气高涨、意气风发的魔王军;不知消息真假但久久不见池璐,并因此军心动摇、人心惶惶的讨伐军——此盈彼消之势,即便古雷娅不再亲自回到乱战中,这场战斗很快也会以魔王军的胜利画上句号。

为此省下心来的龙人古雷娅将困兽收入刀鞘,缓缓地坐在了真天身旁,这一大一小的身躯在重拾清辉的满月下显得格外具有对比感。

“真天阁下,和您初次见面的那个晚上我就明白您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听闻您击退莉西娅的英勇事迹后我就想见识一下您战斗的英姿学习学习,如今看来当初的选择真的没有错!”

无论是舍身做诱饵、重伤锻困兽还是今日决战时对形势果断而精确的判断,眼前这个小小身躯的人类都向自己展现出了一名真正男子汉的气概。

就在此时,古雷娅猛地站起身来——这不是真天第一次以仰视的角度观察这位龙人上将了。红色的短发下是锐利未减的橙色瞳孔,战后的护身铠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刀痕,却丝毫不掩盖护身铠下完美精实的身材和躯体。在月色的衬托下,总给人豪迈和赤忱感的古雷娅更多了几分情热。若不以军人的角度来看,这名身型巨大的龙人少女同时也具有足以匹配其身躯的胸部和柔韧感十足的大腿,不知紫色披风所遮挡的裸露后背,是否能够直接品味那巨大**的安产翘臀呢?

“谢谢您对我军的帮助,请受我一礼。”

打断了真天的胡思乱想,这位壮硕的龙人毕恭毕敬地在真天身前单膝跪地,双手握拳低着头向真天以示答谢。

“古雷娅将军您多礼了,这是我作为铸造师应该做的。”突然接受来自身份高贵的古雷娅如此正式的行礼,真天稍有不自在的同时,心中却是意外的感动和钦佩。

“另外在这一役之后,我还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哼哼,我猜猜——是决定和困兽一起走向最强的道路了吗?能和自己相中的主人一起走向世界的巅峰,我想困兽也一定很开心吧。”经手的武器能够为正确的人使用,这是真天作为一名铸造师莫大的荣幸。

“这是一回事,我也相中你了,还请真天阁下为我播种生子吧。”

......?

镜头切到刚刚虎口脱险、大难不死的池璐身上。

被传送回大教堂的池璐看着眼前的女神像,很快就理解了当前的状况。

“没想到这靠向神祈祷的破法术竟然还真有效果。”一直以来池璐都不太看得起作为牧师的蕾,毕竟如果只是单纯的治疗魔法,自己也能办个七七八八,不过这一次,她也不得不承认被蕾那神棍般的祈祷术给救了一命。离开大教堂后,衣衫褴褛的池璐双手护着自己敞开的胸口,狼狈地向着王宫走去。此刻还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虽说不必担心旁人的目光,但夜晚的寒风还是吹得她直打哆嗦。

“哟,可爱的小妞,这么冷的天还穿成这样,这是要上哪里去啊?”

偏偏在这王都寂静的大街上,还让衣装不整的池璐撞上了不知刚从哪个夜场里摇摇晃晃走出的醉酒流氓。在这朦胧的月色下,池璐破碎外衣下无处藏匿的**和若隐若现的曲线只会叫男人大呼过瘾、想入非非。无论换了谁的眼中,此时的池璐都宛如一名折翼的堕天使,坠入凡尘只为尝得那伊甸禁果、人间烟火。

“要不要去叔叔家里坐坐啊,嗯?”话音刚落,糟鼻子大叔就被自己脚下的红色光芒吸引了注意力,紧接着炽热的熔岩从他的脚下喷涌而出,在仅仅数秒钟的时间,倒霉的大叔就在痛苦的叫喊中化作了烈焰的牺牲品。随心所欲使用魔法掌控他人生杀大权的感觉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这让刚从“困兽的囚笼”中逃离的池璐心里释怀了不少。

那该死的真天,竟然让自己蒙受如此大的屈辱!先是视奸自己的**,又搞得自己差点被古雷娅杀掉,而且自己作为大贤者之孙,王国最年轻的首席魔法师,竟然沦落到被街边混混调戏的地步?

“真天这家伙竟敢对我池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不是死亡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得了的。魔族的那些女人护得了你一时,保不得你一世,你给我走着瞧!我池璐一定会将今日的仇给报回来,让你不得好死!”

此刻真天并不在眼前,池璐也只能咬牙切齿地自说自话,无处发泄的怒火最后只能化作无数的强力魔法,在王城空中炸开了不一般的烟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