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深端坐于混沌的王座之上,手执审判锤,面若死水,泛不起半点涟漪。

[世界仲裁机关仲裁机制],这是为审判泛世界而存在的机制,在这片世界仲裁之庭中,作为仲裁核心的叶深抛弃所有感情与防御,暂时化身为绝对理智绝对公正的仲裁人,掌管整个世界仲裁之庭。

灰色的光影在叶深脚下的阴影幻灭,骤然间,叶深忽然分化为了三个漆黑人形,分别端坐在三张王座之上,呈三角形分布在卡巴拉生命之树上空,只能从模糊的表情上才能看出他们的不同——哭,笑,还有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三贤者审判程式]。

这是泛世界最高效最公正最准确的司法模式。[三贤者审判程式]以叶深为核心,是通过三个不同存在以对立的情感判断,逻辑思考后采取多数结果而形成的司法程式。

叶深为设立[三贤者审判程式]而将自己的灵魂强行剥离为三个部分,即代表守序的[善之情感核心],代表混乱的[恶之情感核心],以及代表中立的[理性逻辑核心]。

也正因此,平常叶深的人格经常会因灵魂的分离而切换特性,也就是说叶深的举动与性格上一刻还温暖如冬日暖阳,下一刻却酷寒如凛冽北风是因为两个极端的情感核心的影响。

当然,你也可以将之称为——人格分裂。

叶深的三个思考核心分别得出独立的结论,然后取多数么代表作为审判结果——这就是[三贤者审判程式]的实质。

但是其中经过的过程当然不可能这样简单,相反,作为泛世界最高位的审判机制,[三贤者审判程式]的复杂性绝对让人瞠目结舌,毕竟它所审判的不是单个的存在,而是整个世界。

[理性逻辑核心]用审判锤在虚空中轻敲,机械而冰冷地宣告道:

“[三贤者审判程式],开始决议!”

[善之情感核心]微笑着轻敲虚空,道:

“[善]公布审判结果[一]——卡巴拉生命之树为泛世界规则之工具,工具无罪,有罪之人已将存在燃烧,因此宣判——无罪”

[恶之情感核心]敲响了手中的审判锤,狞笑着死盯着卡巴拉生命之树,面容扭曲,道:

“否决,[恶]公布审判结果[二]——卡巴拉生命之树冲撞世界仲裁机关,是为至罪,但其为泛世界生灵的集合体,则罪由泛世界生灵所承担。因此宣判——有罪”

[理性逻辑核心]敲下审判锤,面无表情地陈述道:

“附议[理性]公布审判结果[三]——卡巴拉生命之树虽为工具,却已冲撞世界仲裁机关,是为从罪,但因其为泛世界生灵集合体,因此减轻仲裁机关之度量。因此宣判——有罪!”

[三贤者审判程式]结束,三个情感逻辑核心同时敲下了手中的审判锤,齐声道:

“世界仲裁机关宣判——卡巴拉生命之树,有罪!”

于是,情感逻辑核心终于再次组合成叶深,他缓缓在虚空中站起,手中审判锤化为混沌消散,面无涟漪地给予了判决:

“于此判决——封印卡巴拉生命之树,封印持续周期五十万年,判决即刻执行!”

随着世界仲裁机关的判决,无穷无尽的混沌从世界仲裁之庭的每一个角落升腾下降臣服着,又急速汇聚在了一起,勾勒出一柄厚重古朴巨剑的轮廓,那是世界最本源的混沌所构装的封印规则具现化产物,也只有这种混沌才能封印卡巴拉生命之树。

巨剑在混沌呼啸中凝出了实体,叶深挥下了手,于是巨剑裹挟着灰色的混沌浩荡而过,犹如初晨的阳光切开早间的雾岚,洒下刺目的阳光。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于是古朴的巨剑轻易切开了卡巴拉生命之树周身萦绕着的符文光幕,死死地将卡巴拉生命之树钉死在虚空,巨剑剑身弥散出灰色的混沌封印符文,沿着剑刃所贯穿的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十质点之一向卡巴拉生命之树树身中侵蚀扩散。

但是此刻,异变突生。

无边的符文忽然从卡巴拉生命之树被贯穿的质点中咆哮着席卷而来,与之共存的还有无尽的彩华。

这一刻仿佛有神明从云端的神座上走下神坛,有魔鬼从深渊的炼狱中爬上冥间,于是天地悲啸,众灵高唱着将亡的挽歌拥抱黎刻,史诗在虚空中奏响!

卡巴拉生命之树.........自爆了质点!

