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江离师兄不会对我做什么,可也正因为江离师兄不会对我做什么,所以江离师兄迟早有天会离开,江离师兄每天都在暗示我,从一开始就在暗示我不要喜欢上你……我都知道的,我也总对自己说不可以喜欢上江离师兄,可我最后还是没能骗过自己。”

她将手覆盖在江离的手上,白嫩的小手微微用力,于是江离的指尖也微微陷进去几分。

“当我说了喜欢江离师兄,江离师兄就会将我抛下,就如同现在这样。”

白笙的眸子安静的注视着江离,“我从来都没有不相信江离师兄,我一直都知道江离师兄从来都没有真的喜欢我,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江离师兄的眼神不该是那样的。”

“既然江离师兄怀疑我不相信你的话,那么请江离师兄现在告诉我答案,如果我说喜欢上你了的话,你是否就会选择离开我呢?”

江离见惯了白笙柔弱的时候,她总是一副柔柔怯怯,逆来顺受的模样,导致江离总是忘记,她和自己练剑的时候,即便知道有很大的差距,但也从不服输。

看上去温软的小白兔,心底里藏着的却是只小狮子。

现在轮到他剖腹取粉了,可江离真的说不出话来,他很想再给自己辩解一下,想办法抓住她的逻辑漏洞然后狠狠的还击,可最后赢了又有什么意义呢?结果早就已经注定。

江离说不出话,所以白笙继续说道,“江离师兄总爱给我幻觉,其实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对江离师兄好奇了,那时候我就知道江离师兄和很多的师姐暧昧不清,可都会在几天的时间里就结束,所以当江离师兄和我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已经满怀警惕。”

“但最后我还是输给了江离师兄,不只是论剑。”白笙微微低下头,“我总会幻想,会不会江离师兄对我和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呢?”

“会不会我是特殊的那一个,所以江离师兄才会对我分外的好呢,可那些夜里我仔仔细细的想,想了好久好久,却也想不出个答案来。”

“可刚才我说完那句话以后,看到江离师兄讶异的表情,我知道我猜对了,我对江离师兄来说,也只是萍水相逢的一个普通女人,月姬和江瑾别都没能让江离师兄停下脚步,所以我也不可以,江离师兄早就做好了悄然离开我的打算,教我剑意,替我开窍穴,都是对我的补偿,因为江离师兄是个温柔的人。”

“我讨厌江离师兄的温柔。”

白笙闭上了眼睛,她微微挪了挪身子,将脸颊埋在了江离的肩膀。

“我都明白的,可我现在好困,等我醒了,江离师兄再把想说的都告诉我吧。”

她的眼睫轻轻颤抖着,真的不再言语,江离低头看着她瓷白的脸颊,这期间很多次其实他都想反驳白笙,可他知道,反驳的所有话语也都是谎言,真正的他是反驳不出来一句话的。

最终还是会陷入一个无休止的轮回,就算真的此刻把白笙拥入怀中,就算真的此刻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其实我很喜欢你啦,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可未来有一天他还是会冷着脸和白笙说再见,告诉她我对你已经完全厌倦了,我要去寻找新的能够带给我刺激和有趣的女人了,我们就此分别吧……

就算不说,你也会瞒着她再次出轨的吧?江离,反正你一直都是这样。

所以你活该孤独,也活该痛苦,活该折磨你自己。

江离缓缓的挪开了此刻按在白笙胸脯上的手,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无尽的疲惫感在此刻袭来,他觉得眼皮好沉,于是闭上了眼睛,想要好好睡一觉。

……………………………………

江离再醒来的时候,白笙已经不在他的怀里了。

他缓缓的从床上爬起来,这几个时辰的休息让他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是仍旧还有些虚弱着,毕竟他是等于自断了经脉,那种痛苦,一般来说,他是不想承受第二次的。

但这些年下山在各种洞天福地,与人争夺资源之时,也用到过两次,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自废修为了。

而他的修为暴涨,使用的是每次任务完成赠送的经验卷轴,此刻他的经验卷轴都还剩下一些,都是这些年做任务攒下来的。

江离从房间里走到了院子外面,看到了院子里的白笙,她正坐在庭院里的那颗树下,江离还看到外面围了不少的村名,手上都拎着篮子,篮子里有些蔬菜瓜果,还有鸡蛋,甚至于还有绑着的鸡鸭鹅。

这些人都带着自己的孩子,看到江离出来的那一刻,近乎是一同俯身拜了下来。

江离见不得这种场面,摇了摇头,微微皱起眉毛,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玄天道极宗庇护玄水国,这自然都是我们的责任,不必如此。”

他的表情又变得很淡漠,不知所以的时候他就总是这样,可以隐藏他觉得尴尬的情绪,他来到了白笙的面前,迟疑了片刻以后,“白笙师妹如果方便的话,要不要与我去玄水城一趟?”

