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离上钩了。

午后的慵懒时光,气候恰好温暖而不炽热,江瑾别已经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朝着她的屋子里带。

江瑾别的屋子里有很多漂亮衣裙,这些衣裙都是江离过去给她做的,有些已经不能穿了,可仍旧被江瑾别收藏的好好的,她很珍惜江离给她做的每一条裙子,每一个小首饰。

她的床上还摆了很多的娃娃,这些娃娃也都是江离给她做的,是当初江离不再陪着她睡以后给她的补偿,给她做了好多好多个,可那时候她还是会经常深夜用传音玉联系江离,想要和江离说话。

那时候的江瑾别比现在还要黏江离的多,是江离这些年渐渐的才让她被迫学会了克制。

来到了她的房间里以后,江离才刚刚脱掉鞋子,面前的江瑾别却已然伸出手抓住了腰间的系带,将腰间的系带拉扯下来,接着再转过身,“江离哥哥替我拉一下链子。”

“做什么?”

“睡觉当然要换睡觉穿的裙子。”江瑾别回过头,眼眸很是无辜。

江离伸出手,替她轻轻拉扯了一下拉链,于是她秀美雪白的后背便尽数展露在了江离的视线中,江离做完这个动作,就翻身到了床上,拉扯过被子盖住了脸。

过了好一会儿,江瑾别换好了衣服,接着就也爬到了床上来。

她伸出手将江离脑袋上的被子拽掉,认真说,“江离哥哥以前还教我呢,哪有蒙着被子睡觉的?”

江离不得已睁开眼看她。

江瑾别换了一件白色的睡裙,睡裙是很轻薄透明的款式,江离并没有看见睡裙下的衣料,只看见她胸前依稀鼓起的轮廓,甚至于他也并未从少女腰肢那边的薄纱睡裙下看见任何的布料,窗外微微透进的光影,让少女洁白的娇躯与薄纱的睡裙朦胧在一起,半遮半掩。

而江瑾别的眼眸又是那么无辜,她的手上还抓着轻薄透明的白袜,坐在床边开始穿了起来。

“睡觉穿袜子做什么?”江离忍不住问。

“穿起来睡会比较舒服。”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接着便微微抬起纤长匀称的小腿,白嫩的足尖伸进了袜子里,接着她才开始轻缓的一点点提拉,将过膝的白袜一点点提拉到大腿的一半,袜筒的边缘有着白色蕾丝边的弹力带,恰好勒住她雪腻**的大腿,接着她才如法炮制,开始穿起了另外一只白袜。

江离才刚刚闭上眼睛,却发觉胸前传来异样的触感,他睁开眼,江瑾别的一只白丝小脚此刻正踩在他的胸口,用足尖在轻轻的摩挲着,江离抬头看她,她的眸子里闪烁着叫做有趣的光芒,好像玩的很开心。

然后江离就伸出手抓住了她纤细的足踝,“是不是最近太久没收拾你了?”

江离一直把她当妹妹养大,自然也明白小孩子不能一味娇惯,从小到大他也没少揍江瑾别的屁股,只是当江瑾别的年纪大了,身段开始发育起来以后,他就不再用这种惩罚方式了。

总要避嫌。

“瑾别是在给江离哥哥按摩。”

“哪有你这么按摩的?”江离不满的回答,江瑾别匆匆的将嫩白的小脚抽回来,接着才微微撅起嘴,“好嘛……那我们睡觉。”

“你睡那头。”江离指了指对面。

“诶?”江瑾别瞪大眼睛,小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我才不要呢!”

“不听话就揍你屁股。”

似乎江离这句话让江瑾别想到了许多不妙的回忆,她一下子捂住了小屁股,但过了一会儿又委屈巴巴的盯着江离,江离可没有丝毫要松口的迹象,所以江瑾别只好睡在了床的另一头。

但她却又挪了挪身子,白丝小脚凑到了江离的面前,雪白小巧的足趾撑开,将白丝的袜尖撑的透明,她轻轻扭动着足趾,幽幽的用足尖去点他的脖子。

江离抓住了她的足踝,“不是睡觉吗?”

“要江离哥哥抱着睡。”

“不好。”

江离的手抓住了她的小脚,开始挠起了痒痒,下一秒江瑾别的小脚就开始乱踢起来,白嫩小脚踢到了江离的脸上,过了一会儿她又匆匆的道歉。

“不闹了好不好?”

