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高挂,泉水叮咚。

庄洵睁开双眼,感受着压在自己胸膛上的重量与温度,看了一眼自己已是完全敞开的衣衫。

大片露出自己紧实齐整的白皙腹肌,看起来极富有力量感。

但也极不守男德。

他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表示有些心累。

明明我把她教的很好。她识大体,辩善恶,明是非....

但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他悄悄地转过头,不惊动已经睡着的她。

看着她披散着银发....但却依旧安静沉稳的美丽睡颜....

心里是一万个不解。

【道苓:父亲大人,你的道伤好已经痊愈了哦~】

【我知道,我能感觉得到】

但用这种与徒弟亲密接触的方式痊愈的道伤,却是让他的心里出现一丝微不足道的裂痕。

真不知道她是经历了何种变故....才变得如此偏执....

对自己也是想方设法的竭力占据所有....

“......”

罢了,还是想想怎么样才能回到凡人界吧。

庄洵死性不改,就是要死磕到底,他还真就不相信没有办法回去了。

“嗯....”

“师尊的味道....”

“喜欢.....”

身上只有一件红色薄纱亵衣的轩辕洛水一阵梦呓。

双手是死死地勒住庄洵的脖间,胸前的雪白压迫感十足,也很诱人。

她脸颊微伸,像只猫咪一样的蹭了蹭他。

“.....”

不得不说....

这丫头像只八爪鱼一样的睡相到底是怎么养成....

我记得她以前的睡相还是端庄的啊....

庄洵真的很想了解一下她。

在他走之后,她究竟是怎样一路过来的。

但眼下,还是要摆脱她的束缚才行

“......”

只见庄洵心念一动,施展了一招缩骨术。

将自己全身的骨骼极致压缩,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嗯.....”

轩辕洛水的眼皮开始微颤,感到抱在怀中的师父正在逐渐消失.....

脑海中也是浮现出...在黄沙满天的荒漠之上,庄洵正在她怀里弥散为点点星光的一幕.....

“不要.....”

“我不要师尊离开.....”

“师尊不要离开洛水.....”

“......”

渐渐地,她醒了,眼角处还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泪痕。

但随即她的血瞳便瞬间睁大,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紧紧抱在怀里的师尊没了....

“不可能....”

“我师尊呢....”

她伸出微颤的手去触摸自己身旁的空位....

感受着上面的阵阵余温,霎时便松了一口气。

“呼.....”

“还好,他应该没有走远。”

轩辕洛水骤然放出自己强大磅礴的神识。

结果就在她寝宫外的练武场上发现了庄洵的踪迹。

这已经是深夜了吧....师尊他在干嘛?

练枪?

她妙手一挥,诱人熟透的身躯上便是套上了一袭曼妙束身的别致红裙。

再是玉脂美足脚尖轻点于地,赤足凌空而行,消失在了寝宫内。

......

寝宫外的练武场

庄洵取出武器架上的一柄黑色寒星般的长枪,拿在手中随意在练武场上挥舞了一阵。

唰!

最后一击犹如长虹贯日,直指面前忽然出现的女子眉心。

“......”

庄洵收起长枪,随意一扔,便是稳稳将长枪归复原位。

“师尊深夜不眠,还在此练枪,是因为被洛水抱怀中不舒服而心生怨气吗?”

“美人玉怀,固然诱人,可你我二人是师徒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算说是父女也不足为过....”庄洵的神色格外认真,眼瞳似是漆黑的寒渊般,“可你在白天的那些行为,还想让我以何种面目来面对你。”

“师尊不是说过了吗?会把我当作是一个女人来看待的....”

“难不成,师尊这是想要反悔吗?”

轩辕洛水微咪双眼,令人看不清她眼中的喜怒,心中弥漫起丝丝黑气。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为师并没有想过要反悔,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庄洵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但心里想的却是缓兵之计。

“你我二人相处了有百年时间有余,我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对你改观,”

“时间我自然会给,但还希望师尊你能快点改变....”

“毕竟,我想早点拥有师尊你的全部。”

“.....”

“真是贪心啊。”庄洵手中浮现了一柄格外漆黑的长枪。

与之前的那一柄相比....

