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沉的黑影如墨般迅速从叶深身上的纹络间扩散开来,一点一点地勾勒出模糊的甲胄虚幻轮廓,无尽的幽影随即填充入了这些轮廓中,于是狰狞混沌的甲胄终于现出了实体。

人造神话——禁绝束缚之甲 [ 海格拉姆之胄] 。

这套极具神话色彩的甲胄是卡巴拉生命之树耗费了整个第八质点[荣光·Hod]所铸造出来的,本身并不具有任何的攻击力与防御力,但却拥有最强大的束缚力与封印之力。

所有相对意义上的[非常识]力量以及其产生的所有影响与效应接触到[海格拉姆之胄]时,皆会被抹除与禁封!

只凭借这个特性,[海格拉姆之胄]就可以被称为整个泛世界最大的BUG。但是这种力量是相对于位阶存在的,如果用[海格拉姆之胄]去束缚位阶高于它本身的存在,那就像是用捕鲟鱼的网去捕虎鲸,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一个大写的悲剧。叶深虽然算不上是虎鲸,但他[失格]状态下的存在位阶也足以否定[海格拉姆之胄]这张捕鲟鱼的小网了。

可是[海格拉姆之胄]毕竟是卡巴拉生命之树十分之一的力量具现化产物,虽然叶深本身的位阶高于它,但是在力量上,[海格拉姆之胄]所拥的能量远远不是现在的叶深所能企及的,所以,以叶深目前的力量,要磨灭[海格拉姆之胄],恐怕要很长的时间了。

尼德霍格被自己丢在了宇宙间没有办法召唤回来,所以这唯一一条解除封印的捷径被否决了,那么……只能慢慢等了。

但……[海格拉姆之胄]也是一柄双刃剑啊!

叶深嘴角掀起一抹嘲讽般的笑容。

叶浅却在一边惊呼道:

“哥哥?你怎么……突然黑了?”

叶深呆楞,继而无语——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而且也是事实,可是……为什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呢?

但叶深还是放弃了思考这个诡异的形容句,而后收回了[失格]状态。

在[失格]状态解除以后,[海格拉姆之胄]竟然也随之化为了幽邃的蛛网状纹络再次潜伏入了叶深得身体中。

“果然。”叶深自语,“这套封印了我力量的甲胄只会出现在我使用力量的时候,其余时间竟然是在我体内自我修复!果然不愧是卡巴拉生命之树制造的产物,没想到竟然如此强悍。”

“嗯?哥哥你说什么?”叶浅歪过头问着。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把你从空间夹缝里带出来的那个‘漂亮的大姐姐’究竟是谁。”叶深机智地转移了话题。

现在,以及未来都绝不是能够让叶浅接触到那个世界的时间,如果可以,叶深甚至希望叶浅永远不要接触到所有有关于那个世界的东西。

既然是公主,就当然要永远生活在富丽堂皇安适如意的城堡里,等待着属于她的勇敢坚强的王子从窗前路过啊。自己只是公主身边的那个骑士而已,骑士的宿命就是要冲锋陷阵,这是职责,亦为命运!

可是……还是好不甘心啊。

也许世界上所有的哥哥面对妹妹一点点长大时都是这样的心情吧——那是欣喜,期待,恐慌以及种种心情的混杂。

自己看着长大的水灵灵的小白菜就要被隔壁家的那头猪给拱了,而且自己还不能阻止,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想到这里,叶深又洒然一笑——算了,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用,叶浅才是握住决定权的人啊,一切也只有叶浅才能把握,自己也许只是她匆匆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碳基生命体的特性决定了叶浅短暂到一刹芳华的生命历程,即使是在[灵刻]发展蓬勃的地球上,人类的生命也不过短短三百年而已,这在叶深数十万年的生命历程中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但即使是已经生存了数十万年,叶深的体征却依然如初,几乎找不到什么变化,那么又有谁敢断言叶深的生命之路到底有多长?

这就是长生种与凡人种的悲哀。

君生我未生,我老君未老。待我鬓如雪,君亦凄然笑。

也许命运,就是这样吧,所谓造化弄人,亦不过如此而已。

但原因却不仅仅如此。

叶浅不是浅浅,叶浅相对于浅浅来说,只是一朵相似的花而已,但相似始终只是相似,那个落樱般的女孩终究是被埋葬在无穷尽的岁月长河中了,而眼前这个繁樱般的女孩却还兀自绽放着芳华,绚烂出一片最美的光景。

她们终究不是一个人啊,她们终归是两个人啊!

