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路上,何安歌似乎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不过没关系,他向来还是嘴严的,夏染月没因为这事追杀他,说明她选择信任他,那何安歌自然也不会深究此事,更不会干出卖队友这种缺德事。

何况当下,他还有秦诗嫣给的任务在身,夏染月的事情需往后放放。

……

永安城地下,魔教据点。

这天旁晚,魔袍冠发的夜辰又一次光临了魔教秘密据点,作为魔教圣子,他除了日常的视察工作以外,今天还特意向眼线打听了一波关于昨晚那位“何君”的情报。

姓何,是那少年自称的,但具体的名字他没说,夜辰只能通过其他情报来了解这位可疑的魔修少年。

至少在魔界,夜辰不认识一个姓何的月宗魔修。

“回禀圣子殿下,这姓何的……他这些年来经营的店铺全都生意火爆,能在黑市做出如此成绩,说明此人背景确实不简单。”

“你这不是废话吗,他都说他是月宗的魔修了,月宗魔女的师弟,能没背景吗?”

夜辰咂了下舌,同时扇了那名部下一脑瓜子。

这部下真是没用,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到底是何君太神秘,还是部下太蠢?

夜辰觉得两者都沾点。

“罢了,查不出就算了,以后有他的情报在第一时间通报我。”

叹了口气,夜辰扬袖准备离去。

但恰此时,身后的一名部下惊呼出声:

“圣子殿下,不好了!有大发现!”

“哦?”

夜辰驻足,好奇回头:“说说看?”

“那姓何的,曾经在黑市有过贩卖魔丹邪丹的记录!圣子殿下,您可别看他平时只做些服装生意,实际上这小子背地里居然还是个魔丹贩子!”

“他还敢卖这种东西?”

夜辰眼前一亮,不仅微眯眼眸。

这可是个大发现。

贩卖魔丹,那可是仙魔两道都通杀的违禁品交易。

那就更别提贩卖邪丹了。

要让邪教的修士知道,怕不是会被连夜灭口削成人棍……

而这姓何的,居然卖了,还能好好活到现在?

这可不是有点东西了。

这是很有东西!

魔丹邪丹这种东西,夜辰自己都不敢拿上台面贩卖。

在修仙世界,这些丹药就是最可怕的军火,养育出一批魔邪修士,就等于培养了一群暴力分子,未来影响难以估量。

“能有这般底气,他该不会……是邪教的人吧?”

有那么一瞬间,夜辰脑海里萌生了某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是邪教徒,那可就麻烦的。

但仔细一想,邪教徒各个都跟疯子一样,而那姓何的少年显然不疯,他不仅很正常,而且还对月宗魔女的事情很了解。

摇摇头,夜辰脑海里还是打消了刚刚的想法。

如果他会是邪教修士,那岂不是代表月宗也与邪教有染?

这怎么可能。

任何一个魔宗教派,都绝不可与邪教勾结,更何况还是月宗那样的魔界名门。

“说起来,圣子殿下,在下有一想法不知可不行……”

正当夜辰思绪纷纷时,又一个戴眼镜的部下凑了上来。

夜辰回头看了他一眼,点头道:“说。”

“圣子殿下,我们暂且不管那姓何的来头如何,眼下,我们御魔教马上要大举拿下永安城,这期间,魔丹魔药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军需物资……如果,我们能从那姓何的手上,采购一大批爆魔丹,那还用愁炸不开永安城主殿的封印?”

“你是说,找他进货?”

“是啊,圣子殿下!这天底下人人都骂贩丹者罪该万死,可真到了用武之地,我们御魔教又何尝不欢迎这样可靠的魔丹供应链?魔丹这东西需求是无限的,能多一颗魔血丹,到时候对抗仙修们时,那可就多一枚自爆兵啊!”

说到最后,那部下的眼镜片一闪一闪,其下的眯眯眼尽显邪恶和贪婪。

夜辰看着他,沉默了好久,最终也露出了同款的邪笑。

是个好主意啊!

反正都已经是魔教,还讲什么武德?

能拿下永安城,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至于过程手段那种事,谁会在乎呢?

历史向来是由胜者撰写。

“说得好,本座今晚就去找那姓何的小子聊聊此事,以他那贪婪的性格,想必不可能会拒绝我们御魔宗的好处!”

