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他们都走进府内的时,一道道的黑影趁着夜色落到了府邸的周围。

其中一位手腕上有一暗红色手链的黑色劲装的银面女子,向其余的几个位置相异的修士神识传音道....

『据探子报告,钱尤身上有一件护身法器,能挡住金丹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所以切记,找到护城大阵的阵基,破坏掉它,便迅速离开,不得恋战....』

『杀人之事,皆由我来....』

『若有生变,保命为上。』

她正是两年被那个又强又会搞事的师尊赶出昆仑山的秦昭玉。

如今,她已成了神燕国诸侯平凉王的最锋利的一把刀,为他做着一些战略性的精准刺杀任务。

至于为何不直接找那个人处理当年的恩怨....

那是因为经过她的调查,他背后站着其他的宗门势力,给予了他一些秘法与保护者。

而她势单力薄,甚至连皇宫都进不去,谈何了结。

百般折寻之下,她碰见了正在招募天下能人异士的平凉王秦庸....

一番攀谈之后,秦庸得知她不仅是金丹期的修士,更与当今国主秦民有过仇怨...

立刻大喜过望,起了联合之心,道出了自己招募能人异士的真实目的...

为了夺位谋反。

并且称...

天下苦神燕国久已,民心已失。

若再让执迷于修仙玄道的秦民当道,无心家国政事....

那神燕国恐怕不用外敌入侵,便会被那些奸臣贪官小人所腐蚀...

变成一个民不聊生的腐败烂朽国度,从上烂到尾。

与其就这样等着外人来“接手”这个国家....

倒不如自己亲自动手,将其改变。

于此。

她与秦庸一拍即合,成为了他手上,唯一一位修为达金丹期的修士。

现在,也还是如此...

....

**院落内。

钱尤正搂着怀中的美人,喝酒赏月,醉熏不已。

“美人儿,你也来喝一杯?”

“讨厌~”

唰!

一道寒光霎时划过了他的头颅...

叮!

他腰上的玉佩升起看一个灵光护罩,挡住了忽然袭来的寒光,迸射出了数道火花。

“!”

“谁!”

钱尤徒然一惊,脑中传来的死亡预警令他立马就清醒了过来,立刻站起身....

将怀中的女子摔倒在地,大叫惊呼道:“来人!有刺客!”

“.....”

“....”

话语落下,却不见有任何侍卫闯入院落保护他,只是寂静一片。

“大...大人...你....”

艳丽女子好像看到了什么,正要说话,却被钱尤厉声打断。

“给我闭嘴!”

然而一声戏谑不知何时从他的背后升起,令他的寒意从尾椎骤升,直入脑海。

“久闻泰阳城的钱尤钱大人好美姬,贪钱财,鱼肉百姓....”

“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轰!

磅礴的灵力在话语结束时落下,将钱尤轰击在了墙垣上,激起一阵沙尘...

“咳!”

“......”

秦昭玉感知到他的生机并未消退,只身进入了沙尘中,却是捡到了一枚出现裂痕的碎玉。

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家伙的保命手段倒挺多的。”

呼~

阴风乍起,吹散了沙尘...

那无力瘫坐在地上的艳丽女子突然用手扼住了自己脖子,口吐白沫...

“额....救....”

连最后的呜咽声都没有发出,她便是毫无生气的倒下。

“阁下三番五次的想要屠戮我教教徒,所谓何意?”

毫无情感色彩的声音在秦昭玉耳边响起,一个黑袍道人不知何时已立于房檐之下....

月影斑驳,令秦昭玉看不清那黑袍下的面孔。

而且,当她想要用神识去探查时,却被一道神秘力量给阻隔了。

“一丘之貉。”

秦昭玉见对方身上血气甚重,恐来者不善。也不再啰嗦,抬手便是一剑。

火红色的凌厉剑芒近乎化为实质般。

“.....”

“既然阁下不回答,那我只能将其抹杀了。”

黑袍道人伸出一只枯瘦如骨的手臂,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黑色咒文,骤然闪烁起丝丝血光...

嗡~

虚空好似轻鸣一声,将那来势汹汹的剑芒给吞噬。

“修习邪法,原来是个邪修。”

秦昭玉一眼便看出那黑色咒文是从何而来。

那是自己刚刚出山后不久,在一处被血骨遍地的山村,击杀一个从尸堆里爬起,癫狂攻击她的村民时发现的。

虽然当时她初出茅庐,但对一些带着不详之意的咒文还是有所了解的。

而眼前这个人手臂上所展示的,正是如当年自己见到的那般....

甚至更加密集.....充满着血腥之气。

“邪法又如何,死吧。”

黑袍道人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波澜,只是抬手,朝秦昭玉方向遥遥一握....

一只莫大的黑爪从虚空中衍生,正欲要抓住她。

“嘁!”

秦昭玉御剑腾空,冷哼一声,将六张炎灵符掷向他....

随后便打算逃离城主府。

她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知道护城大阵如何开启的钱尤。

而不是与人缠斗。

“.....”

黑袍道人只手一挥,黑爪便与闪烁着红光的灵符碰撞....

轰!

霎时的火光照耀了整个城主府上空,足见其威能。

可即便是这样,黑袍道人身上依旧一点火星都未沾....

反倒是嘲弄般的轻哼一声...

“哼....愚昧。”

....

“难怪作威作福还无人敢言,原来是与邪修勾结....”

而且这邪修的修为居然还不低于她....

失算了。

秦昭玉以极快的速度御剑,一瞬数里地。

可刚要越过泰阳城的范围,一道暗红色光幕徒然升起,将整个泰阳城囊括其中....

犹如一个半圆的龟壳....

“可恶!还是慢了....”

看着这道灵力四溢的暗红色光幕凝聚而起...

秦昭玉就知道,想要逃出去有些难了。

“阁下来惹事了就想走,莫不是胆小如鼠之辈?”

呼~呼~!

三道血光直袭而来,声音由远及近,还伴有阵阵冰冷的阴风....

“.....”

秦昭玉看着眼前三道近乎一模一样的黑袍道人,神色凌然:“三个金丹期...”

“我观阁下骨龄不过十八,不妨加入我教,共享修仙盛世”

“要打便打,那么多废话。”

秦昭玉率先出手,打算抢得先机。

她数道烈焰般的剑芒挥出,灼热的温度令虚空都在微微颤抖...

紧接着迅速就与其中一个黑袍道人缠斗在一起....

.......

城主府外百米处。

庄洵与尚文尚武两兄弟坐在一处石阶上。

看着天际燃起的炽热火光,还有那厉鬼血煞般的阴气...

宛若在看戏一般,拿起酒壶碰了一下。

“道友,那个银面女子与你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尚武问道。

“没有啊。”

“可这凡尘出现了邪修,按理说我们兄弟二人该去铲除的...”

“但你却阻止我们,这是为何?”

“此女的金丹气息隐隐有突破之相,没准儿这次越阶战斗就突破了...”

“没有必要去帮她。”

“可道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庄洵悠悠的喝了一口酒壶中的烈酒,说道:“祖传之秘,望气之术。”

.......

【咦?评论区好安静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