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录像,宁八霸也是不知道说什么。

一旁的绝弦何晨反而自豪道:

“怎么样?拍的很好吧!”

看着眼前的录像,但凡是个三观端正的人,绝对不会赞同。但绝弦何晨是什么人?脑子不正常的漫画家。

所以宁八霸也是无奈,只能委婉的说道:

“呃…这是不是有点过了,而且还很物化女性。”

“我物你妹!这是我的剧本,我自己演的母猫,我自己让你乱搞,我都没开口,你个黄毛开什么口?”

如此反应,宁八霸也是无语白了人家一眼。

啊对对对,但是啊…

“看完…我感觉你要是拿给你男朋友看到话,我特么要被你男朋友搞死啊!”

“不会的,他不是那种人,而且你不是还戴头罩了吗?你怕鬼啊!”

“…”这谁又说的定?万一你把我抖出来的话…

“总之,你不用担心了,我既然让你这么做,我就不会让你去死,知道了吗?”

见这般向自己保证的绝弦何晨,宁八霸也只能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这样了。”

“嗯,这是今天的份。”说完她再次拿出演出的工资交给了人家。

“老师,其实不用的,毕竟这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你又给我钱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你不好意思关我什么事?爱收不收,到时候被发现了,你特么就等着被判刑吧!”

“…”

“那我就谢谢老师了,先走了。”

“嗯,我送你。”

说完,绝弦何晨就带着人家到门口,给人家开门,然后像看见鬼一样迅速关门。

弄得宁八霸也是一头问号。

“老师,我还没出去啊。”

“呃…我知道,但是我的男朋友回来了。”

“…”看着这般的绝弦何晨,说出这样的话,宁八霸顿时也是无语。

“那你还这么冷静?”

“哎~看似稳如老狗,但其实我现在慌的一批,身体都要软下去了啊!”

“…”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人了。

回过神来,绝弦何晨叹了口气,对宁八霸说道:

“不慌不慌,你先去我的工…不,他每回回来喜欢到我的工作室看完画画,你就先去我们卧室躲着吧。”

听完,宁八霸就打算走起,毕竟他不能让人家的男朋友发现,但灵光一现…

“好的…等一下,其实我压根不用躲啊,我只是来你家做客的,为什么要做贼心虚了?”

说完绝弦何晨也是眉开眼笑,觉得眼前的黄毛说的非常有道理,但…

“对啊对啊!你就是来做客的,很普通的理由,为什么要做贼心虚了?因为你特么就是贼啊!前几天刚给他看完,后几天你特么就来了找我,而我又没有多少认识的朋友,你又觉得他会怎么想?”

说完,宁八霸也是反应会来,还真的是这样,就没有再犹豫什么,直接问道:

“藏卧室哪?”

“窗帘里。”

“OK!”

“嗯,等他洗澡时,我再告诉你,偷溜出去啊。”

“好的!”

说完,宁八霸就跑进人家的卧室里藏在打开的窗帘里。

而门里,绝弦何晨稍微冷静下来,把自己的衣服该脱的都脱了,只穿这一件大号衬衫,简直烧鸡的化身。让萝莉控患者看见的话,绝对要垂延三尺。

准备好后,她这般在门口等待自己的男朋友回归。

然后们就打开了。

一个青年帅哥一脸无味的出现在人家的面前,而这人不用疑问,他就是绝弦何晨的男朋友“叶晨”。

“阿晨,你回来了!”

“嗯,小芳,你为什么看见我就关门?”

“因为…我想给你个惊喜啊!我帅气的男朋友!惊喜吧!”

“哦…嗯,我很惊喜,但现在我累了,要直接去睡觉了。”

“诶~可是我这样子,你难道不想要吗?”

听到,叶晨就看了看烧鸡般娇小的女友,但他却还是枯索无味。

“嗯…抱歉,我今天真累了,加班加这么晚,现在我只想去睡觉。”

“这样啊…那你要吃夜宵吗?我可以煮给你。”

“不用,回来时我已经吃过了。”

“那要不要洗个澡?”

“嗯…不用了,我累了。”

“哦…好吧,那就没办法了。我也和你一起睡觉。”

“你确定?”

“虽然有点早了,但只要能陪着我最爱的男人,我又有什么好拒绝的?”

“嗯…好吧。”有些犹豫,但叶晨还是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就回到了卧室。

绝弦何晨瞟了开着的窗帘一眼,然后走过去关上窗帘,吓到了某人一跳,但没有引来多余的关注。

而一旁的叶晨也是真的累,一进来就躺在床上不想动了。

“阿晨,把外套脱了,不然很热,睡不着觉的。”

“哦…”说着,叶晨迷迷糊糊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一旁的绝弦何晨也是耐心的帮人家放到一旁。

“小芳,帮我把灯关下。”

“嗯。”点了点头,绝弦何晨就打算去关灯,但关灯关门时,小花猫妮酱不动声色偷偷的溜了进来。

没有瞧见,绝弦何晨就打开空调回到了床上。

稍微等待了一下,宁八霸觉得自己可以离开了,就偷偷的爬了过去。

结果…

“啊!”一声大叫也是震惊了所有人。

惊醒回来的叶晨,询问了怎么回事,结果一看竟是妮酱跑到自己们床上了。

也是让人无语。

“妮酱坏!不能突然跑到我们的床上吓人,知道吗?回你自己的地方去!”

“喵~”

“门都关了你让妮酱怎么出去?走两步路送下它吧,毕竟妮酱是你要照顾的。”

“哎~好吧。”

说完,绝弦何晨带着小花猫,就下床,一踩,结果人家丝毫不差,将她那娇小的脚尖伸入宁八霸的嘴里,顿时差点也是让人家叫了出来。

但冷静了一下,绝弦何晨就缩回脚跨在宁八霸的身上。

弄得宁八霸也是一脸懵逼。

想呸都不敢呸。

“转身,起来。”

“哈?小芳你说什么?”

“不是,我是在叫妮酱,它趴在地上不起来了。”

“哦。”

“喵~?”

“…”妮酱不就在你手上吗?你特么这是明显的对我说啊!

虽然不爽,但宁八霸还是照做。

结果转身起来,就让绝弦何晨骑马架了。

“…”大姐,都这种时候了,你…我…你…你能不能正经点?

“走吧,妮酱。”

“喵~”

“…”

宁八霸虽然不爽,但这是人家的地盘,自己只能照做,要不然被人家男朋友发现的话,黄毛之名要锤石了。

虽然已经这名字已经不可置疑了。

接着,绝弦何晨骑着宁八霸的马架,来到门口。绝弦何晨给他开门,顺便把小花猫交给人家,让他去处理了。

“嗯,妮酱,回去时帮我关下客厅的灯。”

“喵~”

“猫咪会关什么灯?你自己去不行吗?”

“没事,我们家妮酱不一样,他会的!”

“…”

“喵~”

说完绝弦何晨就关门回去睡觉了,而宁八霸看了看小花猫,就去照着绝弦何晨的说法做。然后离开了人家的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