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染月拿着那条毛肉肉的雪白狐尾,表情已经因为羞耻而憋红。

她真是快被他给气死了。

本来她还纳闷这玩意该怎么戴在身上,直到她摸到了那个弯钩状的硅胶棒……

片刻沉思,少女这才恍然大悟!

这不分明是让插在身体里的吗?

以何安歌那坏b的作风,这种下流的尾巴肯定是他设计来为难自己。

作为狐妖,夏染月虽然也经常调戏何安歌,开开黄腔,但她也没真玩这种羞耻play的勇气啊!

哪有人出门在身后插个尾巴的?

而且重点还是插入式的!

“不是,你在说什么?”

客厅里,何安歌看着面红耳赤的少女,表情尽显怪异。

夏染月觉得他又在装蒜,便把手里的尾巴丢给他,她开口想骂他一顿,但话到嘴边,夏染月恍然发现此事不可描述。

这种插入式的尾巴,光是存在本身就已经很污了,她要是在轻易说出口,那岂不是代表夏染月也是这样内心污污的女生?

“反,反正我是绝不可能戴这种奇怪的尾巴跟你上街的!你想的美!”

少女脸蛋羞红,狠狠的盯着何安歌,像是看大色狼一样警惕。

“为什么啊?这挂饰不可爱吗?”

何安歌挑起眉头。

他看了看手里的尾巴,摸了摸,感觉手感没什么问题,非常丝滑柔顺。

片刻后,何安歌恍然大误:

“哦,你该不会自己一个人戴不上吧?”

“??”

自己戴不上?

这话说的,好像夏染月刚刚在屋子里尝试了一样!

“那你早说,我帮你不就行了。”

何安歌叹了口气,拿着朝夏染月走去。

少女看着他那样步步走来,手里与其说拿的是尾巴挂饰,倒更像一跟扭曲可怕的棒子……而且,他还扬言她自己不戴,就帮她把这玩意**去。

草,疯了吧!

“你,你别过来,我都说了我不戴,这个根本不可能塞进去的啊!何安歌你肯定是变态疯了吧?”

夏染月一脸抗拒,被逼到角落,完全是如临大敌的心境。

何安歌看着她,又看了看手里的尾巴,他把那条尾巴的毛掀开,从中摸出那个硅胶做的弯钩,在少女眼前晃了一下。

而后者看见这玩意,明显也是浑身一颤,女仆群下双腿夹紧,甚至还有点发软和哆嗦。

这尾巴的弯钩其实并不粗,也不是很长,如果真插那十有八九是能进去的……

但是,能**去不代表夏染月就愿意啊!

不如说,但凡是个人都不会答应这种变态的要求吧?

“你刚刚是说,塞不进去?”

何安歌倒吸一口气,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夏染月。

夏染月小鸡啄米点头,一脸认真和严肃。

别管到底塞不塞的进去,就算能进去她也肯定说不能啊!

“你的意思是,这玩意塞不进去?”

何安歌说着,又把尾巴的弯钩摸出来,夏染月看见那万恶之源顿时脸更红了。

就算她完全没有那种意愿,但光是看着那明晃晃的硅胶弯钩,想象到这个东西接下来可能会被粗暴的塞进身体里,她就面红耳赤,身体不由发颤……

何安歌**沉默了。

他现在看夏染月的眼神,已经明显变得怪异,就像是看什么睿智少女一样。

“不是,它这么明晃晃的一个钩子,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这条尾巴是让你插在后面的?”

“那不然呢?你不就是想看我出丑吗!”

“不,变态的是你好吧。”

何安歌纳闷着,走上前,伸手把少女给拉了过来。

少女眼神反抗了一会儿,想把何安歌给推开,但何安歌咂了下舌,眼神冷冷的,她顿时就收敛了好多脾气,乖乖的被他带进卧室,跟着何安歌站在床边。

他坐在床上,前倾身子,她则站在他面前,他把少女的身体转了个圈,然后让女仆裙的背面对着自己。

夏染月的脑袋已经快烧掉了。

她背对着何安歌,想到那个可怕的弯钩,她就觉得浑身发抖,不知道自己这样轻易把后背暴露给何安歌,他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她想,如果他把自己弄痛了,她就立马转身给他一巴掌,然后动用自己狐妖的全部灵力,把他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顿!