“是啊!圣子殿下,说不好……这事合作成了,咱们御魔宗以后还能靠着那姓何的,跟大名鼎鼎的月宗牵上线。”

“呵呵,若能与月宗结盟,我御魔宗日后必定前途无量!”

……

阿嚏!

何安歌坐在黑市的小茶馆,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他今晚来黑市,不做生意,只是单纯想来这里观察一番,顺便等等看还能不能再魔教圣子夜辰。

“老板,您要的茶来了~”

不一会儿,穿着开叉旗袍的妖艳女子给何安歌倒好了热茶。

她看着少年的侧颜,微微露出艳笑,但正当女子打算解开上衣,坐到何安歌身旁陪茶时,后者却招手示意她大可不必。

“我就不用了,你认识我,应该知道我来喝茶不是为了那种事。”

“好吧,何弟弟还是和以前一样清汤寡欲呢~”

女店员有些小失望,但既然不用工作也能卖出茶,她还是心生感谢。

知道后者不想被打扰,女店员便扣好旗袍的暴露开叉,穿上貂毛外衣,起身离去。

能开在黑市的茶馆,毕竟不可能只卖茶,提供软色情的服务,也是这家茶馆的核心卖点之一。

不过何安歌就算了。

他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只是单纯想找个地方坐会。

“何君,坐在黑市喝茶却不摸女人,这又是品的什么雅兴呢?”

女店员刚走,就有一个魔袍男子高调走进何安歌视线。

这偶遇的速度,何安歌甚至怀疑,夜辰从昨晚以后就一直叫人盯着他,等何安歌进了黑市再第一时间找上他。

“夜公子,好久不见……哦不,应该说我们又见面了,真是巧合。”

何安歌说着,礼貌做了个请的手势。

后者呵呵一笑,也不客气的坐到了对面,同时他还招手叫来一个女店员,当着何安歌面毫不忌讳的开始**。

“何君,这女人啊,就是男人的玩具罢了,都坐到这黑市喝茶了,却还不玩个尽兴?这也太扫兴了吧。

魔教圣子说着,笑容狰狞了许多,同时手指也更加肆意的在女店员身上蹂躏。

但即便如此,少年却还是目光冷清。

他提起茶杯,微微雅笑:

“人与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

“是吗…”

何安歌毫无反应,也让夜辰没了兴致,他推开身旁女店员,黑发寒哞有些冷漠。

许久对峙,夜辰还是无奈的摊开手笑道:

“想来,何君能有昨晚狐妖小姐那样美丽的女伴,也确实看不上这黑市的烂货啊。”

“……”

何安歌没心情了,起身便是直接离去。

恰此时,夜辰开口喊住了他:“等等!你要去哪?”

回过头,何安歌的眼神已经有些厌恶:“夜公子,你今晚找我,若只是为了说这些无聊的浑话讨乐,恕何某无心奉陪。”

“……?”

夜辰眼角跳了一下,他盯着何安歌半天说不出话。

确实,他作为魔教圣子,拿这种低俗的乐子试探何安歌,实在没品味甚至令人恶心。

但其实,夜辰刚刚也只是想试探一下何安歌罢了,他想猜猜看这个何君到底喜欢什么,万一何安歌真好色呢?那夜辰日后再想收买他可就简单了。

就算何安歌不好色,夜辰这样当面挑逗他,也算是试探他的底线,看看他到底几分能耐。

只不过,夜辰没想到何安歌如此有个性和尊严, 面对堂堂魔教圣子都敢如此甩脸色,毫不留情的拍桌走人。

他看上去一点不慌,完全没把魔教圣子放在眼里。

也许……

月宗在永安城的势力渗透,远超夜辰想象。

但不管怎么说,今晚夜辰肯定不能让何安歌就这么不欢而散,要因为这点小事把关系搞坏,对前者来说无疑是痛失一枚棋子何机缘,血亏。

颇有无奈和心虚,夜辰只好起身亲自挽留:

“何君,别生气了,今晚这事就算本座的不是了,好吗?”

“……”

少年转过身目光清冷,看向夜辰的冷眸暗藏几分得意。

难得,魔教圣子竟会如此好声好气的挽留。

何安歌这波鱼是钓到了。

接下来,他可以狠狠敲诈他一笔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