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真天离开魔王城已经有些时日,自从离开魔王城之后,他便马不停蹄地向着自己的故乡赶去。路途中回忆起庆功宴当晚发生的事情,真天依旧感到恍若隔日。

“请问真天大人是准备离开了吗?”

当庆功宴快要结束时,正准备悄悄溜走、不辞而别的真天却被狸子逮了个正着,尴尬的真天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支支吾吾没说出话来。

“额,你瞧,毕竟我......”

“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真天大人,我们尊重您的选择。我代表魔族向您保证,魔王城的大门随时都向您无条件敞开。这里有一件魔法道具,还请真天大人离开前务必收下——这是记录地点为魔王城的归还飞羽,仅有一次使用机会,真天大人可以通过它传送回魔王城内部,还请真天大人好好保管。”

回想起那日狸子所说的话,真天从兜里掏出了与狸子离别时对方递交给自己的归还飞羽。白色的飞羽上不仅散发着淡淡扭曲的光芒,还充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

赶路中的真天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狸子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这么危险的东西就这样平白无故地赠与人类之手,要是我把这飞羽转交给勇者莉西娅,那不相当于是直接把超重磅炸弹送到了魔族的老巢吗?真不知道这位大参谋长到底有没有为她那魔族好好考虑过。”

而且更让真天难忘的是,狸子竟然还——

“最后仅以我个人名义——”在最后的告别之际,狸子突然走近真天跟前,香软的双唇蜻蜓点水班触在了真天的嘴上,“真天大人,期待与您的再会。”

这措手不及的告别之吻让人根本没办法反抗,真天的双唇间似乎还刻印着来自狐耳少女清甜的香味,哪怕时隔多日,想起狸子最后脸上的熏红和倾心的微笑真天依旧会情不自禁地脸红。

真天甩了甩头,企图抛开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总之先考虑下自己之后的生活吧。

不出真天所料,回到王国后的真天发现自己早已成为了全王国的头号通缉犯,大街小巷中都粘贴满了自己的肖像画,而那夸张的悬赏金额都足以让一个普通的家庭过活一辈子了。

“这价位,看来莉西娅这女人还真是气得不行呀!”真天对此乐观地调侃着。多亏了白夜的幻术,真天才得以顺利通过了重重关卡回到王国,可这毕竟只是权宜之计——他此行可不是来王国自投罗网的,只是感觉自己稍有些对不住父老乡亲们,于是决定返乡回程看看大家。毕竟以自己通缉犯的身份一定是没办法再给自己的父母养老送终,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只求能够报个平安让家人安心下来,之后就偷偷找个王国都懒得管的偏远村落隐居下来,安安逸逸地将阻挡圣剑的传说藏在心窝里,普普通通做一辈子的打铁匠吧!

真天的家就位于王都不远处的阿果村。村如其名,王都的水果有不少都是出产自这里,而真天的家庭,原本也只是为果农们打造耕具的铁匠罢了。自从被选为勇者小队的专用铸造师后,真天的父母可在村里其他人面前洋气了好久。不过本该是劳作的时候,辽阔的村中却不见一人,这让抵达村落的真天心中的不安缓缓升起。

正当真天感到疑虑时,耳里忽然传入一股直达大脑的耳鸣声。这感觉,是池璐的感知魔法,糟糕,被波及到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埋伏,真天转身拔腿就跑。可就在这时二人凭空出现,直接拦下了真天的去路。这二人组正是真天熟悉的前队友——紫发的成熟**魔法师池璐和身着修道服的白发胆怯修女蕾。在感知魔法的作用下,白夜的幻术自然也失去了原有干扰认知的效用,两人一眼便将真天给认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二人,真天自知无法轻易脱身,便赶紧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说道:“池璐大姐,还有蕾!你们来我家乡干啥呀,难道魔王的讨伐已经结束了,赶来探望探望你们的老伙计吗?”

