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战况的不断升温,两军白刃争锋相对,连日的厮杀早已让鲜血遍撒塔达,染红了整个原野。

但由于地龙骑兵的加入,原本势均力敌的两军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战力倾斜。为了阻止地龙骑兵的肆意妄为,讨伐军还特意将数队重装枪兵安插在了阵型最为薄弱的部位以引诱古雷娅与她的骑兵们自投罗网。

可与首日的横冲直撞不同,接下来的几日里,古雷娅巧妙地运用了打带跑战术,慢慢地蚕食着讨伐军的外围步兵。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游击让重装枪兵们为了埋伏古雷娅的主力而疲于奔命,但到最后却也只是扑了个空,无功而返。就这样,在古雷娅的活跃表现下,讨伐军在面对士气高涨的魔王军时节节败退,夺回塔达平原的控制权已是魔王军必得之势。

而夜以继日为士兵们打磨军备的真天,更是让魔王军体会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在最开始,魔王军的将士们还只是礼貌性地给真天这位“狸子参谋长身边的大红人、古雷娅将军背后的小白脸”一点面子,可没想到这名人类的打铁匠仅用这么点功夫就能让自己的锈刀成为削铁如泥的利器。如此这般的传言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古雷娅所率领的魔王军内无人不知真天铸造大师的名号,主动找上门来请求打磨武器的家伙也接踵而至。

身处本阵、沉迷打铁的真天并不能直观地感受到最前线的战况,但传令兵频频送来的捷报和每日退兵后将士们的彻夜高歌无疑不彰显着这场塔达平原上的战斗已经胜券在握。若是还有什么让真天感到不安的,那就只有从兵士们口中听来的那讨伐军首日失利后不合理的策略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若此战维持现状继续进行下去,讨伐部队一定会被杀个片甲不留、溃不成军——可就是处于这样危机形势的讨伐军却如同放弃思考般采用了绝对被动的固守战术。那水泄不通的防阵自然能够延缓魔王军进攻的步伐,可这也意味着敌军完全放弃了求胜的意志,只是抱着能多活一天是多活一天的态度在原地坐以待毙而已。

若对方执意要做这任人宰割的缩头乌龟,古雷娅当然会欣然接受这块送到嘴边的肥肉,但还算了解勇者小队的真天深知这固守战术绝不是单纯的苟活。可若自己的猜想成立,那表现欲极强的莉西娅不可能在古雷娅活跃在前线之时不去出出风头才对。

难道此次坐阵讨伐军并不是勇者小队全员,而单单是......

想到这里,结合此前莉西娅状态不佳的传言,真天心中的不安开始不断地扩大。既然自己的担忧可能成为现实的话......

“不行,我得将这个信息告诉给古雷娅,无论如何在后日魔王军必须要避避风头。”真天即刻从矮凳上站起身,准备将敌军可能一举逆转战局的情报皆数传达给作为将领的古雷娅。

可就在这时,一旁的树丛里却传来了不自然的异响。

“什么人!”真天一下提起了胆,举起铸造锤以绝对备战的姿势朝向异动的丛林。要知道真天的营帐可是在魔王军本阵的最要地,理论上别说是小动物了,就连一只飞鸟也很难穿过这密不透风的大军来到此处。

“但愿是醉酒的小鬼在丛林里尿尿......”

真天慢慢地走近树丛,满怀复杂的情绪地期待着醉酒小鬼的出现;可事与愿,从树丛中走出的却是自己曾经心心念念奉为女神的紫发少女——池璐。

“真天弟弟,别担心,是我。”池璐缓缓地走出了树丛,用手轻轻向后撩动了一下自己披肩的紫色长发,带着那熟悉却又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向真天友好地打着招呼,“好久不见。”

“原来是你啊池璐,我以为是谁呢。瞧你这鬼鬼祟祟的,真是吓我一大跳,我们不是才见过没多久吗......”看见自己后,真天竟然心平气和地与自己聊了起来,这让池璐感到些许震惊,然而就在下一刻——

真天突然站起身向着古雷娅的帐篷方向飞奔而去,一边奔跑还一边大声地呼喊着:“卫兵,卫兵——!”这迅雷不及掩耳地变脸大法更是让池璐都愣了楞神,露了破绽。

可惜真天没跑出几步就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上。这牢固的空气墙就像是隔断了墙内外的一切,无论真天如何敲打和叫喊,都没有除他们之外的第二人能意识到墙内正在发生的事。

