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快醒过来啊!”

黑暗中,耳边却突兀传来了女孩软糯的声音,只是带着受惊小兽般的惊慌,像樱花雨般洒落下来,让人仿佛清晨一推开家门,就与春风撞了个满怀。

叶深猛然间坐了起来,却还是毫无意识的迷茫着,只有两行清泪从他的脸颊滑下,像是珠串断了线,一滴一滴坠落了下来。

“浅……浅浅?”叶深声音颤抖着问道。

“怎……怎么了?哥哥?你怎么了?”

于是温驯如猫儿般的女孩凑了过去,脸上带着极慌乱的神情,小心翼翼而紧张兮兮的问着。

叶深忽然盯住了叶浅,瞳孔中亮起明亮的光,却又突兀暗淡了下去。他摇了摇头,无神地看着叶浅,口中喃喃地说着:

“不!你……你不是浅浅!你……你只是那朵相似的花……”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

叶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助过,甚至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在暴风雨的夜晚中望着漆黑的街口瑟瑟发抖。这一刻他终于褪下了伪装,卸下了重负,摘下了脸上始终带着的或喜或悲的面具——或许,这才是他的真实。

叶浅错愕起来,呆呆地看着无助而绝望的叶深,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但叶深忽然大梦初醒般从床上跳了下去,疯狂般疾速环顾着四面,想要夺门而去,嘴里仍然止不住的喃喃自语:

“那才是真的,这里只是个梦!现在我要醒了!我要……我要去找浅浅!”

可是他却不得停下了脚步,因为那个孤独如猫儿般的女孩从他身后忽然抱住了他,低声微微啜泣着,带着支离破碎呜咽的声音。

“哥哥……你也要离开吗?你也要丢下小浅吗?就像妈妈一样……说好了回来,可是再也不会来了!我……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啊。哥哥……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小浅……小浅以后一定听话……”

说着说着,所有话却都成了哭泣声和剪不断的破碎呜咽声。

叶深忽然呆滞住了,眼神也一点点亮起,只是其中却盛满了酸涩与愧疚。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他在心底叹息了一声,缓缓转过身去,揉乱了女孩的一头秀发,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安心啦,我不会离开小浅的,小浅这么可爱,我怎么会……”

可是叶浅突然打断了叶深的声音:“你骗人!你骗人!”

叶深愣住了。他下意识的看向女孩的小脸,那是一长和浅浅极其相似的面孔,但令他如遭雷击的,却是那双眼睛,那双盛满了化不开的哀伤的眼睛。

记忆中的那双眼睛与面前的这双眼睛缓缓重合在一起,恍惚中叶深又从记忆长河的深处看到了那一刻,怀中的女孩露出狡黠的笑,眼中贮满化不开的哀伤,一点一点地离开了人世,迈向冥府的道路。

那个波斯猫般的女孩终究是离开了,就像是繁樱追随着风的脚步凋落,女孩也追随着他的脚步亡故在了他的怀中。

但斯人已逝,他却仍沉于梦中,不愿醒来。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琉璃之人追逐幻影。”

然而哪里是梦里?哪里是梦外?

梦中女孩的话浮现在脑海中: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会有一朵相似的花与你相识,那么,请把她当成是我,去保护她吧。我与你未完成的旅途,请她与你……共同完成吧。”

自己终究是与一朵相似的花相识了,可是对不起啊,浅浅,原谅我不能把她当成是你,你们永远是不同的两个人啊。

我不想把任何人当做是你,每个人都是自我,永不能代替他人,我也无法用对待你的感情去对待那个叫做叶浅的女孩,所以她在我心中只是妹妹,永远不是其他身份,所以……抱歉了啊,浅浅。

原谅我……选择了叶浅,我已不能再沉湎于梦中,但我会将你永远放在心中。我……永不会忘记你,希望你在魂归之地,能听到我的内心吧。

梦里梦外?如庄生晓梦迷蝴蝶,但也许,梦里就是梦外,梦外……也是梦里。

但梦……终究是要醒来的。

叶深转过了思绪,俯下身去,缓缓抱住了女孩略显单薄的身体,脸上浮现出如释重负般的解脱神情,道:

“小浅啊,哥哥不会骗你的,没有任何人能将我们分离,我既然在这个世界上遇见了你,那就一定会守护你的啊。无关是非对错,这……只是我对那个人……对你的承诺。”

叶浅脸上含泪露出怀疑的神情:

“真的?”