白笙站起身,轻声问,“去玄水城?”

“是啊,我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若是现在回了玄天道极宗,恰好回来的钱庭生就该找我论剑了,到时候会比较麻烦。”

江离朝着白笙轻声解释了一遍,白笙轻轻嗯了一声,来到了他的身边,江离和她一同踏出了院子,去驿站里再租了一辆马车,他和白笙又坐在了马车里面。

先前那身衣裙弄脏了,白笙就换回了她的白色道袍,江离和白笙对坐着,迟疑了片刻过后,江离问,“白笙师妹平日里下山多吗?”

白笙摇头。

“山下的世界其实也很有趣,热闹也繁华,山上有时候还是太清冷了些,去到玄水城的话,我们可以去听听曲,还有几件店的饭菜做的也很不错,玄水城售卖的首饰也都很精致。”江离望向窗外。

白笙轻轻嗯了一声。

江离本想再说些什么,可转过头的时候,看着白笙微微恍惚的眼神,却又变得有些不知所言。

于是两个人都低下头沉默了一阵,于是马蹄踩在地面的声音变得很清晰,马车的车厢里变得好安静,气氛或许变得有些尴尬,江离有些不知所言。

其实白笙的任务奖励他早就拿到了。

在她第一次因为练剑而精疲力竭,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拿到了,他觉得他是个不称职的小偷,偷到了东西以后却又开始不安,总想着要偿还些别的什么回去。

可你该拿什么来偿还呢?其实不过是你自欺欺人而已,只要你以为你偿还够了足够的东西,你就可以免于你心底的愧疚与自责,可以用于抹去你自己心底的卑劣感。

所以江离不知所言,白笙却缓缓抬起头,“江离师兄怎么不敢看我了?”

“哪有不敢?”

江离抬头望向她的眼睛。

白笙的眼睛很漂亮,她的眼瞳漆黑的像是珍贵的宝石,眼睫浓密纤长,脸颊又很白嫩,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掐出水来,他毫不畏惧的和白笙对视,白笙浅浅的笑了起来。

“是担心我会难过吗?”白笙柔声问道。

江离变得有些手足无措,可白笙很快又说道,“放心好啦,江离师兄,这个结果我早就料到了,所以我做好准备了。”

“可江离师兄还欠我三个时辰的练剑哦,等还完以后,再和我告别吧?”白笙的眼眸温柔似水,可她的声音却有一丝的颤抖。

“我现在身体可没法练剑,等回山上以后,我教你。”

“嗯。”

白笙的眸子变得明亮好多,她开始追问,“那江离师兄以前和那些师姐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呢?”

“就聊聊天啊……讲讲故事练练剑啊什么的。”

“我还以为江离师兄会做些更过分的事情呢。”

“什么叫做过分呢?”

“刚才睡的时候,江离师兄的手就很过分。”

“不是白笙师妹抓着我的嘛!”

“可江离师兄并没有第一时间挪开诶,所以就不能算正人君子了哦。”

“这也算?!我要求重来!”

白笙微微挺起胸脯,看着江离这般幼稚的神情,她忍不住的发笑,笑起来露出嘴角的两颗小虎牙,她深呼吸了一次,将腰肢挺的笔直,然后朝着江离眨巴眼睛。

“江离师兄真的敢吗?”

江离仰起骄傲的头颅,接着就坐到了白笙的身边,他缓缓的抬起手,缓缓的在半空中挪动,他已经坐在了白笙的身侧,嗅到了白笙身上浅淡的香味,以他现在的速度或许几个呼吸以后他就会抓住少女雪腻的团团,**成各种形状,想想就会觉得很涩。

可白笙既不躲也不避,好像料定了什么。

果然,最终江离的手也没能放在她的胸脯上,江离微微低下头,似乎有些垂头丧气。

“江离师兄也会有变成胆小鬼的时候啊。”

江离忽然侧过头,望向白笙的眼睛,“刚才那是晚上才会偷偷使坏的行为,白天呢,我一般会……”

“会……?”

江离凑到了白笙的面前,凝视着她漆黑的眼瞳,伸出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接着他便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什么胆小鬼啊?我可是人渣,我超勇的!

白笙起初有些手足无措,但很快,在她间歇喘息的时间里,她缓缓的伸出手,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脖子,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抓住了他的后背。

她的眸子变得迷离,脸颊烧红,片刻的间隙,她说。

“江离师兄……”

“嗯?”

“请教教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