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两人也是谁也不服谁的玩了起来。

搞得周围人一头黑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两人了。

但两人都已经开始了,他们还能怎么办?叫停?感觉会被他们合力对骂,简直不讨好。所以这个时候就该用力鼓掌,活跃两人玩咬饼干游戏的气氛了!

“华哥,加油,我相信你能赢!”

“外国妹,加油,别对那自以为是的高冷帅哥认输!”

看着他人的声援,宁八霸没有发声,毕竟他现在的处境不好开口,只好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死党和一个未成年的外国少女较劲,也不知道这死党到底在想什么。

气氛越来越活跃,看着两人各看各的不爽,咬着pocky死都不想认输的感觉,也是让人担忧。

当pocky一点一点的被咬碎,两人都嘴巴也越来越近,看的也是让其他人火热朝天。

就算pocky只剩下一厘米,他们也不愿意松口认输,甚至反而认为自己赢定的感觉继续咬碎pocky。

此时也是能明显的看见两人牙齿彻底露出在外,为了赢还不想碰到对方,他们家把自己的脸扯大,仅仅用牙齿一点一点的决定胜负。

到这时,其他人也是沉默了下来。估计是对眼前,单纯为了赢而展现出这一面的两人感到牛逼吧。

最后实在是无法,就算脸皮撕破,欧阳华人也无法做出下一咬,因为仔咬一次他就会碰到最讨厌绿茶的嘴唇。

这是他死也不想的事情,所以当他打算松口认输时。

见到苏菲亚那得意洋洋的表情,欧阳华人顿时就觉得自己又行了!

嘴皮而已,又不是亲嘴。为了老八不会对我姐出轨,就只能这样了。

这么想到,欧阳华人顿时也是力量爆发,下一咬直接贴着人家的嘴唇,让人家无处可走。

这般的两人顿时也是脸红害羞了起来。

苏菲亚也是想不到,眼前这个死基佬为了赢,竟然敢贴自己的嘴唇!?

她磨咬了一下仅剩的pocky,表示自己的不甘,但现在还要什么办法能赢?

这个死基佬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

那自己超越他的地步不就行了吗?

这么一想,苏菲亚顿时也是什么都不管就怼了上去。

一下子,两人的嘴唇交.合,里面还在内卷,也是傻眼所有人。

但大家都知道,这一怼并不是单纯的为爱亲吻,而是战争,而是奋斗,而是为了赢的较量。

不得不说,这两人明明都不认识,现在却…是真的牛逼!

“啊这…这太牛逼了,是我见过最激烈的pocky游戏,没有之一。”

“我也是。”

“同。”

接着,腔内近五分钟的战斗后,两人终于分开了各自,不过这唾液连丝有点长…

“看,看来是平手了!”

“没有平手一说,再来一根,让我们继续分出胜负!”

“好!”

“好个鬼!虽然看到你们两个能这么友好很开心,但你们能不能看看气氛啊?大家都在这里,你们却各搞各的,不知道回家或去没有人的地方搞吗?”

“谁和这家伙友好啊?老八就算是你也别再说这种话了,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没事,没事!我没事,你怎么说?”

“给八哥个面子,下次再战!”

“可以!”

说完,两人放松下来,也是谁也不管谁,就坐回了原位。

不过此时,两人也是反应回来,就各顾各的把头扭一旁,不让任何人看见。估计是事后,不好意思了。

对于这样的的两人,也没有人去管,毕竟大家都是过来人,懂的都懂。

接下来,因为气氛被这两人带的挺诡异的,所以游戏没有继续下去。

开始了晚餐唱歌喝酒。

结果这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拼酒力,接着欧阳华人就被完爆,直接醉倒原地。

也是让人无语。

觉得差不多时间后,宁八霸打算背着醉酒的欧阳华人回去,就和苏菲亚说了一下,人家就跟了上来。

告别了其他人,宁八霸就背着欧阳华人,带着醉酒的苏菲亚离开了KTV。

月光下,看着苏菲亚走路摇摇晃晃的,也是担心她下一刻会不会昏过去。

所以宁八霸就走到她的身边,让她就靠着自己,给她一个向导,免得人家真不知道蹿哪去。

“Thank you!”

“不用。话说,苏菲亚为什么要到这边来?”

“嗯~?”

“我们国家,为什么要到这边来?是在你们国家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吗?”

“嗯…差不多吧。”

“这样啊,那既然到这边来了,就好好生活吧,别再没有信任的人的身边喝酒了。要不然真被卖到什么地方去到话,我们可救不到你哦!”

“华夏也有那种人?”

“任何地方都有那种人。你是女孩子,一个人的时候,尽可能小心点就好。”

“嗯~知道了。”

稍微沉寂了一下,苏菲亚突然开口:

“八哥,你家里怎么样,应该很好吧!”

“也不算好了。我是个农村人,住在乡下,也没什么钱,没什么家境,不过家庭很和谐。”

“那…已经很好了。你知道吗,我在那边的家…很糟糕。我的母亲是个瘾贩,我的亲爸不知道是谁。在我七岁的时候母亲很需要钱,所以她和尼根的父亲再婚了。虽然那个人很有钱,但尼根的父亲是个虐待狂,特别喜欢打尼根和我这样的孩子,母亲因为毒瘾根本没管过我们,甚至她自己被虐待都没有抱怨过。然后有一天尼根成年了,终于受不了这个家,他就逃离了国家,来到了这边生活。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边。十四岁时,我的母亲最后还是因为毒品去世。留下的我和尼根的父亲,就照成了很尴尬的局面。不过他也没有因此停手对我的虐待,反而更欢了。因此,我成为一个小混混,闯偷抢,无恶不作,所以我也进过几次看管所。然后都被那个人领了回去继续虐待,直到前几个星期,那个人喝醉了,差点把我给强了。所以我就试着联系尼根,来到了这边。”

“…”屮,你这孩子突然说什么沉重的话题啊?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

“那,那样的父母是真糟糕。虽然不知道这个尼根是谁,但他也没差,身为你的兄弟竟然抛弃你,都是人渣!绿茶,你最好也不要太过相信那个尼根。”

“你还醒着?”背上的死党突然来一句,也是吓到了他。

“本来是睡着的,但一阵恶心想吐你身上,就憋着醒来了。”

“…”

“那你还想吐吗?”千万别吐我身上啊!

“嗯,放我下来了吧。”

“哈…哈哈哈~!你输了,自以为是的混蛋!”

“呵,谁是混蛋啊?那只是我不擅长喝酒而已。”

“混蛋就是混蛋,输了就是输了!”

“绿茶,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吐你身上?”

“哈哈哈,混蛋,来试试啊!”

“好了,你们两个够了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