江离颇有几分在被折磨的感觉,可江瑾别好像并没打算罢休,她从床上又坐了起来,然后一下子就溜到了江离的身边躺下,两个人四目相对,江瑾别微微仰起脸,“一会儿打屁股的时候……轻一点。”

说着,她又挪了挪身子,把身子离江离更近了些。

少女的身躯宛若白花一般,吊带般的睡裙让她圆润中微微透着粉嫩的香肩尽数露了出来,香肩下的锁骨纤细而精致,她的身材并不算丰满,胸前并未撑起多少弧线,但却颇有几分清冷的妩媚感。

江离总觉得他要是说不许的话,江瑾别又要闹好久,所以他干脆抱住了江瑾别,轻嗅着她身上清幽的香味,“睡吧。”

江瑾别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过了一小会儿,她似乎不满意这样的睡姿,又抬起一只修长的白丝美腿,紧紧的夹住了江离的腰,脸颊埋在了江离的胸口,蹭了蹭,终于不再动弹。

很快,她真的安睡了过去。

……………………………………

江瑾别睁开眼睛的时候,江离正在幽怨的看着她。

“诶?江离哥哥醒的好早。”

实际上江离压根就没睡着,好几次他想干脆现在把江瑾别的吊带剥落下来,然后对她做点什么,反正江瑾别肯定不会反抗,那双修长的双腿大概会紧紧的夹缠住他的腰,希望他能更进一步。

可理智告诉江离他不能这么做。

于是他就在理智和欲望中反反复复的挣扎,怎么也没能睡着,江瑾别倒是睡的安心,江离还听见她说了梦话,那声梦呓也是江离能清醒过来的很大原因。

她说,“哥哥不要……丢下我……”

这个女孩把你当做哥哥,或许又不止是哥哥,她把你当做生活里的全部,对你百依百顺,只要你对着她笑她就会感到幸福,就好像小狗一样。

可你却因此而感到痛苦。

江离终于得以松开搂着江瑾别的手,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江瑾别刚想起身,江离的巴掌已经拍打在了她裙摆下的娇臀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江离可没有手软,每一个巴掌都能听到声响,江瑾别的小腿高高的翘起,咬着嘴唇,江离每拍打一下她就会重重的哼一声,以往这个时候她总是会哭着眼泪求饶,然后江离就会心软。

可这回她就只是咬着牙,既不求饶,也不掉眼泪,她不求饶江离就不停手,打了得有十五下,江离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看着江瑾别的脸。

江瑾别在紧紧的咬着嘴唇,手指死死的攥着被子,江离刚抬手她就匆匆的闭上眼睛,可就是一言不发。

江离沉默了好一会儿,收回了手,“算了。”

刚刚还满脸担忧紧张的江瑾别又一下子笑起来,朝着江离眨眼睛,“我就知道江离哥哥舍不得嘛。”

下一秒她又委屈起来,“江离哥哥好狠的心。”

“不狠心点你下次还是会这样。”

“可是好痛诶……江离哥哥帮我揉揉好不好?”

江离顺手就又是一个巴掌拍上去,江瑾别这才匆匆回答,“不揉了不揉了。”

江离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江瑾别微微翻了个身子,她不敢坐起来,屁股还火辣辣的疼,只是她就这么侧着身子,伸出手戳了戳江离的胸口,然后指了指摆放在床边的纸巾。

“江离哥哥……帮我拿些纸……”

“怎么了?”江离去抽出纸巾给她。

“湿了。”她低下头,小声呢喃。

“什么湿了?”江离下意识的问道。

可江瑾别却把脑袋死死的埋在胸口,脸颊涨红,一言不发,江离此刻才回过神来,而江瑾别已经接过纸巾,江离别过头,一时间不敢去看,却也发觉不敢再说些什么,下了床,背对着江瑾别,过了好几秒他吐出一句,“我去做晚饭。”

接着他就匆匆的出了房间,江瑾别在背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好一会儿以后,她缓缓的坐起来,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眸子不再如先前那般委屈,亦或是幽怨,反倒变得有些妩媚妖娆起来。

“江离哥哥……”

她的舌尖轻轻舔舐着指尖的水渍,一根一根认真的舔舐干净以后,她接着轻声说道。

“瑾别……不会让你逃掉的。”

……………………………………

江离再在厨房里给江瑾别做了一顿晚饭。

江瑾别很爱吃甜的东西,所以他做了糖醋排骨和鱼香肉丝,江瑾别换回了先前那条黑裙来吃饭,但白丝却未褪下,以前江离给江瑾别做衣服,总抱着打扮洋娃娃的心态,所以做了不少他喜欢的衣裙。

“吃过晚饭我就回去了。”江离板着脸说了一句。

江瑾别知道留不住他,只能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江离哥哥在内门修行也要注意身体,不要把自己累着了。”

“这些你放心,我都知道,倒是你……其实交两个朋友也没什么不好。”

江瑾别微微仰起脸,“瑾别有新朋友的!下次有机会的话,介绍给江离哥哥认识。”

“好。”江离轻轻点头,过了几秒他又说,“没事不要听你月姬姐姐的话,她是坏女人。”

江瑾别又乖巧的点头。

“嗯呐,以后都听江离哥哥的。”

上次生辰那天都是月姬姐姐教的!

月姬姐姐来背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