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清晨,叶深与叶浅在楼下吃饭,阳光透过百叶窗投射进屋内,在墙壁和地板上印下斑驳却规则的墨色阴影,空气中游离的几点尘埃在扩散的阳光中跳跃舞动,一颤一抖一坠一升都仿佛带着节奏,踏着鼓点,和着拍子。

叶深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抬头看着叶浅,道:

“小浅,我记得……你应该是今天开学吧。”

叶浅还在吃着早餐,于是只能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唔,胡挖(是啊),唔嗯路挖(怎么了啊)?”

“那……今天我顺路送你一下吧,正好,学院里有我的课。”

“哦……嗯??”叶浅如梦初醒,“呜哇,太好了!哥哥你要送我,可,可不能骗我啊。”

“嗯嗯,放心,不骗你。”

“可是哥哥你的力量不是被封印了吗?那么该怎么上课??”

叶深看了看自己的手,陷入了回忆——

比格斗,即使那些学生用上灵刻,也只会是叶深的手下败将。

这是经验积淀的差距,也是凡人种与长生种最本质差距的体现。

作为寿命几乎无限的长生种,叶深拥有几乎无尽的时间,对凡人种造成生命危险的疾病与死亡对他来说只是泡影。因此,叶深可以用千年,万年的时间去研究一件事情,而没有时间上的限制。凡人种固然拥有其他种族永远无法企及的天赋与创造力,但寿命却成为了他们永远无法冲破的掣肘。

也正是由于自己是长生种,叶深曾经耗费了长达三十万年的时间去研究泛世界的各种能量体系,也因此获得了庞大的能量体系资料信息,在这些资料信息中,叶深分拣出了所有可能适合自己在[失格]状态下使用的力量,但经过最终的筛选,他只得到了一种攻击方式——近身格斗。

于是他穿梭了近万个子宇宙,去拜求名师指导从而进行修行,所学无所不包。

这一学,就又是万年。

长生种的天赋相比于凡人种逊色很多,但毕竟也没有差到哪种程度,更何况是用了那么多时间,就算是训练一头猪这么长时间,猪也都会上树了,更何况是叶深?

于是叶深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近身格斗的宗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宗师。毕竟所有长生种都有懒癌,明明睡着觉都会增长力量,那有为什么自己找虐?更何况长生种一个一个都有极其强大的天赋能力,所以谁会闲的蛋疼穿梭这么多世界只为修炼一种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技能?

虽然没有很多小说里挥拳就能承载世界规则世界意志的恐怖力量,但是叶深在[失格]状态下的近身格斗能力也几乎足以横扫天下了。

一个自带禁法领域的近身格斗宗师,就问问还有谁?

叶深表示他要一个打十个!

“好,好吧。”

叶浅无奈,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早餐瞬间扫尽,最后用小猫一样的可怜目光看向叶深。

叶深无奈地叹息,将自己的早餐推到一边,早已守候在一旁的家务机器人立刻开始收拾餐桌。

“走吧。”叶深说道。

于是叶浅高高兴兴地跟在叶深身后走出了家门。

叶深从楼下推出了单车,这辆堪称老古董的人力车直到现在还在叶家“服役”,这从材料学和结构月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时间好像无法在这辆单车上留下任何痕迹。

叶浅稳稳地坐在了单车后车座上,叶深也坐了上去,微微叮嘱了叶浅一声:

“坐好啊,我们……走喽!”

“哦哦!”

于是叶深用力蹬下了脚踏板,单车带着两个人撕破淋漓的樱花瀑冲刺向远方,一路和风带雨。

这无疑是一个很美的场景,男孩用单车载着女孩,穿行在落樱之中,阳光透过樱花,投射在男孩女孩的脸上,映出一片斑斓的光华——这一刹那樱花都失了芳华。

就连过往的行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这对兄妹——尽管他们不一定会认为叶深叶浅是兄妹。

但是美丽的事物,终归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啊。

一路上被众多行人的目光所笼罩,叶浅的脸上也不由得晕染出一片浅浅的绯红,面若桃花也就是这样了,美得让人不由心碎。

但是教职工宿舍离学院还是很近的,大概也就是短短千米,因此叶深叶浅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学院门前。

这里是联邦学院高中部的大门,往来的学生络绎不绝,叶浅微微笑着和往来的同学们打着招呼,微风拂过,吹落樱花,一点一点落下来,落在了叶浅的发丝间,温和地闪着微光。

“我走了,你在学院里要小心。”叶深叮嘱道。

“嗯,你先走吧哥哥,我回教室了,再见。”

“嗯,再见。”

于是叶深骑着单车离去,落樱飘散。

把单车停到了停车位,叶深抱起教材缓缓向办公室走去,一路上随处可见各色的学生和教师,叶深和他们互相打着招呼。

终于到了办公室,叶深找到自己的办公桌,放下了手中的教材,这是对面的那个金发冷面帅哥忽然从堆积如山的书本里抬起了头,饶有趣味地看着叶深,道:

“时间比平时慢了两分钟,再加上你身上的衣服褶皱——今天你送你妹妹来的?”

“嗯。”

“唔,妹控……好口怕。”

“嗯。”

“算了,果然不应该和你说话。”

“嗯。”

金毛叹了口气,又埋下头去,什么也没有说。

他是诺亚,叶深的同事,也是联邦学院的一个老师,不过指教计算系,专业可以说是与叶深完全相反。

可是他却是叶深在联邦学院极少能够搭上话的人。

“差不多了,我去上课,再见。”

叶深拿起上课用的教材,准备起身离开。

“嗯,再见。”诺亚头都没抬。

叶深于是离开了办公室,向着自己执教的班级走去——那是全校独一份,唯一独立于所有班级以外的特殊班级——零班。

为什么说它特殊?是因为那些学生的特殊。

零班拥有整个联邦学院最强大的学生,但是所谓恃才傲物,作为天才,这些学生自然也就有几分怪脾气,几乎是自愿独立于所有学生之外,因此零班就如此应运而生。

所有执教过零班的老师都达成了一个共识——零班是所有天才与神经病的天堂与地狱。

很可惜,叶深不是天才,也不是神经病。

但是他却进入了零班。

不过是作为一个老师而已。

零班现在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只是班级里却很喧哗,像是有一群麻雀在叽叽喳喳。

可是当叶深站在讲台上的那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像是被雄鹰俯视着。

叶深轻声道:

“上课。”

于是所有的学生都正襟危坐起来。

叶深点点头,转身打开了全息投影仪。

瞬间斑斓的投影瞬间覆盖了整个教室,呈现出诡异的鲜艳色彩。

“格斗,包括人类文明从古至今的各种武术,比如国术,内力,武学,瑜伽,柔术,跆拳道,军体拳……”叶深淡淡叙述道,“虽然如今很多格斗术都被灵刻所取代,很多人都已经认为格斗术已然无用,可是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今天我们就开始格斗课第三课——实战!”

好累QAQ,大家对不起了,因为双开的缘故,所以没有更新QAQ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