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幽深的空间裂隙在呼吸间张开,似一只无尽威严的竖瞳冷冷俯视着芸芸众生。

所有奥丁此刻都停下了座下的斯莱普尼斯,抬起头来,于是无数双锐利泛着冰锋气息的暗金色眸子都看向了空间裂隙中那一抹最为深沉的黑暗。

忽然,嘹亮高亢而嗜血的咆哮声从裂隙中响起,这是强行用自身规则侵蚀扭曲了世界的规则,直接扭转了“真空无法传声”这条物理定律。

所有的斯莱普尼斯闻声都颤抖着痛苦地哀鸣起来,就像是被投入了地狱中,岩浆灼其体,恶魔噬其身。

但奥丁们却都是端坐着沉默着,然而却有无形的风升腾,扬起了他们身上缠绕着的裹尸布,划过他们此刻如生铁般彻寒而坚硬的面孔。

突兀的,空间裂隙深处亮起一对炽金色如汽油灯般炸裂燃烧的瞳孔,随即覆盖着漆黑鳞甲的利爪从空间裂隙中伸出,轻易撕裂了空间,露出其中隐藏着的怪物的真相。

那是矫健若战神的巨兽,庞大身躯上每一根线条都透着简单而粗暴的暴力美感,黑铁所铸般盾形的鳞片覆盖在它身躯的每一个角落,那些都是透着最寒冷气息的利刃与盾牌。这是最完美的暴力美学造物,这是为了纯粹的毁灭而诞生的存在,也是所谓“诸神的黄昏”的序曲!

也许我们从没有见到过这种生物,可是当它出现在眼前,每个人心中都只会剩下一个字——“龙”!

叶深抹去嘴角的鲜血,道:

“[持剑人之剑],卡巴拉生命之树,你应该知道这是对你意味着什么吧。”

卡巴拉生命之树终于波动起来,符文的光华跃动着,随即一扇无比庞大而雄浑的黑曜石之门从虚空中张开,一只燃烧着幽蓝业火的巨爪从黑曜石之门中探出,作势便要撕裂黑曜石之门的限制,挣脱出空间的封锁而出。

但[持剑人之剑]不知何时已展开了背后的双翼,满覆着惨白骨骸的黑翼挥动间散发起干扰空间规则的波动,于是[持剑人之剑]直接穿越了空间的阻隔,出现在了黑曜石之门前。

[持剑人之剑]张开了利爪,带着死寂而萧瑟的气息,撕碎了黑曜石之门,张开利齿,将头颅伸进了崩溃的空间中,狰狞地撕扯着些什么,只有污浊的漆黑液体从空间的裂缝中淌出,在空中绽开了妖异奇艳的花。

而门后的未明巨兽只能无力而绝望地抽搐着,徒做无用功地挥舞着探出黑曜石之门的利爪。

在绝对的暴力面前,似乎一切都成了虚妄的泡沫,

这就是名为“绝望”的噬世之兽,这就是[持剑人之剑],这就是尼德霍格!

所有奥丁在此刻都抬起了头,他们从裹尸布下发出地崩山摧般的怒吼,高高举起了逆转因果的因果律武器[冈格尼尔],名为“命运”的不可视轨迹将[冈格尼尔]与尼德霍格的心脏连接起来。

尼德霍格此时终于完成了进食,但仍不忘将未明巨兽唯一残留下的巨爪嚼碎吞入腹中,然而下一刻它就转过了头,古奥如神狰狞如魔,浸透了淋漓鲜血的鳞片反射彻寒的光,头部鳞甲狭缝间灿盛的黄金瞳凝聚着暴虐的寒光。

可是奥丁们终于有动作了。

就像飞鸟展开翅膀穿过月光,奥丁们投出了[冈格尼尔]。

于是无数道翩跃而去的弧光瞬间挤满了整片天空,一刹那之间像是流星雨降临。众多[冈格尼尔]拖曳着绚丽的尾焰,如野蜂出巢,点染了墨黑的宇宙,却向着同一个点贯穿而去,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被燃烧殆尽。

但是飞蛾扑火终究是自取灭亡,无论飞蛾在扑火时舞姿有多么绚丽,但注定——只能成为一撮灰烬。

在如同暴风雨来袭的[冈格尼尔]枪尖之下,尼德霍格狰狞的脸上露出极为人性化的嘲讽神情。

接着它骤然张开了覆满亡者骨骸的双翼,那对黑翼遮天蔽日,若垂天之云般横亘在那里,一片片黑鳞怒而张起,发出如同响板一样的清脆轰鸣,在这交响曲一样宏大的乐曲中,无数鲜血般的血色纹络在黑鳞之上一闪而逝。

[冈格尼尔]终于到来,如接连的陨星群,轰击在尼德霍格张开的两翼上,撕裂了一层又一层世界基本规则,直破坏至世界本源,将尼德霍格所在的一片空间都轰碎为虚无。

但是这些攻击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尼德霍格在虚空中昂起头颅,向着卡巴拉生命之树轻啸,但又轻蔑的瞥了奥丁们一眼,只像是皇帝在俯视升斗小民。

这是吞噬世界的凶兽,又怎么会被这些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所伤?

