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总,小男生的联系方式我发给你了,你看一眼,具体的情况,你自己跟他聊哈。”

陈晗收到助理发来的信息时,刚刚午睡醒来。

也许是对着空调吹太久的缘故,她的头一阵阵地疼着。

刚刚做过的栗色长发,乱蓬蓬地散在肩头。

一双略显丰腴的长腿随意交叉着,高跟鞋则早早地脱下,放在了一旁的茶几边上。

她的脸色有点憔悴,但容貌的确是一等一的好,憔悴不损她的美貌,反而给她增添了一分病弱美人的韵味。

打开助理发来的消息栏,看到了推送来的联系人。

“V信名字,清甜。”

“一个男生,取这种名字也就算了,还用这么少女的头像。”

“看起来应该是我希望的那一款了。”

陈晗心里这么想着,加上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出于礼貌,也出于对彼此时间的尊重,她直接发了消息:

“我的情况,徐佳应该跟你说了吧?一个月给你十万块钱生活费,吃住我负责,要求随叫随到,周围社交圈干净,一切保密,要能接受一定程度的调教,能做到的话就接,做不到我另外找人。”

……

一个月十万块钱!

捧着手机的林怜,心里抖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他知道这位金主姐姐的情况,是个百合,而且有喜欢的人,但喜欢的人已经结婚,她也没有任何拆散对方、争取这段感情的意向,只想着花钱养个名义上的男朋友,对周围的人有个交代,保住自己的面子,顺便发泄一下成年人都会有的欲望。

一个月十万块钱,一年就是一百二十万,如果干一年的话,所有的债务都能还清。

林怜没道理会不心动。

他现在缺钱都快缺到要去抢银行了。

只是没有勇气,也没有装备,也还没有放下道德和法律。

“请问姐姐,所谓的一定程度的调教,是怎么回事?”

林怜小心地扣着字,把消息回过去。

过了足足一个小时,陈晗才给了他回信。

“什么都不懂就跑出来接单子,浪费什么时间。”

只是,这金主姐姐的语气,着实好不到哪里去。

林怜生怕这个机会就这样没了,赶紧回到:“我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让姐姐满意。”

这条消息发出去之后,又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他才收到陈晗的回复。

“晚上九点半,收拾好你的东西,过来海廷别墅,过期不候。”

这条消息,才算是让林怜的心里有了底。

他赶紧回复:“姐姐放心,我一定准时。”

这份工作,是林怜在兼职的咖啡厅里,由店长偷偷介绍给他的。

说实话,在今天之前,林怜都没有想过,要靠出卖涩相来赚这笔钱,作为男孩子也是有男孩子的尊严的。

但……

踏出校园之后,他才意识到,尊严根本不值钱。

本金一百万,利息将近十五万,一年之内还不清楚的话,他现在住的房子会被收走,老爸会坐牢,至于他自己,也肯定要辍学!

如果他抱着不值钱的尊严,继续每天打三份工,那么,学业会被耽误,身体会垮,债务也根本还不清……

林怜很无奈。

现实很残酷。

他可以抱着不值钱的尊严去死,但死亡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更惨的是,要是这会儿死了,连给自己火葬、买墓地的钱都没有!

更何况,他还有着完成学业之后,去环游世界的梦想。

怎么想都觉得,还是不甘心啊。

坐在放满了冷水的浴缸里,冷静且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午,他还是决定接下这个活。

他打开了自己的衣柜,从里面挑了一套看起来最新的衣服,给自己换上了。

仔细想了想,又稍微修剪了一下发尾。

打开书架上的小盒子,把之前做化妆品推销的那份工作,攒下的一些高档化妆品的试用装,取出来,对着手机上的化妆教程,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

这也是店长告诉他,一定要做的事情。

“不化妆会像是没洗脸,不仅显得没精神,还很邋遢,会把你的金主姐姐吓跑的!”店长是这么说的。

海廷别墅,名字里带个“海”字,实际上却是在半山腰,距离市中心相当的远。

林怜打车过去,花了足足一百二十块钱。

站在这栋气势恢宏的建筑门口,他紧张到手脚冰凉,越看越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很想转身就跑。

但,来都来了……

还是花了一百二十块钱打车来的。

要是连金主姐姐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跑了,他会瞧不起自己的。

林怜拿起手机,频繁地看时间。

他来得比较早,这会儿才九点多五分。

初秋的山里,气温是比较低的,只穿了一件浅蓝色衬衫就过来了的林怜,只能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等到九点半的时候,不远处的山路上才闪过一抹灯光。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很快从他身边开了过去,进门之后,又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

穿着一身职业正装的陈晗,回头看了一眼。

站在门口,被风吹得小脸通红的林怜,紧张兮兮地回应了她的视线,又很快避开。

陈晗有一定程度的脸盲症,见过三五次的客户,也未必记得。

但是,明明从来都没有见过林怜的真人,只是看过徐佳助理给她发来的照片,她就记住了林怜的长相。

属于是很清纯的那种长相。

明明是个男孩子,却没有男人该有的那种粗野,看起来还挺瘦弱,散发着小奶狗一般的气息。

“林怜?”

“嗯!”

“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久,刚刚到。”

回答完毕,林怜又觉得有点懊恼,或许应该告诉她自己早就来了,以此显示自己对这份工作的渴望和重视。

但,这会儿改口也没有意义了。

陈晗笑了一下,道:“刚刚到吗?你不可能是走路上来的吧,我一路开车上来也没有看到陌生的车。”

林怜唰的红了脸。

没想到撒谎这么容易被揭穿,看来金主姐姐不会太容易伺候。

“以后到了就直接叫门卫给你开门,进去坐着等。”

陈晗这么说着,再次发动了车子,径直离开。

“自己跟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