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清风就这么喝着拉菲,并且将苹果酒与拉菲混合,一口下去,味道绝对不错。

“夫子啊,你是萝莉教的吧?”

夜清风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老夫子听言,脸色突然一震,看着夜清风,小心翼翼的问道:“莫非你也是萝莉教之人?”

夜清风之前就有所怀疑,没想到随口一问,这老夫子还真是萝莉教之人。

夜清风再次喝了口八二年拉菲,笑道:“不然呢?凡我萝莉教者,即为炼铜术师。”

老夫子听到夜清风所说的十二字,神情为之一动,不是萝莉教之人,是不可能知道这十二字的,知道这十二字并且能说出来,不用怀疑,确实是萝莉教之人。

“老夫我没想到清风你也在萝莉教啊,不知你是如何看出来我是萝莉教之人?”

老夫子先是惊讶,后是疑惑,他一个有大胡子的老头子,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是个萝莉控啊,夜清风是怎么看出来他是萝莉控的。

“你昨天不是说过,你有个童颜幼身的老婆吗?单凭这一点,你就已经暴露了你萝莉教之人的身份。”

夜清风还记得在昨天跟老夫子闲聊时,他跟自己说过有个萝莉老婆,这不就是自曝身份了吗?

“哦!老夫我记起来了!”

听到夜清风这么一说,老夫子才猛然惊醒,他确实说过自己有个萝莉老婆,萝莉教之人的身份被夜清风知道也是实属正常的。

叮咚~

下课的铃声在学校响起,学生们也踊跃了出来。

夜清风依旧继续喝着小酒儿,对他来说,上课下课都一样,放学时间一到就走。

“夫子啊,你知道一位优秀女性的条件是什么吗?”

一直喝着酒的夜清风,觉得这样未免有点无聊,所以找了一个聊天的话题。

“那就是胸部。”老夫子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你说胸部?说说看。”夜清风饶有兴趣的问道。

“男人都喜欢大胸,比如说,这位少女。”

老夫子伸手一指,在正前方,有着一位穿着短款水手服的女孩子。

少女的胳膊上带着“风纪委员”的臂章,看样子,少女似乎是专门站在校门前来维持秩序的风纪委员。

“嗯嗯,今天也是一个让人心情舒畅的早晨呢。”

少女抬起手,伸了个懒腰,由于是短款的水手服的关系,所以在伸懒腰的时候很自然地露出肚脐,在这被称为男人的浪漫的神秘地带,纤细的腰围与白皙的肌肤令人目眩。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的胸围却已经远远高于女子高中生的级别。

啊,应该怎么说呢,简直就是让人看了就想犯罪的程度,这是绝对的犯规行为!

就连**星人看了都会流下自愧不如的泪水吧,坦白地说实在是太惊人了。

她即使是正常的站姿,却依旧能够看到肚脐,这也不止是胸部的功劳。

准确地说应该是她的水手服下摆很短,短到即便正常站立也会露出肚脐的程度。

另外,与水手服的比例一样,下身的裙子也很短,这简直太火爆了!如此让人狂喷鼻血的穿着。

少女白皙的肌肤、黑曜石一般闪烁着的瞳孔和火红的嘴唇映照在粉嫩的脸上。

少女如流水般的长发直飘落在腰际,在这一片乌黑的长发之间隐隐约约透过来的朝阳的光芒。

令人感到目眩神迷,缠绕在腰间的皮革腰带,令她白皙腰身的美感更加引人注目。

夜清风微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少女的胸部, Q弹Q弹的,富有弹性,道:“不错不错,这里面装满了男人的梦想和浪漫。”

老夫子摸着白胡,观摩着宇佐桃子Q弹Q弹的欧派,满意的笑道:“对吧,她叫宇佐桃子,是学院的风纪委员,也是学院的欧派第一代表,可以说,学院里是找不出第二个有她这么大欧派的女人了。”

夜清风看了一会儿,突然摇了摇头,遗憾道:“但是很遗憾,在这地球上有一种叫重力的东西,那美妙的胸部也会渐渐下垂,失去弹性,变得毫无魅力。”

老夫子一挑眉头,问道:“等等,你是说那美妙的大欧派会输给重力吗?”

“不不……”夜清风轻摇着头,说道:“不出十年,这是我身为萝莉教教主的人生经验告诉我的事实。”

老夫子觉得夜清风的话,莫名的具有说服力,他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在远处的宇佐桃子并没有听到两人对她的评论,而是作为风纪委员的在学院巡逻着。

老夫子看着宇佐桃子离开了视线,突然有了一个问题,看向夜清风,询问道:“清风啊,只要有重力的话,所有人的胸部都不会下垂吗?”

夜清风摇了摇头,笑道:“不,有一种不会输给重力的奇迹般的胸部,那就是……”

“这样的飞机场!”夜清风抬手指向教学楼的某个教室的窗户,准确的说,是指向正在靠窗吹风的南宫娜月的胸前,开口讲道:“那身姿可谓是威风凛凛,那毫无起伏的平滑曲线,是无论怎样的狂风都无法撼动的铜墙铁壁。”

老夫子听到夜清风此言,突然顿悟,“原来如此!没有东西好下垂,也就不会惧怕重力。”

夜清风点头笑道:“没错,飞机场可以一生都保持这副飞机场的样子。”

正在三年A班教室里的南宫娜月,在窗边望着远方风景,并没有注意到下方的夜清风。

如果南宫娜月知道夜清风与老夫子所说的话,应该是会出人命的吧。

“那如果是同为飞机场的话,应该怎么选才好?”老夫子再次问道。

夜清风思考了一番,回道:“一般来说,非要选的话,应该选择更年轻的吧。”

老夫子看向南宫娜月,问道:“那南宫娜月呢?”

夜清风看着南宫娜月,回道:“南宫娜月虽然看起来年轻,实际年龄也已经不小了,她已经过了保质期了,就跟你那萝莉老婆一样。”

老夫子仔细一想,这么说也对,不由得感慨了起来,“果然还是萝莉最赞了!”

夜清风拿出来了一个玻璃杯,放到了桌上,往里面倒满八二年的拉菲后,也往太虚杯里倒满八二年的拉菲,他举杯轻笑道:“敬!萝莉教。”

老夫子也拿起了那装满八二年拉菲的玻璃酒杯,轻笑道:“敬!萝莉教。”

夜清风一口喝完八二年拉菲,老夫子也同样如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