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白岚自视甚高,说真的,她这看了几场,觉得这些内门弟子修行了这么久,还没有她对剑道的理解深刻,虽然出招看似都很强,但实际上跟剑道不沾边,他们这都是筑基境界法力催生出来的效果,根本就不是纯粹剑道的效果。

“大师姐,你们就没有发现问题吗?”白岚忍不住问了一句。

西门雪听到这话看了一眼白岚,她知道白岚指的是什么。

“你是问,他们为什么都以法力催动招式对吧?”西门雪回答道。

“嗯,不错,师父不是说,剑道有剑道的专属力量,必须要炼出剑气才算是真正的剑修,他们一直都用法力运转招式这有何意义?”白岚比较疑惑不解。

这明明就是错误的,为什么白伊人不直接指出来。

“师妹,这么说吧,法力运转而产生招式威力,其实和纯粹剑风,剑光,剑罡产生的威力差不多,修炼本身就是枯燥的,而在枯燥的同时,还要发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时间,去专门修炼剑气,这对于大部分修士几乎是一件很难去坚持的事情。”西门雪平静的回答道。

她虽然没有直接告诉白岚怎么回事,但是已经间接的告诉白岚,不是白伊人没说过,而是,这些弟子,在选择的时候,放弃了去专门修炼剑气。

为什么整个谪仙楼只有她和白伊人炼出了剑气?为什么即便是洛雨烟这样的亲传弟子,她也没有炼出剑气,她可是金丹修士,白伊人不可能没有给她开后门。

既然都说了,可他们还是选择以法力运转,那就说明,要么就是缺乏毅力,或者说是缺乏悟性,要么就是性格使然,不适合成为真正的剑修。

“我,懂了。”白岚一听就懂,没有在去多问,白伊人都不去管的事情,她也不可能去多嘴。

但是,半年前入门,这些内门弟子不是不服气她成为亲传弟子吗?今日白岚就需要展现一下自己半年的领悟,大概到第八场的时候。

一名谪仙楼高级弟子,突然间对着身边一名内门初级弟子示意了一下,对方见状,连看了一眼前方坐着的白岚,随后站了起来。

“师尊,我想要与三师姐切磋一二。”这名初级弟子开口说道。

这话一出口,就很突然了,虽然白岚本来就想过要上场与人切磋一二,但是她没想到有人会主动挑战她,她的眼神一瞬间冷厉了起来。

她微微撇过头看了一眼那名初级弟子,挑战她看似合情合理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不正常,一个筑基初期跑去挑战炼气九重?

这明显不怀好意啊。

谪仙楼有十名高级弟子,而这十名高级弟子,都是金丹境界的修炼者,只有达到金丹境界才有资格晋升内门高级,达到筑基中期才有资格晋升内门中级。

这些是境界的限制,目前这十名高级弟子分别是,金丹中期高秋霞,陈雯婷,黄靓,金丹初期陶娅,郝艳秋,周慧,薛如水,张紫娟,郑海芬,吴雅。

这十人皆是谪仙楼的第一代弟子,也就是白伊人成为谪仙楼主后,收的弟子,跟西门雪一个时代的。

他们在谪仙楼几百年,各有各自的心思,而刚才示意那名初级弟子的女人,便是金丹中期高秋霞,她也是除了西门雪之外,谪仙楼的最强者。

本来如果白岚不出现,她是最有机会成为亲传弟子的,因为洛神宗有个规定,如果普通弟子达到金丹后期以上,就可以无条件获得亲传弟子的身份,当然前提是得有位置。

而这个高秋霞已经是金丹中期瓶颈层次,马上就要突破金丹后期,可谁能想到,就在这时,杀出来了一个白岚,直接断送了她的希望。

她内心中是反感白岚的,所以准备暗中让白岚出点丑。

白伊人见这名初级弟子竟然要挑战白岚,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直视这弟子的目光,这弟子被白伊人这么看着,立马心一紧。

高秋霞给了她好处,让她在近日挑战白岚,不管输赢。

白伊人一看这弟子的眼神,就知道,肯定有问题,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放在了白岚的身上。

“岚儿,你这位师妹要挑战你,你可愿意迎战?”白伊人问道。

白岚立马站了起来。

“我愿意接受挑战,正好,我修炼了半年,也想看看自己半年的修行成果,不过这位师妹是筑基修士,她若是用筑基境界的力量与我交战,这,有些不太公平吧?”白岚答应了,但同时也提醒了一下这女弟子,你境界比我高。

这女弟子见状立马回答道。

“放心吧,三师姐,师妹会把力量压制到炼气九重,不会以修为压人的。”

这女弟子也算是上道,也明白,她必须得这么做,不然就容易让人产生恶意欺负人的感觉。

白伊人也想看看白岚这半年的修炼成果,所以同意了。

但是西门雪的眼神却看了一眼那个高秋霞,高秋霞一对上西门雪的眼神,立马一缩,她心里有鬼,自然不敢和西门雪对视。

而西门雪是知道这名字和高秋霞的关系,也猜到这弟子被人当枪使了。

谪仙楼的弟子势力,西门雪比白伊人都清楚,谁是谁的人,她了如指掌,再加上高秋霞即将突破金丹后期,想也想得到肯定是高秋霞在暗中找白岚麻烦。

白岚直接上了台。

这名初级弟子,同样上了台,这一场切磋比试,就很有意思了,所有弟子都提起了精神。

“内门初级弟子,见过三师姐,请三师姐赐教。”这女弟子先是向白岚行了一个礼,然后自我介绍了一下。

“来吧,师妹,无需让我,除了不能使用筑基境界的法力以外,你全力出手,我也想看看我这半年对剑道的掌握情况。”白岚平静的说道。

只是她这个冷淡的语气,让这张佳不太舒服,怎么说,她怎么也是一个筑基修士,即便压制境界,那也远比普通的炼气九重厉害的多,她不明白,白岚是哪里来的自信。

“既然如此,那,三师姐,师妹我得罪了。”这女弟子表情严肃的说了一句,说完后,拔出自己的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白岚。

他们的切磋是纯粹剑术的切磋,只有这样才能正常的看出他们对剑道的修行情况。

这张佳虽然只是筑基初期,但是已经能轻松达到挥剑如风的地步。

“哼!张佳已经能挥剑如风了,要战胜一个入内门半年的炼气九重,那还不是轻而易举,三师姐啊,可别怨我,谁叫你入门的不是时候,坏了我的好事。”这高秋霞在心中冷冷的说道。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是因为亲传弟子,也是可能会被降级的,如果这名亲传弟子,长期名不副实,高级弟子就有资格向宗门申请取缔这名亲传弟子的位置。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