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因为细小的动作声音叫醒了宁八霸,他从梦中在欧阳华人的房间醒来。

看见正在起床的欧阳华人,宁八霸顿时也是松了口气,因为昨天的她,现在已经变回了他。

而昨夜,他隐隐约约记得…

因为欧阳华人那些动作,让他欲不可忍,所以就在人家的威胁下,他就把她给上了,但今天却什么事都没有。

自己的衣服还是好好的,屁股也没有火辣辣的感觉,昨天的事情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自己又在人家的房间。

所以…

“华人,早上好…”

“哦,你起了。”

“嗯~那个,华人昨天晚上,我们干了什么了吗?”

“哈?干什么?你还想干我?要是让我姐知道的话…”

“不是不是,总之,昨天晚上我们做了什么?”

“嗯~你好奇怪啊,又没有喝酒,搞得像断片一样…”

“…”

“嗯~好吧。昨天你和我姐来我的房间告知你们的事情,然后我们玩了下游戏,就到三更半夜,你实在是坚持不下去,就直接睡我床上了。我也累,就懒得把你搞回去,所以我们就一起睡了一夜。”

“我,我们没有做什么吧!”

“你还想做什么?你好奇怪啊。算了,我还有早课就不和你多说什么了。”

“嗯。”

得到答复后,他点了点头,欧阳华人家离开了房间。

留下的宁八霸也是松了口气,因为昨天他的确没有和欧阳华人发生什么,但他应该和“欧阳华人”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他不是她的话,宁八霸就不好在说什么。

稍微喘了口气,宁八霸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继续睡觉。

差不多到点时,宁八霸准时回到学校上课。

课里,虽然想了很多关于欧阳华人昨夜做的事情,但想再多现在的他也不能和她链接上,只能等待死党再次娘化再说了。所以宁八霸只能默默的抛下关于人家的想法,开始专注课程。

课间,宁八霸像个累死累活的哈巴狗一样趴在桌子上。

见到这样的他,一旁的萝紫陌突然说道:

“你是生病了?生病的话就回去吧,在这里会传染给我。”

“才不是啊!我只是有点烦恼而已。”

“被人抓奸了?”

“…”在你的眼里,我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抓奸啊…怎么说勒,我特么又被人逆了,对象还是女朋友的弟…妹妹…然后现在又知觉回来,发现我特么好像干了阿姨一嘎子。

整整齐齐的一家人,黄毛之名看来真的是不可置疑了。

不过他的脑筋突然一转,发现他上的是“欧阳华人”又不是欧阳华人,顿时就安心了不少。

“不是,说了你这样的小孩子也不懂!”

“…”宁八霸的态度,让萝紫陌有点不好受,毕竟这之前,都只有人家怼宁八霸的时候,现在却被反了?

顿时,不爽的她原地爆出自己大人的证据。

“我一个月5到20万工资。”

“哈?不是你家人给你的零花钱?”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但这太多了吧。

“我说过,我在当模特。”

“…”是吗,你这身段的确赚钱,就不知道是不是正规钱…

“哦,但这样不代表什么,毕竟你还只是个不懂人事的小女孩而已,知道的话就不要…”

“…”宁八霸的话让萝紫陌有些悲伤的沉默了下来。

而见到这般的她,宁八霸顿时也是皱起眉头。

因为人家的表情很复杂,仿佛是在让他别再说这样的话题。

宁八霸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但既然她都沉默了,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

接着两人就默默的上完了课。

虽然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沉重,但两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氛,就没有在意。毕竟两人之前也都是这样。

下课后,宁八霸呆在自己死党身边时,他还是露出了放松笑容。毕竟死党就是死党,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想过,要不要再来一起之前的谈话,但因为自己们发生过关系,所以让事情有点不可控,就也不好再去委屈死党,只好默默的等待着死党娘化。

但下一次娘化,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几天后一如既往的日常,与萝紫陌的尴尬在祥炽姬的调解下缓和了不少,但那次的事情她始终没能再告诉宁八霸一些什么事情。

与黄希慧和欧阳雪瑶的感情持续发展中。

一个月后,迟迟不见死党再次娘化的痕迹。无法,宁八霸不可能一直想着欧阳华人再次娘化,甚至有可能他永远不会再娘化。

所以宁八霸不再去为人家做准备,而是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

之前听从绝弦何晨的建议,也被她稍微的鼓励了一下,虽然那几次的相处很不友好,但人家始终是老师,所以宁八霸开始着手自己的小说。

天气开始逐渐变凉甚至寒冷。

自那以后绝弦何晨也再找了一次宁八霸,不过因为事情慢慢变多了,所以宁八霸就死死的拒绝了她,绝弦何晨也无法就算了。后面他自己也有小说的问题要去问人家,她没有介意。不过人家没有继续开口请求帮忙,应该是知道宁八霸现在没有帮她的心思吧。

而隔壁人妻也邀请几次宁八霸,说是报恩,这理由就不好拒绝,所以去了几趟隔壁,把人妻的好感动拉高了两下。

至于女友的一家人,好感度已经最高了,只要小心别被他人发现就好。

就这样时间已经到底了年末。

各个学校逐渐开始放寒假,宁八霸的学校也不例外。

放寒假也就意味着快到春节了,这意味着某个人都要回到自己真正所属的地方和家人一起吃饭生活。

但今年,宁八霸并不打算回到家乡去过年。

并不是因为女友一家子的事情,或是其他的事情。

而是因为他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只会依附父母的孩子,所以他打算在这个寒假去绝弦何晨推荐的出版社投稿自己的小说,拥有自己真正喜欢的一份工作。

毕竟兼职只是兼职,不同自己的兴趣,而对于他来说,不感兴趣的工作又如何能称之为真正的工作了?

这般决定后。

宁八霸的寒假生活就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