别看夏染月现在只有练气期 ,她可是狐族的九尾血脉,真身形态实力不弱的,她真要破罐子摔碎了,谁收拾谁还不一定。

少女闭着眼,紧张的夹紧双腿,脑袋里不断幻想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但还没等她想出个一二,何安歌就已经拍手道:

“好了,这不就戴上了吗?”

“诶?”

少女一脸懵。

她转过身,先是狐疑的看了看何安歌,然后又扭过头,用手去摸自己连衣裙下的小屁屁。

emmm……

屁股还是自己,并没有被粗暴的插入什么奇怪的挂件。

但奇怪的是,刚刚何安歌手里的尾巴没了,而且真的被挂在了夏染月的裙子上,看上去就像是夏染月自己的狐尾一样。

别说,雪白色的蓬松狐尾,搭配上这一身黑白相间的连衣裙,倒是别有风味。

夏染月照着镜子,被自己这一身新搭配看的出神。

“啧啧,让真正的狐娘来cos女仆咖啡,那确实是比那些风流女子有味道的多。”

何安歌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眼中很是满意。

“你,你这个尾巴,是怎么弄上去的……”夏染月扭了扭屁股,却见那条雪白尾巴也跟着摇摆,而神奇的是这样做她居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说明这真不是**去的。

“我都说了,这是个挂饰,当然是勾在你裙子内侧的。”

“啊,这样吗…”

少女愣了一下,又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裙子。

别说,她还真在屁股后面的裙子内侧,摸到了那个硅胶弯钩,而且看结构来说,这连衣裙内侧也是有额外结构的。

裙子内侧还附带插槽等等,这倒真有点精致。

这种结构,以前都是朝廷女护卫用的,她们平日出行庄严场所,会把一些暗器藏在裙子里,危急关头才拔剑护驾……

没想到,这构架居然还能用来插尾巴。

“真亏你能想出来这种衣服……”

夏染月看着何安歌,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打心底佩服。

这连衣裙风格特色而结构精巧,若是这样款式的衣服要能在市面上售卖,那夏染月作为很爱搭配自己的狐妖,她铁定要第一个去预购,然后穿回圣虚宗,把自己搭配美美的,好好跟小姐妹门显摆一番。

“应该说,真亏你能想到,我这尾巴是用来插的……说起来,你不妨给我分析一波,你到底是准备把那弯钩插到什么地方?我是挺好奇你们狐妖的脑洞能有多离谱。”

何安歌开始挖苦人了。

夏染月被他气的够呛,美眸幽怨的鼓起嘴巴,独自照着镜子臭美不搭理床上的何安歌:

“想歪就想歪了呗……掌门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我们小仙女的脑回路确实不一样捏。”

“你又阴阳怪气我!我都答应给你试衣服了,而且今晚我可是你店的更衣人偶,你再惹我生气我就不让你好好做生意!”

她知道她说不过何安歌,便一半讨好一半埋怨的拉关系。

何安歌走上前,望着镜子里的女仆装狐娘,从少女那踩在地上的黑丝小脚看到绝对领域的蕾丝吊带,然后再从下到上一路看到少女胸前略有分量的凸起,最终目光停留在夏染月那绝美清纯的狐妖媚颜上。

是挺好看的,跟十六岁的安洛苡有一拼。

但是……

何安歌摸了摸下巴,总觉得夏染月的身上还少了什么。

他突然戳了一下她腰间的某个穴位,顿时,夏染月本能的娇吟出声,然后小脸一红,浑身上下都突然变得奇怪且敏感。

隔着镜子,何安歌看见少女脸颊变得羞红,以及美眸里若隐若现的桃心……

更重要的是,夏染月就像是被触发了什么身体开关,头顶也不受控制的冒出了一对毛绒绒的狐耳,两只小可爱一抖一抖。

点点头,何安歌露出欣慰的认可。

“嗯,这样就完美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