身为万灵意志的汇聚体,卡巴拉生命之树拥有十个质点,这些质点通向它们所各自代表的意义与力量的根源,同时也是世界最本源力量的具现化。

可是卡巴拉生命之树却强行引爆了一个!

六翼的炽天使从符文之海中走出,犹如摩西分开红海般,所有代表了宇宙生灵最本源意志的符文在天使周身便散开,为它空出了一条道路,直通向坐在王座上的叶深。

第八质点[荣光·Hocl],以及它其中的守护天使[Raphael·拉斐尔]。

天使洁白的羽翼上燃烧着黄金色的火焰,在黄金色的光辉中,赤红色的烈焰隐没了它的身形与面孔。双翼遮目,双翼遮脚,双翼飞翔,状若赤龙,这便是炽天使的形象。

叶深却只是冷漠地看着它,伸出了右手虚握。

于是数之不尽的混沌构装兵刃于虚空浮现,攒射而出,带着雷击般的轰鸣,划出女孩弯眉般诗意而优雅的弧线,贯穿了时空的阻隔,携狂风暴雨飞射向炽天使的身躯。

然而炽天使却暴怒般咆哮起来,漆黑如墨的电弧如蜘蛛网般绵延开,轻易将所有兵刃都蒸发为虚无。

但在这雷光的狂欢中,叶深从身下的王座中抽出了清绝如秋水的剑胎,虚无的[失格之域]随即展开,所有雷弧皆被未知能量所同化,叶深踏着[失格之域]行于混沌,一步步风雷呼啸,轰鸣了整个世界。

他轻声道:

“忤逆仲裁者,将受业火焚骨之难,亦将被最凶厉的矛,钉死在轮回的门前!”

拉斐尔意又不明地嘶吼着,然后从符文之海中拔出了轮转火焰的巨剑,疯狂拍动燃烧着黄金的不明火焰所缭绕的羽翼,几乎化为了赤红的彗星,逆折冲锋而至。

但叶深却更加凶狂。

冰寒的锋锐在叶深眸中炸开为逼人的寒意,他仗剑疾冲,如狂龙猎食羔羊,手中的剑胎挥动间带起整个世界的重量。

这是剑与剑的交锋,唯有以死亡方能终结!

仅仅一瞬间,叶深与拉斐尔就已交击近百次,一蓬蓬能量火花在他们之间炸开,如星河般横亘在两人之间缓缓流动,尽情倾洒着戾气与杀机。

最冰寒的杀机与最炙热的暴怒交击在一起轰然炸裂,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的夹缝,如死神狞笑时裂开的唇齿,寒意森然席卷。

而剑胎与巨剑划出一道又一道名为“死亡”的弧线,这些弧线交击在一起,互相截断有彼此联系,交织出命运的大网,叶深与拉斐尔的身体就在这张大网中穿梭,险象迭生却又有惊无险。

但史诗也终有落幕之时。

叶深抡动手中的剑胎,月白色的剑刃彻寒如夏雨冬泉,轻盈若蝶翼扑击,却又明明承受着整个世界的重负,缓慢而坚定地与轮转火焰的巨剑交击在了一起。

[负世之剑·三界之灾厄]!

剑胎轻易破碎了轮转火焰的巨剑,却仍余力不减,瞬间将拉斐尔拦腰斩为两段。

这一刻天使从神坛跌落,哭泣着浸满了血与泪的刺痛,只是在下一个刹那,神主咆哮着从云端俯冲而下,嘶吼着挥舞手中转动时光的圣剑,于是真正的史诗从这一刻才算拉开帷幕!

整片世界仲裁之庭忽然失去了色彩,目光所能及皆化为了黑白的图像,除了屹立于虚空之中的卡巴拉生命之树。

此刻卡巴拉生命之树仿佛成为了世界的中心,所有的光华都聚集在卡巴拉生命之树之上,天地之间也唯有它还拥有颜色。

卡巴拉生命之树缭绕着无尽的白银与黄金的火焰,在其最高质点之下,其余质点之上,从未出现在史诗中的第十一质点正熊熊燃烧着,投射出耀眼的光环。

第十一质点——[知识·Da'ta]!

[王冠·kether],[智慧·Chhokmah],[理解·Binah],[慈悲·Chesed],[神之力·Geburah],[美·Tiphareth],[胜利·Netsah],[荣光·Hod],[基盘·Yesod],[王国·Malkuth]。

这十个质点在卡巴拉生命之树上依次连接,燃烧起一条最为灿烂的通路,神威的巨剑从卡巴拉生命之树的树冠中探出了锋芒!

仿佛有神明在虚空中吟诵起未知却神圣的诗篇:

“[火剑之路·Path of The Flaming Sword],勿使诸界化为尘埃!”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