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城,

河中教学主楼的楼顶,

风呼啸的刮着,裹挟着城市燃烧起来大量的飞灰。

这空气,比土烟还要浓烈。

秦琪佝偻着身体,大口大口的吸纳着空气,他的胸腔起伏,肺泡剧烈的运作,近乎撕裂,可这样的疼痛,丝丝毫都没有传达给他。

秦琪的眼前,灰蒙蒙的,像是上个世纪的默片。

他似乎能够感觉到瞳孔放大,散光。

慢慢的意识也在消失!

我宁愿死无全尸,也不想变成行尸走肉。

秦琪脸色苍白,想到自己被咬后,做出的蠢事。

他的双脚像是灌注铅铁,沉重无比,但还是慢慢的挪向护栏,想要一跃而下。

砰砰砰,

秦琪的身后,长满锈迹的铁门被锁紧,有人凶悍的踹了踹了大门,震得边上的螺栓慢慢显露,沙石飞灰簌簌落下。

咣当的一声巨响,

少女一脚踢出,黑丝美腿尤还在半空中,JK短裙包裹不住那抹春光,露出纯白无暇的亵裤。

“秦琪,我终于找到你了。“

路怀馨见到秦琪的背影,唇角勾起邪异的微笑。

她冲上前,将已经半个身子在护栏外的秦琪拽了起来。

她的力气,好大。

像是提起小鸡仔般,将秦琪丢在了地上。

咚,

脑袋重重的磕在水泥地板上,疼痛将秦琪尚存的一丝意识拉回。

灰白的眼眸向上望去,看到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女孩。

黑色长发,整齐的刘海,绝美的五官不比当今的校花逊色,而那纤细的腰肢,更是诱人,让人有想要**的冲动。

可秦琪没这力气。

当然,也更因为对方肩上扛着的那把还染着温热血液的长刀。

少女的娇柔与悍刀的暴力,强烈的落差让秦琪觉得此人极具威胁。

可是,

她的腿好白,好香,像是亟待人品尝的豆腐。

在皮肤下流动的体液,味道一定跟其他人不一样吧!

秦琪的鼻子翼动,疯狂的**着空气的美味,身为丧尸的原始冲动冲垮了他身为人意念。

他最终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

“不可以呦!“

路怀馨一脚将秦琪按在了地上,淡漠的笑着。

脑袋上传来的蛮力,让秦琪动弹不得,疯狂的挣扎,可路怀馨岿然不动。

还在僵持间,

路怀馨突然又一脚将秦琪踢晕了过去,旋即拽着其衣领,面无表情的拖出了顶层,往楼下走。

。。。。。。

18班,

黑板上写着:

距离高考仅剩100天。

殷红的血液溅射上去,开出一朵朵诡异的红花,覆盖了白色粉笔字。

屋顶的灯管耷拉下来,一边拉扯出电线,还在滋滋闪烁着灯光。

教室里桌椅肆意散落倒下,而旁边是大片的血泊,是断肢,是十几具尸体。

这里仿佛是地狱。

路怀馨一刀劈死了走廊处的一个丧尸,拖着秦琪走了进来。

她将前后门反锁,窗户紧闭,窗帘也拉上。

教室里昏暗了不少。

路怀馨将秦琪放在讲台上,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粉色晶体。

那晶体非比寻常,荧光闪耀,还有奇异的幽香,像是少女的体香,又比之添了几分魅惑,像是随时要把人无边的欲望中。

如果细细的端倪,甚至还能见到里面有一只九尾狐狸,在眯眼沉睡。

“秦琪,你害我家破人亡,我岂会让你成为丧尸,轻易死去。“

“我要将你挽救回来,这辈子都活在我的折磨当中,生不如死。”

路怀馨狠狠的瞪着秦琪,无尽的怒火在胸腔中滚动。

十二年前,

百年一遇的大洪水,

还是小孩的秦琪失足跌入水中,她的父母挽救不顾危险将秦琪救回,两人却被卷入洪流,消失不见。

之后秦琪一家搬离故居,依旧幸福甜蜜。

路怀馨被送入孤儿院,从此孤苦无依。

她找了他十二年,就是为了今天!

