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不疼啦,白笙师妹又没用力。”江离哭笑不得的说道,白笙抬起头,和他对视了一眼。

“那我应该用力一点的,咬死江离师兄。”

“……”

喝醉酒的少女情绪反复,江离摸不着路数,他看着白笙朝着他伸出手指,“再喝一杯,然后……睡觉觉。”

这都用上叠词了,恶心心。

江离不紧不慢的给她再倒了半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半杯,接着他将自己的酒杯凑到了白笙的嘴边,白笙迟疑了片刻,也学着江离的样子,将她的酒杯凑到了他的嘴边。

两个人喝掉了这最后一点点酒,白笙迷迷糊糊的跳下床,“我要沐浴。”

江离看她的身子跌跌撞撞,胸前衣襟大开,哪敢让她跑出去啊,赶忙伸出手拉住了她,白笙转过头,“我,我又不出去,我就在这里沐浴。”

江离的房间里本来就有浴桶,江离无奈的笑。

“那你等我给你打水,在这乖乖坐好。”

白笙被他给按在了床边坐下,江离起身去给浴桶里添水,然后再放上了些许的花瓣,再将水稍微热了下,弄好了以后,他来到了白笙的面前,“好了,去吧。”

“谢谢江离师兄。”

白笙从床上跳下来,然后旁若无人的开始解开衣袍的系带,江离就坐在她后面的床上呢,出于礼貌江离自己闭上了眼睛,可下一秒他听见白笙的声音,“江离师兄为什么不敢看我?”

“我偷看的话……白笙师妹会想把我眼睛挖掉吧?”

“江离师兄不试试的话怎么知道呢?”

“不行,白笙师妹喝醉了,我不能趁人之危。”江离一脸无辜的说道。

这是最基本的道德准则,如果白笙清醒的情况下说这句话,那他肯定要瞪大他的大眼睛大看特看,此刻他乖乖的闭上了双眸,宛若入定的老僧。

“好吧……江离师兄今天真乖。”

很快江离就听到了白笙迈入浴桶的声音,他的心底莫名有些浮想联翩,可他真的乖乖没睁开眼,等了好久,久到他快要睡着,他听到了少女玉足踩在木板上的声音,他轻声问,“好了吗?”

“唔,还没有,在想要穿那条裙子。”

“所以今天骗我说是旗袍,但是是道袍……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本来很想穿给江离师兄看,可一想到江离师兄要把我丢掉,又觉得很委屈,就不想再穿给江离师兄看了。”

“好吧,原来是这样。”

白笙安静了一会儿,直到她走到江离的面前,江离感受到一阵香风拂面,他问,“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嗯呐。”

江离睁开眼睛。

面前的少女穿着那天他给的那件吊带裙子,两只小手背在身后,胸前的领口被雪腻的团团撑开,轻薄的微微有些透明的衣料紧贴着纤细的腰肢,腰肢下的雪臀丰腴,白色蕾丝边的裙摆覆盖了她大腿的一半,她的大腿**笔直,小腿细长,此刻正赤着脚站在地面,江离望着她锁骨的水珠,抬头望向她的眼睛。

“那现在换上这身裙子又是因为什么呢?”

“作为刚才江离师兄帮我打水的奖励。”

江离看着微微仰起头的少女,“白笙师妹很清楚我喜欢什么嘛。”

“因为江离师兄的眼神总是盯着看。”

“其实不能这么算,我是更喜欢看腿的来着,只是因为白笙师妹实在是……太诱人了。”

白笙轻咬嘴唇,大概是因为江离的话而有些羞恼,她走到了床边,然后爬到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给包裹住,“江离师兄轻薄我,不给江离师兄看了。”

江离只是笑,“那白笙师妹先睡,我去隔壁睡。”

白笙侧过脸,他刚走出一步,却又被坐起来的白笙抓住手臂,“江离师兄为什么要跑?”

“不是跑啊,这不是……不是很合适吗?”

“可是昨晚江离师兄也没有对我做什么呀?”

“那不一样,因为昨晚你很清醒,我要对你做点什么的话,我昨晚也打不过你,但是今晚不是很清醒,又不设防,我害怕脑袋一热就对你做出点什么来。”

江离很大方的给白笙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可白笙却并未松手。

“可是我想和江离师兄一起睡。”她的眼睛那么无辜,“我相信江离师兄会忍住的。”

“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江离忍不住碎碎念,可白笙却又撒起了娇,“我想江离师兄抱着我睡。”

江离轻叹了一声,转过身,然后来到床边坐下,伸出手捏白笙的脸,“那要是江离师兄变成混蛋了怎么办?”

