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魂落魄的真天正漫无目的地游荡于漆黑的森林里。虽然说是要回到故乡,但如果就这样两手空空地回去,狼狈的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村里大伯们炽热而又期待的目光呢?

“各位,请等着我吧,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名垂青史的大英雄凯旋的!”

回想起离开前自己向父老乡亲们的许诺,真天更是面如死灰,眼睛里失去了原有的色彩与光芒。也许就这样撞见魔族的侦察兵,然后被接踵而至的大军死死包围,如同孤胆英雄一般战死沙场埋葬于此反倒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宿吧。

“就算没有真天,我们一样能够打倒魔王。”

“这样的保养无疑就是白费功夫。”

耳边不断地回响着的来自前队友的数落和羞辱,真天低着头,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嘶哑的声音突然地叫住了真天。

“这位大哥,我瞧你骨骼精奇远道而来,这是要加入我们魔王军吗?”

“欸?”

真天这才回过神来,原来在不经意间,自己已经来到了魔族的一处前哨站。面容狰狞的红色小鬼作为看哨者自然是不会轻易放真天过哨,将其拦了下来。但这小鬼说的话语可着实有些让他摸不着头脑,怎么会有让人类加入魔王军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真天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你看清楚,我可是人类,而且还是……”说到这里,真天顿了顿嘴,自己还是魔王讨伐军中的一员这样的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哎大哥你可不知道,在勇者带领的魔王讨伐军大肆侵略下,作为魔族根基的魔王本尊都岌岌可危了。现在整个魔族兵力匮乏、资源有限,大家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谁还在乎什么人类不人类的!最近上层有令,但凡有意为魔族效力的同志只要取得相应的战果功劳,不论种族,定当重赏。怎么样,这是桩不错的买卖吧?难道你不是听说了这件事才孤身一人来到前线的?”

真天自然是没听说过这样的消息,摇了摇头回绝了小鬼。

听起来,在勇者小队的活跃表现下,兵败如山倒的魔族高层病急乱投医,竟毫不忌讳地求助起人类来。若是以前的真天听到了这样的故事,恐怕自己的鼻子都要翘上天了,可作为始作俑者之一的他此时此刻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整件事情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一样。

“哎,如果只是迷路的家伙那就赶紧回去吧,若是开战起来,我们可管不着你是士兵还是平民,一律照杀不误。”红色小鬼明显有些失落,挥了挥手示意真天赶紧离开这即将被战火波及的区域。

但就在这时,一名棕色长发的狐娘从哨岗内走出来叫住了真天:“劳烦这位旅人请留步,我有些话还想要向你打探打探。”

“狸子大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瞧我正不在招安吗,可这家伙不太领情,啧。”

出现在真天面前的这名狐娘,正是现任魔王军大参谋长——狸子。自从提出要使用高额报酬面向人类广贤纳才之后,狸子就开始日夜游走于各地寻找着能够帮助魔王军力挽狂澜的狠角色。奈何在讨伐军的封锁和压制下,身为魔族的自己活动范围实在是有限,别说是有能之士了,就连几个人影都还没见着过。如今好不容易在巡视的过程中撞见一个人类小伙儿,作为大参谋的狸子自然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套取有用信息的机会。

狸子轻弄秀发,身为妖狐族的她除了头上毛茸茸的狐耳和背后膨大柔顺的尾巴外,最引人注目的果然还是轻薄衣装下那前凸后翘**尽显的妙曼身姿,就连在一旁的小鬼都控制不住对着自己这位美女上司咽了咽口水。

“这位小哥呀,其实姐姐有一些话想要问问你。之前人家和勇者莉西娅交战时,明明那家伙的剑术只能用悲剧来形容,可那把王国圣剑简直就是作弊啊!那老古董就像是中了什么邪似的,竟然比五百年前那场大战时更加耀眼夺目,在莉西娅手中轻轻一挥‘轰轰轰’的整个山头都快被她扬了。”

明明只是在陈述一个故事,狸子的声音里却充满了魅惑的气息。说着,狸子更是慢慢扭动着细腰走近了真天,一把抓住了真天的手臂,用自己香气撩人的柔软紧紧地贴住了真天,继续说道:

“还有池璐那把弧月杖,原本姐姐只听说它能在新月之夜得到全元素的百分之百共鸣,可现在只要到了夜晚月亮往天上一挂,无穷无尽的法力就不断地从法杖中涌现,怎么想都太不寻常。”

说到最后,狸子更是大胆地将脸贴近了真天,耳边的轻言细语仿佛能够直摄他人的心魄。

“所·以·说,小哥哥你知道……他们手上的武器,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欸,怎么啦,欸?别哭啊!”

狸子所说的这些可都是真天自己亲手保养、修复与改良的武器,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其中的变化是由何而来呢,那都是自己这三年来的心血与杰作呀!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竟以这样的方式在从未打过照面的敌人处获得了认可,想起之前被众队友嘲弄的经历,一直压抑着自己的真天终于绷不住自己的泪腺,呜咽着掉下了眼泪。

——自己的努力是有所回报的!

并不知道真天身份的狸子见自己引以为豪的狐魅术不仅完全没有起到效果,还莫名其妙地把对方给弄哭了,不禁怀疑起狐生来。措手不及的她本能性地抱住了失意的真天,而这个拥抱所带来的温暖更是触动到了真天内心的最深层。

为了不麻烦队伍里高贵的达人们,真天总是在一个人默默的忍受着,忍受着剧痛无比的伤口也不舍得寻求牧师的治疗,忍受着铺天盖地的饥肠辘辘也不愿浪费队伍的口粮,忍受着无数个寂寞的夜晚中,陪伴自己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和蝉鸣。可是这旅途中,又有谁真正的关照过自己呢?

真天自己也知道只有这样卑微的身姿,才能让出身贫寒的自己在那群女人面前勉强获得本就属于他的一席之地。而如今,在自己这渺小的容身之处和价值都被那群女人剥夺之时,来自魔王军的狐狸小姐竟然给予了自己认可与关怀,这让真天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真天轻轻地推开了狸子,一把抹去了自己那不成器的眼泪,恢复了往常的冷静以及眼眸中熊熊燃烧的烈火。

“谢谢……让你见笑了,带我去魔王城吧。我愿意成为魔王军的一员,不过现在情况紧急,容不得多做停留,让我们边走边说吧。”

真天冷笑了一声,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抛弃自己骨子里的软弱与卑微了。

“没有我你们也能打败魔王是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是吧?好啊那你们就试试吧!我发誓,只要有我在,你们这些个臭女人组成的狗屁勇者小队,连魔王的一分寒毛都别想碰到!”

“哼哼,少年眼神很棒嘛,那我现在就引荐你去伟大的魔王城,随我来吧!”云里雾里的狸子并没有搞清这复杂的状况,不过在她看来,这魔族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魔王军能多一份力当然是最好不过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