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剧结束了。

夏染月疲惫的躺在床上,虽然她跟何安歌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但刚刚那么惊心动魄的场面,还是榨干了少女的精力,让她有些虚惊一场,又有些劫后余生。

她还以为自己今天真的会这样丢了第一次呢……

甚至,当何安歌收手的时候,她还有些意犹未尽,心跳加速的停不下来,总觉得他如此收放自如,让她刚刚还在蹦蹦跳的小心脏有些接受不了。

这就好像,你的身体已经做好了被辱清白的准备,对方却只是开个玩笑。

理性上夏染月值得庆幸,但感性上,她又不是那么如意。

她还以为,这场闹剧会发生些什么呢…

“不对,我在期待什么?”

少女坐在床上,拍了拍自己发红的脸红。

她这才发现,自己身后的狐尾已经暴露,而且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跃跃欲试的来回摇摆,显然是兴奋的状态。

恍然间,夏染月抬头发现何安歌正在看着自己,他盯着她身后毛肉肉的樱粉尾巴,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新奇可爱的布偶玩具一样,眼冒星光,有点向往的意味。

这个眼神,就让夏染月舒服多了,并不是刚刚那样单纯的发泄**。

而且……

何安歌这样一直盯着她的尾巴,倒是让夏染月有点不好意思了,狐妖的尾巴平时可不会给人类看见。

“师姐,我可以摸摸吗?”

他突然开口了,一脸想要的模样。

“不能!能摸我尾巴的从小到大也就只有我的家人,你不配!”

夏染月说的斩钉截铁,像是什么原则性问题。

但其实她身后的尾巴还在一摇一摇,甚至当何安歌说出想摸的时候,还明显摇的更明显了……

在身体特别兴奋的情况下,犬科动物是会不自觉暴露本性的。

狐妖,似乎也是如此。

“可是,师姐你的尾巴看上去很想被我摸啊。”

何安歌突兀开口。

这时候,夏染月也总算发现自己身后的尾巴出卖了自己,她转身用手盖住自己尾巴,努力不让它继续乱摇出卖自己。

然后,少女回过头,脸蛋羞红,支支吾吾解释:

“谁告诉你尾巴摇,就代表想被摸了?你这种言论,就好像穿短裙上街,就是卖能**想被男人上一样恶心!”

她反倒还说的理直气壮了。

扣帽子这块,夏染月是跟何安歌学上道了,三两句就给何安歌扣了个下头男的标签。

何安歌看她那么急,倒也完全不生气,只觉得有点好笑:

“行行行,我下头,对不起好吧。”

“你笑什么?”

“我没笑啊,我只是看见可爱的狐狸尾巴,从来没见过这么新奇的事物,有些开心而已。”

“这有什么新奇的,所以说你们人类就是自恋啊,不过是尾巴摇了几下,居然就能分析出别人想被你摸……呵,真是好笑。 ”

少女似乎还在爱面子的争辩,但她刚刚转过身的期间,身后的大尾巴又开始不自觉的摇了起来。

而这一切,身为尾巴主人的少女却我完全没有察觉。

这还真应了那句话,尾巴和本体是两个物种,各自高兴各自的……

何安歌点点头,给她竖了个大拇指,钦佩少女这也能继续嘴硬。

“你分明就在笑我,根本没停过!”

“我没笑…”

“反正我就不给你摸,你想笑就笑吧!我,夏染月,今天就是死,从外表跳下去,也绝不可能像个小狗一样让你摸尾巴!”

……

晚上六点。

何安歌坐在自己宿舍的客厅,独自一人泡茶,喝的悠哉放松。

他被夏染月从卧室给赶出来了……

理由是,他老是笑她,还色**的盯着夏染月的尾巴看,然后夏染月以要调教自己这不懂事的笨尾巴为由,便把何安歌这烦人的家伙给赶了出来。

何安歌懒得跟夏染月吵,把夏染月当作来姨妈的女生,她想怎样他就干脆顺着她。

等到了晚上,夏染月终于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她已经把自己打扮的干净了,身后的尾巴也不见了,脸上只剩下一抹微微不明显的粉红,这样自然泛红的脸蛋搭配上少女那生来自带的美艳就很好看。

起码要比她平时可爱的多。

何安歌向来喜欢比较天然的女生,像安洛苡那样,亦或者许欣那样,没有过多心机和演技就很好。

他就好这一口。

“师姐今晚真漂亮。”

何安歌喝了口茶,点头夸赞。

但这一次,少女没有明显的脸红和摇尾巴,只是独自别过脸,冷哼一声, 傲傲的表情有点理所当然。

何安歌继续说道:

“你一会还去吗?”

