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视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蓝黑色的砖墙、摇曳的烛火以及并不明亮的屋子重新映入了真天的眼帘。熟悉的魔王城,熟悉的房间内,熟悉的狸子正好裹着浴巾**着站在真天的身前。

噫噫噫?

刚出浴的狸子稍有潮湿的橘色长发披散而下,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尖还挂着残留的小水珠,凹凸有致的犯规身材在浴巾的衬托下和淡淡的水雾中显得更加诱人——对于真天突然到来,狸子翠绿色的瞳孔中透露着些许的惊喜。

“欸?呜啊啊狸子你这是在干什么!为眼前冲击性的香艳一时乱了阵脚,真天为了自证清白,稀里糊涂地举起了双手遮挡住自己的视野。可从指缝中,那挡不住的白皙春色依旧搔动着真天作为男人那内心的一股热血。

更要命的是——

“真天大人!”

看见真天归来的狸子将手中的浴巾抛开,直接敞开双臂向真天拥来。随着最后的遮蔽消失,狐狸少女完美挺立的**尽览眼底,乳尖的那一抹淡粉色肆意地拨弄挑逗着心弦,身下白嫩的秘密花园更是如同漩涡拉扯住了真天全部的注意力......

“狸子,别......”下意识想要拒绝拥抱的真天却蓦然回首想起自己先前返乡时的经历与所闻。原本拒绝的姿态和话语在狸子充满温柔和包容的怀中最后皆数融化作眼角渗出的泪光与嘴中的呜咽;明明心里想着推开眼前的少女,真天的双手却把**的狸子抱得更加用力、更加深沉。娇小**的少女在怀里散发着沐浴香波的味道,胸前的柔软仅隔着真天身上一层薄薄的布料紧紧的压在身前,狸子的耳朵和尾巴也因为沉浸在真天的怀抱中而轻微的晃动着。在浴后狸子暖洋洋的体温下,真天失控的小情绪逐渐安定了下来。

“真天大人不用担心,真天大人是狸子、也是魔族的恩人,无论战争怎样,世界怎样,狸子都会接受真天大人的。”狸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真天的背部,这种无条件的接纳让真天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慰藉。

“又让你给见笑了。谢谢你,狸子。”

回过神来的真天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紧接着非常怂包地说了一句:

“总之,你先把衣服给穿上吧。”

真天可还算是一名正经的男人,此时的他自然没胆识再去直视这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失控的身形。如此纯情的举动让狸子更是来了兴致,心中起了调戏真天的念头。她故意慢悠悠地怼在真天身前穿起了自己的衣裳——大胆的白色蕾丝内裤在纤细手指的帮助下缓缓地从小腿滑到大腿根部,与之对应的蕾丝胸罩将爆出的**重新收敛聚拢起来,在白花花的一对**之间挤出一条深邃的沟壑,最后,狸子将一层轻薄的半透明纱织外衣披在身上,吹弹可破的肌肤在这隐隐约约的陪衬下显得更为动人。

终于把持住自己的欲望,红着眼欣赏完这场天籁般的穿衣秀后,真天这才平静下来,将自己返乡的经历全都告知给了狸子。

“这样的王国,我恨不得它即刻就化为废墟!”

“对真天大人的经历,我由衷地感到抱歉......”当狸子听闻阿果村所遭受的无妄之灾后,也是连连啧舌。在她的认知中,虽说在无端地挑起讨伐战争之后,近几年王国的行事手段和作风随早已不如和平年代来的仁德,但也不至于对于自己的子民也能如此的心狠手辣。

“总之,请先随我来吧,我先带您在魔王城内逛一逛,安排一个单独使用的起居室,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我们魔族一定全力为大恩人提供最优质的生活环境。”

在狸子的介绍下,真天在魔王城内潇洒自在地来了个一日游,从干部和卫兵的居住场所,到各个陷阱和迷宫的布局,在狸子详尽与贴心的解说下,很快真天就把魔王城内地布局深深地记忆在了脑海中。

更让真天吃惊的是,一路上其他魔族对自己的态度就像是看见大明星一般兴奋不已——

“参见狸子大人,参见大英雄阁下!”

“大英雄阁下欢迎您回来!”

“等候您多时了,让我们一起重铸魔族荣光吧!”

之前真天在魔导部改装魔导炮时,自己手下那些恭恭敬敬的工匠小鬼就已经让真天的内心中充满了不解。而如今,和狸子参观魔王城后真天更是确信了一个事实。所谓魔族根本就不是自己在队伍中所听说的那样为杀戮食人而活,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迄今为止自己见过的几乎所有魔族,哪怕就连最低等的小鬼都有着相当的理智与认知能力——这和自己所了解到的“只有最高等魔族才具有与人类交流的能力”这件事上也大相径庭。

打个比喻的话,以前真天总是认为魔族是无法控制与沟通的野兽,而如今在眼中形形色色的魔族更像是长相奇异的人类。

在狸子的带领下,真天来到了狸子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房间内。屋内不仅仅有最为基本的生活用品,就连自己的打铁石、锻造炉、铁砧等工具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些可都不是短时间内临时起意能够筹备得来的。一想到这里,真天的内心更是对狸子多了几分感激。

“狸子,你平时有什么趁手的武器吗?”

受了如此多来自狸子的恩惠,若是自己啥也不做,真天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既然他以铸造技术著称,又已经执意要加入魔王军的部队,那么为狸子的武器进行一些简单的保养也本就是他分内的事情。

“真天大人请。”明事理的狸子一下子就意识到了真天的意图,从身后拿出了一把舞扇来,“若能让精炼过圣剑的高人经手,是敝扇至高的荣幸。不过即便是这舞扇,也能和刀剑一样进行锻造淬炼吗?”

“狸子小姐你放心,所谓锻造淬炼都只是保养优化武器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罢了,最重要的在于真诚地与器灵进行沟通,了解到它们真正所需要的事物。”

真天从狸子手中接过淡粉色的舞扇,闭上眼睛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宝贝。

“鎏华?”

虽说从未质疑过真天的能力,但是仅凭这轻抚真天就直接叫出了鎏华扇的名字,让狸子坚信眼前的这名男子绝对不是只会耍耍嘴皮子功夫而已。

“狸子小姐,扇子还请借我一晚,我会和它好好交流一番的。”打量着手中的舞扇,真天已经完全进入了工作模式,两眼放起了金光。见真天乐在其中,狸子爽快地便答应了真天地请求。

“不过明早在觐见厅会有作战会议,届时我会把真天正式介绍给魔王大人和其它干部,今夜还请真天大人就不要过劳自己,请好好休息哦。”临走前,自己还不忘对真天叮嘱一句,不过以真天大人表现出的这废寝忘食的德行......

狸子摇了摇头,恐怕自己今晚的夜袭计划得推迟了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