他手中的枪柄上尽是龙鳞状的纹路,枪尖犹如龙角般锐利坚韧,隐隐散发着龙吟之象。

“要不要来陪为师练一练?正好让为师看看你这些年进步了多少。”

“哦?”轩辕洛水嘴角微翘,打趣道:“可洛水怕伤了师尊,惹得师尊生气。”

关键是她还怕真的伤到了庄洵,到时心疼的还是她自己。

而且,有了那一次后,轩辕洛水是说什么都不想再与他刀剑相向了。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把自己的心爱之人捅个透心凉什么的,一次就够了。

“你今天已经够让我生气的了....”

“怎么...还不让我泄泄火?”

轩辕洛水闻言,只手一挥,便是山河倒转,斗转星移。

一瞬便来到了一处无边空旷的小世界内。

“师尊想要以战斗泄火,这还不简单?”

轩辕洛水说着,一边走向庄洵,一边缓缓地解下自己的衣领,露出洁白光滑的双肩....

“洛水可以用其他的战斗方式,来帮师尊泄泄火....”

“......”

庄洵看着她迈着猫步,血瞳中泛着诡异的色彩,一步步迫近:“你这是被夺舍了吗?”

“师尊,我只是在直面自己的本心而已。”

“本心?”庄洵想要后退,然而自己的腿却根本移动不了,“我可不相信我徒弟的本心是用下半身来思考的。”

一副**控的模样,谁信啊。

她这绝对是有大问题。

庄洵还是很相信轩辕洛水做出的承诺的。

虽然她的性子是轴了一点,但在承诺方面,她是绝对会遵守的。

所以这个褪下衣裙向自己走来的她.....

庄洵有很大把握确定,这其中定有什么蹊跷,或者说变故。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庄洵面色逐渐趋于冷淡,一双深邃如幽潭的道眼开启....

【道苓:父亲大人,以你现在的状态开启道眼的话,会一朝回到解放前的】

我知道....但我别无选择....

谁叫我养了她百余年了呢?

【道苓:......】

好了,等会儿就别来烦我了啊....

我可是也会生气的。

庄洵凌厉的目光令“轩辕洛水”心头一颤,似是全身都被一股莫名的道韵洞穿一般。

“.....”

他看见轩辕洛水的心脏处似是弥漫这一股黑气,正在向她的灵台蔓延。

但诡异的是....

她的灵台处始终被一股赤红的气息弥漫,与黑气分庭抗礼,不分高下。

我就说嘛....

我的这个好徒弟可是会乖乖遵守承诺的....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像个娼.妇一样向我示好脱衣。

就算是要做,以她的性子估计也是直接扑过来就撕衣....

那会像个温婉的媚人妖精,还要给自己讲理的机会?

“师尊这是对洛水做了什么吗?”

她顿了顿脚步,随后一跃便柔柔地扑到了庄洵怀中....

不断用身体的白嫩肌肤摩挲,试图勾起他作为男人的本能欲望。

“不过,即使是师尊对我做了什么,洛水也绝对不会反抗的。”

“......”

庄洵立刻就领会到了什么,嘴角一扬。

手掌缓缓覆到她白皙汹涌的雪峰上,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洛水,你可真是让为师很为难啊....”

“唔.....”

轩辕洛水脸色趋于红润,像是夏日成熟的蜜桃,娇嫩欲滴....

对自己喜欢的师尊这种温声细语,又是摸着她的圣女峰,她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但....为师很喜欢你现在的这种状态....”

此言一出,她眼眸的诡异色彩开始产生变化,心神也开始荡漾放松....

身体更是止不住的微微颤栗,像是受到什么巨大的刺激般。

“忍住了,我要把它抽出来了。”

庄洵忽然语气一冷,令她又是如坠冰窖。

嗡~

只见庄洵的掌心之中产生一股令虚空都为之震荡的吸力....

趁其不备,将她心脏处的黑气都尽数吸出。

“嗯....”

“师尊~❤”

而轩辕洛水则是舒适的嘤咛一声,满头细汉的瘫软在庄洵怀中,微微喘息着。

“......”

庄洵无言地一手抱住了她,一手握着那一团诡异的黑气.....

神色凝重,道:“魔种.....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

【明天上推荐,期间双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