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她身为出版社的老牌编辑,却因为拒稿一人就被开除了。

无疑,她就是小鹿乱跳。

早上,她一如既往来到出版社工作,但同时主编也给了她一个突然的任务,那就是去审核新人的投稿。

一开始知道是新人,她就没有什么意思,想要拒绝,但听到是绝弦何晨推荐的人,顿时也是兴致满满了起来。

然后,前台给她打电话,通知投稿都新人已经来了。

但她却毫无动的意思,并不是因为工作忙,而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那个傲慢的萝莉推荐。

如果对方有耐心等的话,自己看一下稿子也是可以的,但如果等不了,那就说明对方不适合自己的出版社。

这般想着的她就让人家等了一个时,直到同事开始催促她去审稿,她才开始动身。

来到招待室,因为之前看了人家的基本资料,虽然对人家的名字有点无语,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专业人士。

所以一眼就找到了对方。

对方姓宁名八霸,如果不注释的话,估计任何人都会误解他,不过这算他父母的牛逼吧。

而他本人则是一头黄毛,晒黑的肤色,健壮的身体,整个人看上去简单来说就是本子里专门绿人的黄毛。就不知道对方的牛牛到底能不能让他实名黄毛之名了。

不过…绝弦何晨竟然会认识这样的男人?

真的是让小鹿乱跳震惊。

但一码归一码,人家虽是黄毛,却能等这么久,想必来投稿的感情是认真的,所以她没有再多想什么,开始和人家自我介绍。

但当她看完宁八霸的稿子后,小鹿乱跳顿时也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因为眼前的稿子风格太像那个傲慢的萝莉了。

不过,虽然像,但剧情真的是狗屁不通,该涩的地方不涩,不该涩的地方又涩超标,文笔也是一团糟,简单来说就是个垃圾。

虽然她很不喜欢那个傲慢的涩萝莉,但是啊…硬要比起来,那家伙的作品比眼前黄毛的作品好个数百倍,眼前黄毛的作品真的是个垃圾,但也不能这么去伤人家的心。

毕竟他还等了这么久。

然后小鹿乱跳开始和宁八霸交谈这本小说,最后叹了口气,她还是拒稿了。

完事后,她不想在多去看人家任何一眼,因为对于她来说多一眼,就是多一份怜悯。而这怜悯,会给人家消极都作用,所以她没有多管人家。

因为对于她来说,一个好多作者就是要不断精进,如果黄毛因为那点事情就不能继续小说的道路,那还不如现在就放弃,以免浪费自己的青春光阴。

回到编辑部,继续自己的工作。

但不久后小鹿乱跳就被主编叫到了办公室。

“主编,有事吗?”

“小鹿,今天早上我不是给你个任务,让你去审核那个绝弦何晨推荐的人吗,他人了?”

“他稿子不行,我就让他回去了。”

“是嘛…你看过人家的稿子了?”

“当然了,我可是老牌编辑,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又为什么这么问?”

“那为什么我这里的信息显示,他被拒稿了?”

“因为他写的很烂啊!”

“烂不烂我自己知道,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公报私仇?”

“哈?你虽然是我的上司,但请你不要随便污蔑我好不好?”

“小鹿,你和绝弦何晨有仇,人尽皆知,但你真不应该拒那个人。”

“主编,你脑子进水了?我说了,我没有公报私仇,我是一个老牌编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写的是真的烂,真的狗屁不通,而且大部分莫名其妙的涩情剧情,就真的过不了。”

“小鹿,时代变了。前有绝弦老师画涩涩让我们出版社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永远是我们出版社不可缺一的一份子,而你就这么把她的弟子给拒了。你让我这这么和她交代?”

“…”我也是啊!

“你说涩涩,我倒是觉得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他是绝弦何晨的弟子,就算把握不住,但也不至于达到看小说就有画面的程度,因为那只是小说,加上他烂到无语的文笔配上涩涩,我觉得在我们这里签约也没有什么问题。反而别有一番风味。”

“…”

“但是,这样的他,绝弦何晨的弟子的他,前途一片光明的他,能够给我们出版社带来零一份荣光的他,却被你给拒了。”

“…”

主编这番解释,真的把萝小鹿给说麻了。

“那…那你想怎么办?”

“萝小鹿,你被开除了!”

“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萝小鹿,你被开除了!”

“…”

“你开除我?你敢开除我?我可是老牌编辑,20年前我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是这里最老的一代编辑,你敢开除我?”

“不是我,是绝弦何晨问我她弟子的结果,然后我汇报了她,她就给上面说了下,让他们好好谈谈这件事情,然后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开除你。”

“…”

“我可是老牌编辑!”

“我知道我知道,让你再说几遍,我也还是那句话。萝小鹿,你被开除了!”

“我…我可是…我操!可以,你们可以,到时候别后悔!我可是老牌编辑,我还有好几个S级作者。”

“放心,你的作者都会转给其他人。”

“好…好…好…你们可以!我走!”

说完,萝小鹿也是咬牙切齿,一脸怨恨的离开了办公室。

而当她一走,里面的主编顿时也是高兴的像个孩子了起来。

“哦耶!老早就看那家伙不爽了,以前根本不敢动那位,但现在是真的爽,绝弦老师真的是谢谢你!”

回到萝小鹿。

得到开除通知的她,一脸不甘,但真的是无可奈何,就只好收拾东西回家。

在家里冷静下来好好想了想,觉得人家说的也不是无道理,毕竟烂文笔配上过线的涩涩,反而还真的会别具一味,但事情都过了,那又如何?

她有她的尊严,但也有成年人的成熟,知道自己的确是对那个黄毛过分了些,于是她就默默的打算着,再见面时向人家道歉吧。

而问题回到出版社,她工作二十年,被人挖了不少数十次,自己一一拒绝只因为这个出版社是她梦开始的地方,结果就因为这种事情,她被开除了,这怎么可能让她释怀?

憋屈,悔恨,痛苦,难受,不甘,各自能够激发她愤怒的情绪一直在心里运量,实在是忍受不了,想发泄,却没有发泄的目标。

最后头只能痛苦大喊:

“绝弦何晨,我和你没完!”

稍微冷静回来后,看了下墙上的合照,她不禁想起自己的闺蜜。

“希慧姐…已经好久都没和她联络了…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了。正好…闲…闲下来了,我去找她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