“九尾妖狐的圣石,传奇物品。”

“前世,无数势力抢夺这枚圣石,死去高阶战力多达千位,如今却被我捷足先登得到,给你吃掉,真是暴殄天物,不过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救你,也不知会有怎样的奇妙作用。”

“不管如何,你是不可能轻易死去!”

路怀馨喃喃的说道。

她蹲下身子,将圣石塞入秦琪嘴巴内,粉色的荧光像是被点燃,爆发处刺眼的光芒。

路怀馨见秦琪没有吞咽,琼指探入口腔,触及那柔软湿滑的地方,她秀眉一蹙,迅速将圣石推入舌根。

圣石的荧光变得更加刺眼,路怀馨可以清晰的观察到其在秦琪体内的位置。

仿佛拥有生命一般,那团拳头大的荧光,径直移动到了秦琪的小腹位置,丝丝的涓流往四肢百骸而去。

秦琪好似一个黑洞,一个漩涡,烈风吹向他,桌椅吱呀作响,窗帘翻卷,路怀馨的短裙也被吹到了腰间,裙摆猎猎作响。

路怀馨顾不得自己敞露的大片春光,她感受到巨大的压迫力,推着她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

她见到,

秦琪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托举起来,悬于半空中。

地板上的血液,以秦琪为中心,慢慢的汇聚成一张巨大的红色蛛网,慢慢的蛛网的范围扩大到了教室之外。

也就刹那的功夫,秦琪被血光笼罩,最终化作了一个虫茧。

路怀馨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握刀而立,淡漠的盯着。

她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有异动,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劈下。

时间持续了很久,

无事发生,

深夜里,

“嗯呐嗯嗯……”

虫茧内,尖细低喃的声音时不时响起,里面的人像是承受了什么痛苦,也却又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路怀馨起初还面无表情,慢慢的银牙紧咬,脸上出现一抹绯红。

。。。

十八班的对面,校长办公室。

林梓华站在窗前,若有所思的看着教室內时不时透露出来的血光。

他是矮胖的男人,约五十岁,是高三的教导主任。

“潘明,你是十八班的班长,你知道你班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梓华回过头问道。

潘明缩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此刻身体不停的哆嗦着,他眼神木讷的盯着地板,今天的巨变还没让他回过神来。

林梓华皱了皱眉头,神情有些不悦。

他旁边一对中年男女,都是学校老师,他们走过去,毫不客气的一把将潘明拽起。

“醒醒。”

女的叫卢红云,沉声说道似是怕惊动外面的怪物。

“主、主任。”

“是秦琪,肯定是秦琪,他变成了丧尸,好多同学被他杀死了,满地都是尸体。”

“他,他是恶魔。”

潘明脸色惨白,牙齿不断的碰撞,回想到白天场景,他涕泗横流,忽地忍不住呕吐起来。

“够了,你想把丧尸吸引来吗?”

王兵一巴掌拍过去。

潘明头一仰,喷出两颗带血的牙齿,顿时捂着嘴,压着呜咽的声音。

“林主任,你有什么计划?“

卢红云恭敬的问道。

“这个世界肯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今日我们的身体素质比常人增强了不少,现在是乱世,实力为尊,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你不觉得那里,有什么宝物吗?”

林梓华眯着眼睛说到。

“也或许有什么危险!”

卢红云迟疑的说道。

林梓华斜睨她一眼,又斜睨了一眼旁边,办公桌前早已死绝的校长,忽地嗤笑了一声。

校长,是他杀的。

外面的丧尸,他起码杀了四五十个。

末世来的那一刻,他觉醒了异能,能将身体膨胀一倍以上,十分强悍。

实力的强悍也带来了自信心的暴涨。

没看到什么危险,他只看到了机会。

如果真有,林梓华不介意将卢红云等三人推出去挡刀。

想着想着,林梓华对十八班的宝贝产生莫大的憧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