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伊莱纳?”

看着伊莱纳越来越魔怔的模样,有些担心他的蒂娜轻轻地呼唤道

“啊?什么?”

听到蒂娜的声音伊莱纳这才刚才繁琐的思绪中回过了神来,转过头去看向蒂娜有些没有搞清楚状况。

“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真是抱歉,我们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蒂娜看着伊莱纳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在她看来伊莱纳现在已经是一个口是心非十分爱着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痴情男子了。

刚才之所以会短暂的失神,那都是因为让好不容易接受了现实的伊莱纳回想起了自己心爱的艾蕾娜,以至于一时间内伤心过度整个人都有些精神错乱了起来。

“没事的,我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想得太多早上有释放了这么多的魔法,我现在的大脑有些疲惫而已。”

伊莱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哪怕如此他也依旧不愿意承认自己很在乎艾蕾娜的事实,他打算嘴硬到底。

“是我太勉强你了,施展如此造诣的魔法,哪怕是简化了的公式,消耗起来的魔力也不会低到哪里去。为了教我伊莱纳你已经咏唱了一整天的魔法了,会感觉到疲惫也很正常。我们之间的交流改日再继续吧,伊莱纳你就先回房间休息吧。”

仔细一想伊莱纳已经连着给自己展示无咏唱魔法的释放方式一整天了,本来伊莱纳就因为魔力消耗过度而感到相当的疲惫。

结果自己还挑这种时候踩了伊莱纳的“雷点”,让他再一次想起来自己最为在乎的人,以至于一度情绪有些失控,整个人呆在愣着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话语半天。

现在的伊莱纳急需休息,蒂娜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主动提出了分开,让伊莱纳好好的回房休息。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们改日再见。”

伊莱纳确实有些混乱,他也的确很想要去好好休息一趟了,和蒂娜以及爱尔莎道了声别,伊莱纳便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花园很快就只剩下爱尔莎和蒂娜,望着已经离开了的伊莱纳的背影,蒂娜的表情有些落寂。

“真好啊,真羡慕那位艾蕾娜小姐。”

“蒂娜?”

“啊?怎么了?”

听到爱尔莎对自己的呼唤,望着已经伊莱纳离去的方向有些失神的艾蕾娜回国了神来,有些慌张地撩起自己的侧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下意识说出来的话语已经传进了爱尔莎的儿子。

“那个蒂娜,我就直说了吧,你该不会已经迷上了伊莱纳了吧?”

爱尔莎一上来就是超笔直的直球攻势,完全不打算委婉的和蒂娜绕圈子。

“迷上了伊莱纳?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和伊莱纳才刚刚认识没有多久,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迷上他?”

蒂娜有些没好气地说道,虽然是她说的让爱尔莎和自己像是朋友一样互相相处,可爱尔莎也太过没大没小了,什么事情都敢乱说的,还随便猜测她这个皇女的内心。

“可是某人看到伊莱纳离开的背影一副很是寂寞的样子,而且刚才还亲口承认自己很羡慕伊莱纳原本的未婚妻,羡慕伊莱纳和那位艾蕾娜小姐那副老夫老妻的模样。”

爱尔莎双手叉腰十分无情地揭穿着自家皇女殿下的真实想法,和蒂娜相处了这么多年,自家皇女殿下在思考些什么在纠结什么,爱尔莎很多时候都能够猜出来。

“我不小心说出来了?讨厌,快点忘记我说的这些话。”

自己的心里话居然一不小心暴露出来了,这让蒂娜感觉相当的羞耻,扯着爱尔莎的脸让她尽快的遗忘这些让她相当羞耻的话语。

“虽然我这么说有些不合适,对蒂娜你来说也有些实力,可蒂娜你未免也太容易沦陷了吧?你和伊莱纳才认识不到两天啊,甚至刚见面的时候大吵了一架,哪怕之后和好了,但这样不像是能够化为爱情的模样啊。”

爱尔莎维持着脸蛋被蒂娜**的状态口齿不清地说道,她这个做女仆的都开始替自家皇女殿下如从容易白给的内心感到无奈。

“有什么办法嘛,我正经相处的同龄男性也就伊莱纳一个。而且他的长相以外的是我的菜,无论是男装还是女装都相当的有魅力。尽管平常说话的时候总是不切实际,可他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可靠,我可是头一次产生了想要依靠某个人的想法,会沦陷有什么奇怪的?!”