“那我就把江离师兄给踹下去。”

江离忍不住发笑,他也躺到了床上,还用灵气熄灭了屋子里的烛灯,白笙很快就凑到了他的身边,大大方方的要抱,于是江离抱住了她。

女孩子的身子都是香香软软的,江离总觉得白笙身上有很好闻的香味,像是奶油蛋糕,让人好想低头狠狠的啃上一口。

白笙缓缓的抬起头,“江离师兄会讲故事吗?”

“会倒是会,你要听吗?”

“如果江离师兄愿意讲的话,我想听。”

“好吧,那我给你讲故事。”

江离微微低下头,在这个阴暗的房间里,给少女讲起了他记忆里的那些童话故事,这也是个行走江湖多年掌握的技能,毕竟当时喜欢跟你连麦让你哄睡觉的姑娘不在少数。

江离忍住了脑袋里那些奇怪的念头,比如亲吻她的嘴唇,欺负她的团团,甚至于他抱着白笙的手都很老实,连她的腰都没有多摸一下。

倒也并非是因为他是圣人,只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自制力其实很差,如果现在稍微有一点小动作,或许看到少女的一点点媚态,他就会忍不住想要再多做点什么,现在怀里的白笙摆明了就是欲迎还拒的状态,她倒是不怕江离真的把她给吃干抹净。

可江离怕。

或许她就是抓准了江离怕的心思,江离认真的讲着故事,讲着讲着,他怀里的白笙睡着了,睡的那么香甜,江离低下头,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

其实他已经很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了,这些年他总是一个人睡,和她一起睡的时候他总会觉得有些不安,说不清这份不安在哪。

过去他总是需要很多爱来填补自己的空虚,可陷入的终究是无限空虚的死循环,过去他总以为会有那么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让他心甘情愿的为之俯首称臣。

但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失去了被爱的资格。

江离最后看了一眼怀中少女的睡颜,接着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袋里又浮现出先前白笙那温软却又很坚定的声音,那一句,“我相信江离师兄”仿佛真的有奇怪的魔力。

让他现在只想好好的抱着她睡一觉。

…………………………

次日清晨。

江离醒来的时候,怀中已经没有了白笙,他睁开眼睛,白笙此刻正迷迷糊糊的坐在他身边揉着眼睛,她的肩带落到了肩膀,露出圆润香肩,江离很喜欢这种清晨福利环节,于是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白笙的反应已经不如先前那般羞怯,她伸出一只手捂住江离的眼睛,另外一只手把肩带给拉上去,接着才收回手,江离的脸上满怀怨念,下一秒少女又旁若无人的伸起了懒腰。

他给白笙的这身衣裙本就有些轻薄,而昨夜喝醉了酒的少女也并未穿上亵衣,所以她此刻一伸懒腰,胸前的衣料都紧紧的贴在她酥软的胸脯,江离仿佛看见了些许浮凸,匆匆别过脸,而白笙好像没有察觉,慵懒的说着,“昨晚睡的好舒服。”

“你睡觉喜欢乱动。”江离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像是。”白笙小声回答,接着她说,“我要换衣服了。”

“我可以偷看吗?”

“当然不可以。”

白笙这般说着,顾自走下了床,可她却没有面对着江离,而是背对着江离,手轻轻的抓住了肩带,江离心底的小恶魔在偷偷作祟,于是他没有闭上眼,看着少女的肩带被剥落,可吊带竟然没有立刻落下去,而是悬挂在了胸前,还需要白笙再拉扯一下才会落下。

尽管视线里只能看到少女纤细的后背,但江离已经尤其满足了,白笙将吊带从胸前剥落,吊带再落下去一些,这下挂在了少女的腰际,她不得不再轻轻拉扯一把裙子,裙子才会从她挺翘饱满的雪臀落下,江离在此刻闭上了眼睛。

而白笙也就在他闭上眼的下一秒转过头,看着他闭上眼睛的模样,她说,“今天的江离师兄也好乖。”

“所以白笙师妹可以奖励我吗?”

“才不要呢。”

江离只是笑,眼前一片黑暗,等了好一会儿以后,白笙换好了衣服,来到了江离的面前,江离睁开眼,她穿着那天江离给她的白色旗袍,奶白色的旗袍穿在她的身上,紧紧的贴伏着她的身体曲线,江离不由得感慨,白色显大。

从旗袍开叉间,露出少女纤细的美腿,江离心满意足,从床上坐起来,“我们去茶馆听完说书,然后就租马车回宗门吧?”

“嗯。”白笙乖巧点头,等江离下了床,她忽然站定在江离的面前。

她微微抬起头。

江离一怔,看着视线里闭上眼睛的少女。

她的眼睫轻轻颤抖着,手指轻轻的抓着旗袍的开叉处,似乎是有些不安,江离愣神了一个瞬间。

让女孩子等待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所以他低下头,在少女粉嫩的嘴唇轻轻一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