不过既然都被全国通缉了,这样的法子当然有个屁用。

“真天,你装傻又不代表我们会一起陪你装傻,我想你也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吧?我听蕾说,真天总是谈起自己的故乡,于是打着碰碰运气的想法在这儿守株待兔了一番,没想到还真被我撞上了。”

蕾这个大嘴巴,那岂不是我以前暗恋池璐的事情也全都败露了!真天狠狠地瞪了一眼池璐身后的蕾,躲在池璐身后的牧师好不容易缓缓探出头来,在被瞪了一眼之后又赶紧又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缩回了池璐的身后。

不过事关紧急,现在可不是找蕾纠缠这些鸡毛蒜皮的时候。

见装疯卖傻不起效果,真天又开启了自己的话疗之术,机灵的眼神时不时地探向四周,渴求寻到逃脱的机会:“那最爱出风头的莉西娅竟然没有来这里静候本大爷光临吗?”

池璐微微皱了皱眉:“多亏了你的搅局,我们亲爱的王国之剑莉西娅最近有些不在状态,还在王都中休整呢。”

“那村子里的其他人呢?别告诉我他们也都不在状态,统统都躲在家里休整起来了。”

“还不是因为真天,这群人恐怕到最后都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被赐死的吧?”池璐云淡风轻地回答道。

“欸?池璐大姐?我记得......”

“你——说——什——么!”

池璐冲击性的发言让真天瞬间丧失了理智,他直接拿出自己的铸造小锤狠狠地砸向这位自己曾经爱慕过的对象,可惜随着结界的张开,单凭真天的实力根本无法伤到池璐分毫,铸造锤甚至无法让稳固的防御结界产生一丝裂痕,这一击下去,反而是真天自己被牢不可破的结界给弹开得远远的。

“为什么,他们都是连战争都没有参加的无辜人,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

真天声嘶力竭地向着二人咆哮着,可眼前池璐依旧保持着神秘而事不关己的微笑,蕾也只是对怒吼表现出相当的恐惧,这群人至始至终就没有考虑过他人的感受!

“曾经,我只是想要兢兢业业为王国尽一份力,你们却在讨伐接近成功的时候为了一己私欲抛弃了我;现在,我只想要安安稳稳地苟活一辈子,你们又不由分说直接夺走了我唯一的归处,你们这群人还想要怎么样!”

“虽然很对不住,但是真天小弟,可能我还想要你也和我走一趟。毕竟有些话不得不好好问问你呢。”可惜人与人的感情并不能共通,就像是看着眼前狂吠的野犬,池璐无情地拿出自己的弧月杖,咏唱起自己最为拿手的拘束魔法。

更为可笑的是,至始至终池璐也依旧保持着自己富含成熟风韵的笑容。若是放在从前,这种知性而性感的微笑在真天的眼中自然是勾魂摄魄,但如今这样的情况下,池璐模板般的笑容只会让自己感到作呕。

哼,归处这不是还有一个吗?既然你们要如此逼我——

眼看强力的拘束魔法就快成型,真天直接掏出狸子赠予自己的归还之羽毫不犹豫地将其折断!就在这时,强烈的白光闪耀从折断的羽毛中绽放,真天的身型也变得逐渐透明起来。

“哦,传送魔法吗?目的地我看看......不会是魔王城吧,事已至此,真天小弟还要执迷不悟吗?”看见着在刹那间成型的传送魔法,自知木已成舟的池璐便停下了咏唱。在传送魔法的影响下,真天的实体已经因为归还之羽而处于另一位面,就算自己的魔法造诣在高深,也再无没办法在将真天留在此处。

“真天,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样,明明我们可以,我们可以……你一定是被魔族的那群妖女给洗脑了!”始终保持沉默的蕾终于忍不住泪水,带着哭腔向着真天大喊道。

“我身负重伤时你以节省魔力的理由拒绝对我优先治疗,我被驱逐出队时你也默不作声,前几天我都快被莉西娅那家伙给砍死了,你有提到过一句关心吗?我的家人、村内的大家都被赋予欲加之罪,你又站出来质疑过王国吗?事到如今还来慰问我为啥要离开,这是否有些过晚了,蕾。”

只是些简单的事实便让蕾顿口无言。

“哼,只求明哲自保的圣母。”

随着时空的扭曲,抛下最后一句话的真天消失在了二人的视野中,她们心中也明白这位铸造师是下定决心投奔那王国的对立面了,但此时此刻的她们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魔族与人类的战争天平,已经悄然倾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