“嗯!”叶深用力点头,“真的!”

叶浅破涕为笑。

她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善良的女孩,或许生于夜家那样的家族既是她的不幸,也是她的幸运。生为女孩。在夜家这样的权力斗争,勾心斗角之地,只能沦为一件工具——用来联姻的工具。既然是联姻,那么注定叶浅只是一件随时会被送出去的礼物,这种礼物只要像是花瓶不就好了?如果给她透露了什么家族的隐秘,她却反过来告诉将来的联姻对象怎么办?

所以女孩自小就被束缚在深闺中,甚至都没有接触过外界,只是自由的生长着,触目所及仿佛一切都是天堂,因此也就养出了不知世事,欢朗如山间小鹿的心性。

以至于叶深当初偷偷潜入夜家,将她带走时,她还一脸迷茫的问叶深他是不是白马王子。

从小被养育在童话中,又怎么会有污秽沾染那赤子之心?

虽然这两年之间,叶浅也接受不少外界知识,但她始终是那个小女孩啊,那个初见时抱着洋娃娃教它们说话的小女孩啊。

所以她很轻易地就相信了叶深的承诺,甚至没有怀疑一星半点。

“哥哥,你知道吗?小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黑兮兮的空间裂隙里呢,一开始小浅好害怕的,可是……可是一看到身边的哥哥的力量,小浅就不害怕了,小浅是不是很勇敢?”

叶浅像一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得意洋洋地向叶深炫耀着,叶深却吃了一惊:

“对了!空间夹缝!小浅,你是怎么从空间夹缝里出来的?”

叶浅抬起头略微思索了一阵,道:

“是一个不认识的,很漂亮的大姐姐,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坏人呢,是她把我送回家的”

叶深吃了一惊。

能够侵入他的空间夹缝而且不受阻拦的,放眼整个冷世界也找不出几个,但那几位恐怕都没有这么无聊,而且对但还是女性,并且按照叶浅所说,对方并不是抱着恶意而来的,那……会是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小生活在最纯净的空间中,叶浅拥有能够轻易看穿他人善意恶意的直觉,叶深曾经验证过,所以对叶浅的直觉深信不疑。

叶浅突然又有些苦恼地开口道:

“呜——不知道为什么,大姐姐的样貌越想越记不起来了呢,不过她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呢!”

“什么?”

“她对我说:小浅呐,等你哥哥回来,告诉他,故人不久之后……就会重逢哦。”

故人?叶深虽然抓住了这条细微的线索,但却仍感觉脑海中一团乱麻。

知晓叶浅的名字,知道自己的存在,能够轻松侵入自己的空间夹缝,是自己的故人,还是一个“漂亮的大姐姐。”这么多的线索,却始终无法通向真实啊。

算了,对自己和叶浅没有恶意,那就先放下吧。

毕竟自己不是神族那些日理万机的家里蹲,又怎么管得了多少?

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问题啊。

自己是怎么样从卡巴拉生命之树的 [ 勿使诸界化为尘埃 ] 剑锋之下逃脱的?还有,为什么感觉自己的力量有什么不对劲?

“小浅,你先让开一下。”

叶浅迷糊地点了点头,退开到了一边。

叶深缓缓感受着自己的力量,然后突兀……开启了 [ 失格 ] 状态!

于是幽黑深邃的黑暗从虚空中浩荡起来,密密麻麻的纹络在叶深身上亮起,随即阴影般的铠甲在叶深身上展开,仿若黑龙从黑暗中探出了头颅!

人造神话——禁绝束缚之甲· [ 海格拉姆之胄 ] !

码字好累QAQ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