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样的巨树扎根在虚空中,它的树冠贯穿了宇宙的终末,星辰隐匿在它的叶片之下,真理埋藏在它的根须之上,众灵自此而生,也自此而灭!

众灵的意志––卡巴拉生命之树!

这是泛世界生灵意志的结晶,众灵的意志正集于此,变质升华,最终现出了实体,那是身负起与终的轮回之树,泛世界神秘侧的至强者之一。

但可惜,泛世界的规则就已经决定了世间绝不可能出现绝对完美的造物,即使是卡巴拉生命之树,它也无法突破泛世界的规则,于是即使强大如卡巴拉生命之树,也只能沦为悲剧。

作为众灵的意志与精神的咨询综合凝聚体,卡巴拉生命之树却无法诞生意识,这使它只得沦为一件工具,一件被置于泛世界规则控制下的工具。

真神由世界规则孕育而成,不明人形虽然身为一介伪神,可同样拥有真神的一部分权柄,但相对于真神无损调用卡巴拉生命之树的权限,伪神付出的是代价,生命的代价。

但不明人形付出的不仅仅是生命,更是他自身的存在。

舍弃了存在,即意味着放弃一切,存在即蕴含着生灵在泛世界存在过的一切痕迹,甚至包括他人对其的记忆,放弃存在的那一瞬间,不明人形就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散了,崩灭了,虚无了。

但,宁除世,以灭敌!

于是卡巴拉生命之树每一枚叶片上镌刻的符文都散发出混沌而模糊的光华,无形的波动拂过整片天地,于是无数扇金色门户在虚空中洞开,诸神群魔咆哮着从门户中降临至凡地,超凡的涟漪瞬息间席卷天地。

叶深望着面前的盛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握紧了手中的剑胎,手背青筋一根根迸开,如青蟒般虬结——[持剑人]的力量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

但是盛宴已然摆下,只等客人入席,于是盛宴终将启幕,大幕,于此开启!

叶深仗剑冲入神魔之间,像一粒砂坠入海洋,渺小着却又掀起最浩大的浪潮。

在神术与熔岩的光华中,一抹幽黑流淌而过,所经之处一切都蒸发为虚无,就像烛火灯座下永恒存在的黑暗,[失格之域]无声地吞噬着一切,在神魔的浪潮中岿然不动,且逆流而上,妖异如纯墨色的眼眸,在满世华彩中冷冷盯着你,让你不寒而栗。

卡巴拉生命之树的战斗方式就是召唤生灵,并且召唤出生灵的位阶随召唤时间的延长而上升,理论上位阶可以无限提升。

但这并不是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可怕之处,卡巴拉生命之树真正恐怖之处在于它的防御力!

身为众灵意志的化身,卡巴拉生命之树可以将自身所承受的所有伤害都评论分散在泛世界中的所有生命上,也正因如此,卡巴拉生命之树才无愧于至强者之一的荣誉。

综合卡巴拉生命之树的能力,所有与它对上的敌人都将会被它活生生用人海战术堆死,而无一幸免。

虚空中又是无数扇门开启,拍击着双翼的神圣巨龙加入了战场,瞬间过后,五彩斑斓属于禁咒级魔法光辉的波涛汹涌起来,卡巴拉生命之树––终于揭开了隐藏在神化面具后狰狞的面孔!

叶深在茫茫神潮中挣扎着,[失格之域]裹挟着他[失格]状态下的身体,硬生生在神魔与禁咒的海洋中开辟出一条通路,只是[失格之域]在密集不断的攻击下摇摇欲坠,缓慢却坚定地由深邃而褪去了墨色。

叶深对[失格之域]的控制是有限约的,但绝不会只有这么短的时间,但[失格之域]却同时在此刻承受了几乎过限的攻击,这些冗杂的能量让叶深几乎不堪重负,而[失格之域]也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但他终于已经稍稍接近了卡巴拉生命之树。

可是这一刻忽然有凶兽咆哮声从神潮中响起,如涟漪般从卡巴拉生命之树为中心,呼啸浩荡开来。

八足的天马从粉饰着黄金与白银的门户中跨出,鼻息中夹杂着微微的爆鸣的雷弧,青紫色的电光在它的鬃毛中跃动着,如一尾尾青鳞妖鱼,生铁与钢石的坚硬气息扑面而来,弥散在天地之中。

八足天马--斯莱普尼斯!