被自家女仆这么无情地掀了老底,蒂娜有些自爆一般地说道,有的时候看上一个人站的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而且我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妻,作为未来的夫妻喜欢上对方有什么不好的吗?倒不如说如果两情相悦的话,对于我们未来的生活来说是一种好事,这可是预示着我们的婚姻生活会相当的和蔼啊。”

蒂娜有些没好气地说道,本来作为皇族之女,她早就已经做好了自己这一生可能会献给政治婚约的准备了。

如今自己一直担忧的事情发生了,自己被迫与伊莱纳订下了婚约,哪怕是政治因素而结成的婚约,但认真的蒂娜仍然向着仔细履行自己作为妻子义务。

尽可能的与自己未来的丈夫友好相处,像是相亲一般互相了解彼此,最后达到心意相通的结果。

这一整天蒂娜就是抱着这样的觉悟和伊莱纳相处的,结果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同样想要友好相处的伊莱纳给攻略了,哪怕对方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十分贴心的教给了她一些魔法的技巧。

“蒂娜,我想一般人不会在刚订婚就开始思考结婚之后的事情,就算你和伊莱纳的婚约很快就要履行,可那也是要半个多月后的事情,你现在就开始考虑结婚后的事情,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爱尔莎有些无奈地说道,自己这位总是故作成熟的好朋友,终归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女罢了。

对着女孩子会憧憬的事物,蒂娜也会很自然的喜欢上。

恋爱结婚这种话题经常会是女性们经常讨论的事情,哪怕是身为皇女的蒂娜也免不了这些俗。

“早吗?也就半个月的事情而已,提前做好准备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倒不如说半个月的时间太快了,我都没有办法和伊莱纳打好关系,再延长一点时间就好了,最起码让我们出去约几次会更加了解彼此之后再进行下一步。”

“约会...这才第几天蒂娜你就想着和伊莱纳去约会了吗?”

“怎么?这有什么奇怪的?还是说你打算取笑我?想笑就笑吧,作为所谓的皇女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于普通的恋爱和约会一直很憧憬的,我是那种看着恋爱小说都会傻笑的人,我没有身为皇女的才干和威严这一点我也是很清楚的!”

自家女仆三番五次的挖苦自己,蒂娜再一次自暴自弃了起来,反正这些事情作为自己贴身女仆兼朋友的爱尔莎也是知道的。

在艾尔莎面前“自爆”,蒂娜也不会有多大的羞耻感,倒不如说如果爱尔莎能够放声嘲笑她,这反倒才会让蒂娜稍微安心一些。

“我怎么可能嘲笑我家亲爱的蒂娜呢?我只是觉得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就要被猪拱了感到很不爽而已,明明那个男人刚出场的时候狠狠地整了我们两个,结果却这么简单的就夺走了我家蒂娜的芳心,作为监护人我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爱尔莎握着拳头有些夸张地说道,直到现在她都还记得自己的攻击轻松化解,整个人还被伊莱纳用魔法抛向空中一直漂浮着的耻辱。

“我什么成了你的蒂娜了?”

“啊,蒂娜你好过分,我们十几年的友谊,居然比不上与伊莱纳相处的两人。果然长大了的女儿胳膊总是要往外拐的,就连我这个妈妈你的不承认了,我真的是太难过了呜呜呜。”

爱尔莎用着僵硬地演技假哭着,双手一脸伤心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一副被自家叛逆的“女儿”给气哭了的模样。

“好啦,别耍宝了,你还是给我想想正经办法吧。我得承认我现在很想要和伊莱纳打好关系,可他曾经有着一位深爱的未婚妻。要取代那位艾蕾娜小姐在伊莱纳心中的位置,说实话这让我觉得困难也很愧疚。”

蒂娜有些为难地说道,无论是愧疚还是困难,都让她有些犹豫不决。

伊莱纳是多么的爱着艾蕾娜小姐,这一点刚才蒂娜和爱尔莎都有看到过。

说实话蒂娜并不觉得凭借自己这个只和伊莱纳相处了两天的人,能够轻松取代艾蕾娜的位置,甚至蒂娜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做不到。

同时她又有些不舍得取代艾蕾娜在伊莱纳心中的位置,毕竟在她看来两人的爱情是那么的让人向往,让人不忍破坏。

只是因为身为未婚夫的伊莱纳为了国家利益而前往他国,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机会,这对蒂娜来说有些太过残酷了。而在就居然还要作为第三者横差一脚,不管怎么想都有些太残忍了,她不忍心做出这样的事情。

“蒂娜想开点,人本质上就是自私贪婪的生物。伊莱纳和艾蕾娜小姐的事情我也感到很遗憾,但我说真心话。比起那从未谋面的艾蕾娜小姐,我更在乎的是蒂娜你的幸福。你既然想要和伊莱纳好好相处,那我肯定会在后方为你们两个应援的,也会为了你们两个人的幸福不断争取希望,所以你不必思考这么多,大胆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就是了!”

爱尔莎一脸严肃地说道,是人都会私心,而她的私心就是自己最为关心的蒂娜。

说得难听一些,只要自己的蒂娜能够过得幸福,她才不管什么狗屁艾蕾娜呢。

只不过是一个被命运所抛弃的可怜人而已,没有必要连面都见不到就被她束缚住了自家蒂娜和伊莱纳之间的关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