叶深可以为了浅浅的一句话在泛世界中流浪数十万年,但是,他不能为了她的几句话就将叶浅当成是浅浅,毕竟——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两朵完全相同的花朵。

爱啊,也许是无私的,但也是……狭隘的。

但是……这一切终究是过去了,以后唯一的目标,就是将那些让浅浅离开世间的凶手——送去地狱!

自己的记忆……曾经被诡异地抹除过。

这是叶深在刚刚得到的结论。

在之前灵魂被[勿使诸界化为尘埃]打碎的时候,那段黑色的记忆突然从脑海深处涌出。这段残损的记忆给了叶深一个梦,而这个梦,却让叶深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叶深是在数十万年前“第一次”来到泛世界的,那时他却没有任何的记忆,脑海中有的只是一片混沌。

但是却一直有一个模糊的念头驱使着他寻找一个人,于是他就开始在他“诞生”的那个子宇宙中流浪,这种生活一直维持到他遇见了[它]。

于是当时的[它]就与叶深签订了协约,因此叶深从[它]那里得到了尼德霍格和穿梭各个子宇宙的信物,从此以[持剑人]的身份在各个子宇宙间巡视,负责维护泛世界的自然秩序与各个子宇宙的自然平衡。

直到十年前,叶深为了帮助[它]完成某项任务而偶然进入了这个位于泛世界子宇宙海洋中最不起眼的子宇宙,在进行世界探查时发现了当时还只是小女孩的叶深。

穿越无数世界寻寻觅觅,相逢之时——心中已春暖花开。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明了了,叶深在发现了夜家的真相以后,就偷偷潜入了夜家,将叶浅带出了夜家,也正因为如此,夜家才把叶浅视为逆子。

所有的故事,也就由此而起。

而如今叶深唯一的目标,就是复仇,向那些未知记忆中的杀手复仇!!!

“喂喂,哥……哥哥?你怎么了?”

女孩软糯的声音忽然在叶深面前响起,带着一丝不满,打断了叶深的思绪。女孩精致白嫩的手掌在叶深眼前挥动着,似乎是想唤他回神。

叶深也终于闻声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笑笑,道:

“哦……哦!没怎么,没怎么,我只是在想一些事。”

“哦?”女孩提起了兴致,“在想事?难道……”

女孩用诡异的目光来回扫视了叶深好几圈,嘴里还低声咕哝着:

“……果然呢……是时候了吧……可是总感觉……真是……”

她的表情已经变成了这样——(ÒωÓױ)!!!

叶深无奈地撇了撇嘴,道:

“喂喂喂,小浅,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一个人在那里偷偷咕哝着什么呢?”

女孩大眼睛扑闪着瞄向一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没……没什么啊……嘿……嘿嘿”

“是吗?”叶深一副怀疑的样子。

“真……真哒!”

“可是我记得……你从小开始只要一撒谎就不敢看我的眼睛……所以小浅……你果然是在骗我吧!”

女孩闻言立刻涨红了脸,一脸心虚地解释道:

“诶嘿~怎么……怎么可能骗你呢,哥哥……我怎么……我怎么会骗你呢?”

叶深终于露出诡异的笑:

“好吧,你既然不肯说的话,那么至少在一个月里,我就不打算做鱼了。”

女孩立刻傻了眼,整个人都orz样地跪在了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不要啊哥哥!我说真话,我说真话不行吗?”

叶深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道:

“嗯……这才对,说,你刚才在一边嘟嘟囔囔都说了什么?”

叶浅微微抬起头来,只是不敢看叶深的眼睛。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天花板上:

“哦……哦!刚刚你说……在想那个漂亮的大姐姐是谁,还有,还有哥哥你也已经这么大了,刚刚你又发了那么长时间的呆,再……再加上我前几天看了一期电视节目,所以……所以……我认为……你是处在了**期,要和……要和雌性同类进行……进行……进行交配了……”

“噗——”叶深当时就喷了,一脸“卧槽”的表情,“什么鬼,快把那个软萌的小浅还给我啊!”

叶浅闻言忽然变成了这样的表情——!!!∑(°Д°ノ)ノ

“难道说……难道说——哥哥你真的到了**期了吗?好……好口怕!”

叶深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

“口胡!它根本一点都没说对!小浅,以后我禁止你看那种……那种节目!还有,把那个节目的名字告诉我,我要把那些祸害联邦花朵的制作人员送到黑洞里,让他们为科学献身!”

“(⊙o⊙)哦”叶浅呆萌地点了点头,“好吧……我记得,那个节目名字好像是……好像是……对了!是……《动物世界》!”

[未完待续]

十五章get√,来吧,让点击和收藏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还有,感谢电线阁下的打赏,_(•̀ω•́ 」∠)_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