[冈格尼尔]的枪身是由传说中世界树的一段枝条所制,在世界树这样的信息扰动汇聚源作用下,身为武器的[冈格尼尔]却拥有了生命和思维的能力。

然而即使是这样,[冈格尼尔]仍然无法突破尼德霍格的鳞甲,在近乎世界的本质壁障前,这些拥有生命与思维的武器放弃了,它们疲惫地颤抖着,像是在叹息。

尼德霍格轻振双翼,就像是武士杀敌后振剑归鞘,甩落剑刃上的飘红。于是漆黑如深渊的光华绽放,轻易将所有[冈格尼尔]都湮灭为虚无。

这是名为[毁灭]的本源力量,它源自最深沉的[绝望]

尼德霍格,北欧神话中啃噬世界树的噬世之兽当它啃断世界树树根时,世界倾覆,它将挥动覆满骨骸的双翼,统率蛇群哲言神明的荣耀——那一日,**谓[诸神的黄昏]

但[持剑人之剑]却并不是北欧神话中所谓的“尼德霍格”,毕竟只是区区一个子世界所拥有的神话生物,又怎么可能成为[持剑人之剑]?

真正的[持剑人之剑]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它拥有与整个泛世界所有存在都相反的组成,也正因此,它注定不被整个泛世界所接纳,而成为一件兵器,一件工具,一柄既损人又伤己的凶刃。

任何事物存在于泛世界的“概念”被泛世界所承认,便可存在于整个泛世界中,但[持剑人之剑]的“存在概念”甚至高于整个泛世界中的所有存在,所以它本身就是一个否定了泛世界存在的信息扰动源。这就相当于突然有一天,你说一定要毁灭世界,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认为你是**,可是所有科学家都突然站在了你身后,说你是对的,世界应该被毁灭,于是全地球人都差不多一脸懵逼的白痴了。

[信息大一统理论]这样描述这种现象:

“当高级信息扰动源于次级信息扰动源同时存在且互为否定关系,高级信息扰动源一般情况下将取代次级信息扰动源,并覆盖其信息扰动痕迹。”

而卡巴拉生命之树所代表的世界意志都是泛世界信息扰动源中的信息扰动汇聚点,因此[持剑人之剑]身为更高一级的信息扰动源自然对它们拥有特殊的毁灭性力量,所以取尼德霍格神话中吞噬世界本源意志的事迹,将[持剑人之剑]命名为“尼德霍格”。

也正因此,才会说[持剑人]的力量不是绝对的,而却是相对的。

泛世界的通常存在所具有的“存在概念”都是汇聚在世界意志中的,这也就意味着尼德霍格对于通常存在只是拥有蛮力的特殊类龙型生物体。

所以我们可以将尼德霍格理解为一种战略武器,一种用于审判整个世界的究极战略武器。

但是此刻这位究极战略武器狞笑着转过庞大的身躯面向了卡巴拉生命之树。

叶深脚踏虚空缓缓来到尼德霍格的头顶,落下,神情忽然变得肃穆而神圣,他伸出双手,如十字架般撑开了双臂,道:

“以[持剑人]之名,命[剑·尼德霍格]展开!世界仲裁之庭于此开启!”

于是浩无边际的混沌世界从尼德霍格身体上展开,瞬间形成一个小世界,将这一片宇宙都拉入其中,卡巴拉生命之树被重若星辰的灰色混沌固定在原地,所有奥丁都被这无匹的重力死死压在原地不能动弹哪怕一根发丝。

叶深在混沌中无形的审判席坐下,转头看向兀自挣扎的奥丁们,挥手道:“无关者抹杀!”

像是有无形的巨手抹过,瞬息间那里就成了一片混沌。

下一刻卡巴拉生命之树树身亮起浩如星海的奇异纹络,无数扇门户伴着狂风携着雷鸣在混沌中张开,隐隐有急促雄浑的脚步声响起?

叶深抬眼淡淡扫过,审判锤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他轻轻在虚空中敲击两下,道:“被审者肃静!”

于是所有门户都突兀被抹消,硕大无朋的巨矛凭空浮现,将卡巴拉生命之树钉死在虚空中,它树身上所有的纹络都被锁死。

于此,万物沉寂。

乳白色一切被归于虚无,墨黑色的光晕萦绕的火焰从叶深体内席卷而出,所过之处一切被归于虚无,墨黑色的光晕萦绕,在叶深身上化为黑色的祭祀服。

尼德霍格化为漆黑色的液态,拉伸为狰狞的王座状,凝结起来,悬浮在叶深身下,反射彻寒的光,仿佛群魔狂乱。

叶深降在王座之上,用审判锤轻敲虚空,宏大的钟声响彻宇宙,激荡起无穷无尽的洪流:

“仲裁之庭——审判开启!”

遥遥有吟唱声从虚空中响起:

“善归尘,恶还土,凡俗返虚无。”

一切从此而起,一切从此而终!!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