“真天弟弟装傻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不过姐姐我既然敢只身出现在魔族的营地中,自然是做足了准备的。”

看见真天这般拼命逃窜的模样,池璐咯咯地笑出了声,对着碰壁的真天说道:“真天弟弟,我并不是来和你战斗的,和我一起回王国吧。”

用一笑百媚生来形容池璐是完全不为过的,巨大的法师帽帽沿并不能遮挡她洞穿人心的青蓝瞳孔,绝色之下是完全不检点的法师服和紧裹于布料中丰腴的胸部和细腰,除此之外,身着不符战场氛围的黑色丝袜和高跟鞋也是池璐的一直令真天垂涎的个人特色。

“......”

若是以前的真天,月光下这般妩媚动人的笑容已经足以让他乐到蹦个三尺之高,可如今真天内心却在这秀色可餐下毫无波动,他甚至举起自己的铸造锤,做好了与眼前这绝世女人迎战的架势。

“真天弟弟就别再闹你那小脾气了——莉西娅和国王那边我会为你求情让他们从轻发落的。”见真天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池璐又紧接着补充说道。

“小脾气、从轻发落,池璐你是把我当傻子是了吧?当时赶走我的是你们,对我欲下杀手的也是你们,王国还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从小长大的村落给屠了个一干二净,这过程中我可不信你们没在其中掺和一脚。如今你还有脸让我回去,说什么从轻发落?!”

没想到这名曾经看到自己就口吃脸红打结巴的男人,这名总是被自己的美貌和言语玩弄于鼓掌间的男人,这名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恭恭敬敬惟命是从的男人,如今竟然在自己委身提出退让条件后还对着自己蹬鼻子上脸,愠怒的池璐不再隐藏自己的情绪,板下了脸:“真天,若你一直这般油盐不进,那我也只好不客气了。”

说罢,池璐直接略过了魔法的咏唱,手中弧月杖轻轻一挥,两颗巨大的火球向着真天吞噬而来。可这两团借由弧月精心编织的火球,却在真天的铸造锤轻轻一挥之后便自行解除了。同时,真天以自己的脚程快速向池璐接近,他十分地明白作为远程攻击手池璐若被近身,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

池璐为自己魔法的失效稍微挑了挑眉,但眼前的现象并不在她意料之外:“没想到还真和莉西娅说的一样,经过你手的武器都对你不太有作用呢。不过可不要把我当成那个不学无术的蠢蛋,既然已经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自然也做了些功夫去研究的。”

池璐话音刚落,真天的脚前就闪起了一个火红色的魔法阵,向前冲刺的真天根本来不及刹车一脚踩了上去。瞬间,以法阵为圆心产生的爆炸将原本快要接近池璐的真天狠狠地炸飞到了结界边缘。

“看来若是真天弟弟自己主动踩上这陷阱魔法,你那神奇的力量也无济于事呢~”接着,池璐再次高举弧月杖,在弧月杖无咏唱的加持下,真天的身边瞬间便产生了数个与刚才相同的火红色魔法阵,这让因为受伤而行动受限的真天更加动弹不得。

“那么,请你乖乖在那里不要动哦?是实话我可真要感谢真天弟弟让我回味起咏唱魔法的感觉。”池璐收回了自己的弧月,拿出一柄随处可见的桃木杖开始咏唱起来。随着咏唱的进行,炽热的火球越来越大,火球的高温仿佛都快融化了这封闭的空间。

“这是最后一次了,真天弟弟,走还是不走?”池璐向真天的倔强发出了最后通牒。

“我呸,去死。”

“错误答案,真可惜。”池璐摇了摇头,手中的桃木杖轻轻一挥,火球如灾厄般降临。

轰隆的爆炸声、霹雳啪啦的燃烧声,池璐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沉浸并享受着这种火力十足的**。“呀糟了,尸体还能拿回去换钱呢,该不会被搞得尸骨无存了吧。”正当回过神的池璐试图在爆炸产生的浓烟消散之后去寻找真天的残骸时,映入眼帘的却是扛着真天的巨硕龙人身影。

“我只是想来替兵士们向真天阁下好好道谢来着,没想到却有贵客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