那是毛发胜雪的异兽,披挂着黄金的载具,雷电因其而咆哮,暴雨因其而怒吼!

这一刻天地间忽然都死寂下来了,但却不是因为斯莱普尼斯的出现,而是因为它脊背上端坐的神明。

神明沐浴在呈花朵般怒放的火焰中,泛着微黄的裹尸布缠满了他健硕如战神般的躯壳,在火焰中微微摆动,扭曲而怪异的长枪被他持在手中,漾开一种诡异的肃穆。

这是东欧神话中的主神––奥丁!

叶深的瞳孔骤然收缩,猛力握紧了手中的剑胎。

奥丁举起了手中造型怪异的长枪,由世界树枝条制作的枪身泛起金属的光泽,冥冥中有神秘的力量将名为[冈格尼尔]得长枪与百米之外的叶深连接在了一起,于是仿佛神明的意志下达了神谕!

[大神的宣言]·[冈格尼尔]

奥丁终于投出了长枪,名为‘死亡’的谕令裹挟着[冈格尼尔],如流星般暴射而出,似一串火花,闪烁过整片天地,掼入神潮之中。

于是死亡的阴影弥漫开,所过之处一切生机都被强行剥夺,就连灵魂都被击碎,永远失落在生与死的夹缝中,永不得救赎,亦不被解脱。

天灾已然降临,众灵无可逃避,亦无从抵挡,只能在死亡的阴影下––瑟瑟发抖!

弱者无人权,他们只配生存在强者的影子里。

燃烧着空间的[冈格尼尔]直接穿透了[失格之域],贯穿了叶深的心脏,死亡的谕令在此刻下达,死寂的灰色光晕从[冈格尼尔]上喷涌出来,将叶深的整个身体都笼罩进去,叶深痛苦地挣扎着,五官都因剧痛而收缩在了一起。

奥丁端坐在斯莱普尼斯背上,冷冷地盯着叶深,眉目间尽是巨人对蝼蚁的蔑视与嘲弄。

神明总是这样端坐在云中的王座之上,冷眼俯视生灵,手中握住世界的规则。

然而叶深还是忍耐着痛苦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吐出一口浓郁的死气,阴森森地咧开嘴笑了。

“你咬掉我一块肉啊,卡巴拉。那么你也要做好被我反咬一口的准备!”

即将崩溃的[失格之域]终于崩坏了,飓风般的未知能量化作巨型涟漪动荡开来,涟漪所过之处任何能量都被同化,神魔与巨龙都溃散为幻影而破灭,所有门户在这一刻被强行抹除,偌大的墨色天宇中仅留下了屹立在卡巴拉生命之树顶端的奥丁以及他**的斯莱普尼斯。

叶深的身形此刻竟消散在了宇宙之中。

[失格之域]终极扩张形态––[失格世界]。

于是所有的宇宙物理常量在这一刻被强行抹除为虚无,只剩下漆黑而深邃的虚空,所有存在于这片宇宙的存在都被拉入这个世界。

被拉入[失格世界]的奥丁冷漠地观望四方,座下斯莱普尼斯不安地打了个响鼻。

[失格世界]中冷光一闪而过,奥丁警觉地抬起了头,但已经晚了,叶深已经用贯穿他心脏的[冈格尼尔]对准了奥丁的头颅。

下一刻叶深奋力掷出了[冈格尼尔],[冈格尼尔]逆转因果的特性让它轻易掼入奥丁的头颅,溅起妖异的血花,将奥丁连同斯莱普尼斯钉死在了虚空之间。

大神呼啸着带着神话而至,史诗还未开始......却已落幕。

但在这一刹那,纯黑色的天幕终还是散去了,露出外面灿烂的星辰之海。

无尽的门户再次张开,数不清数量的奥丁骑乘着无数头斯莱普尼斯从门户之中冲出,凶兽咆哮声中,无数柄[冈格尼尔]的枪尖对准了叶深的心脏。

这些从无数平行宇宙中被召来的奥丁嘶吼着,狂怒如雄狮,都掷出了手中的[冈格尼尔]。

但是叶深忽然大笑起来,瞳孔中仿佛燃烧着熔岩。

他举起了手中的剑胎,无声却狰狞的破碎之音响起,剑胎以剑柄为中心,轰然炸裂,只在原地留下一条长达千米的空间裂隙。

叶深轻语:

“来吧,[持剑人]之[剑],今天我们必定––拥抱胜利!”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