他自然是指黑市。

夏染月点点头,她今天来找何安歌,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怎么可能会不去呢。

“那就代表,你答应我的要求咯?”

“可你到现在也没告诉我,到底是穿什么奇怪的衣服……”

“其实也没那么奇怪,放在你身上的话。”

何安歌打量着眼前的狐妖少女,呵笑了一声。

他昨天没给夏染月衣服试穿,主要是因为他还没想好该让她穿什么,但今天看见了夏染月毛肉肉的大尾巴,以及狐妖的种种特征暴露,这无疑给了何安歌大大的灵感。

他打了个响指。

然后,当着夏染月好奇的注视,何安歌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套黑白色为主的衣饰。

他把这些衣服丢给夏染月,然后耸耸肩,示意少女回屋换衣服。

夏染月摸了摸怀里的衣服,倒是诧异:

“你用的还是纯棉吗?做功倒是挺精细的…”

“那当然,算你有点眼光。”

“看给你拽的,我只是有点意外而已。”

少女没继续跟何安歌斗嘴,满意的抱着衣服回了卧室。

她粗略看了一眼,衣服的质感很不错,而且黑白带蕾丝的搭配也很好看,以少女多年试衣的第六感初步观察,夏染月觉得这会是一件穿上去很可爱的连衣裙。

就是,这个款式和风格有点怪怪的……

夏染月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连衣裙。

……

……

半个时辰,卧室的房门被推开。

何安歌放下手中的茶水,扭头望去,却被那身着蕾丝吊带女仆裙的少女吸引力注目。

那一身搭配,主色调以高贵的黑色为主,白色蕾丝做修饰,星星点缀在连衣裙的裙边和丝袜腿环上。

简单来说,这是一套女仆装。

而且在何安歌的精心设计下,比起传统女仆装,裙子不那么的长,黑丝也点缀了白丝蕾边,在少女粉嫩的长腿上更显诱人了。

夏染月察觉到何安歌欣赏的视线,她有些不好意思并拢腿,总觉得穿上这样奇怪的丝袜,腿都变得不能让人看了。

她以前没穿过这么长的袜子。

平时夏天都光着腿,倒也没什么感觉……但穿上这两条精巧好看的丝袜,反倒感觉腿也变得敏感起来。

“你,你这给我穿的什么衣服啊,怎么感觉好奇怪的样子。”

“这在我的老家,叫cos女仆装。”

“女仆?”

“诶,你不懂,就别问了,比起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现在还得给你一件最后的衣饰。”

何安歌说着,又打开储物戒翻找了起来:“没有最后这件饰品,你这身女仆装就不是完全体。”

“什么啊……”

看他那么认真,夏染月也好奇了起来。

她不得不承认,这身叫女仆装的连衣裙还挺好看的,穿上去质感也舒服,并不违背她的审美。

但唯独就是……

内心感觉有点怪怪的,毕竟丝袜和吊带都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穿搭。

“哦,就这个。”

何安歌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雪白色的毛绒玩具。

他把这个丢给夏染月,后者拿在手里揉了揉,随即挑起好看的眉毛:

“这是什么?怎么像尾巴一样?”

“诶!你猜对了,这就是尾巴,不过是丝线仿制的狐尾。”

“啊?”

夏染月听的有点懵了。

“这也要穿吗?”

“当然,你得想办法弄在女仆裙的后面,这就是你今晚要去黑市给我试衣的整体效果,很不错吧?全名就叫狐娘女仆。”

“我怎么总觉得你在玩我?”

听到狐娘女仆这个词,她还是不免撇起眉头。

“我本来就是狐妖,干嘛还要戴这种奇怪的尾巴,假扮狐狸……”

“那你不喜欢,就用自己的狐妖原型去穿这套衣服了,我没有意见。”

“唔,还是算了,我才不想在黑市那种地方暴露真身呢。”

“那不就得了。”

对话结束,夏染月看着手里毛茸茸的尾巴还想吐槽什么,但她话到嘴边,却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可以说的。

她不说了,拿着尾巴回了卧室。

反正就是个假的毛绒玩具而已,戴在身上,应该也没什么难的……

想着,夏染月理所应当的把尾巴放在身后,她对着自己腰后的裙摆比划了好久,最终却没有想到该怎么把尾巴戴在身上。

恍然间,夏染月在毛绒玩具的里面, 摸到了一个修长的硅胶弯钩。

“?”

她把尾巴拿在眼前,皱起眉头,反复抚摸研究。

最终,少女有了惊人的发现。

轰!

她破门而出,一脸羞红眼角沾着泪花,怒不可遏的指着何安歌鼻子怒骂:

“何安歌!!!”

“你这尾巴带把到底是几个意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