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识的土包子,连金柳椅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哪个小仙门的散修。”

“那小子居然会说他做的比老九门好吃,哈哈!想笑。”

隔壁客房聒噪的声音,让何安歌的剑眉微微挑起。

请师姐吃饭,本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如今几个故意找茬的人渣,算是把融洽的气氛给毁了。

别看何安歌平日里总是性情随和,他其实不好惹的。

在剑道课上对王原唯唯诺诺,只是因为现场修士多,且秦诗嫣又在上面观察何安歌,再加上他也确实打不过王原,才很收敛自己的脾气。

正道仙门以内,反派得夹着尾巴做人。

可如今,老九门可并非仙门领地,何安歌一个邪修还能怕惹事不成?

咔!

一道清脆的破碎声,在隔壁包间炸裂开。

众人诧异望去,却见一把袖箭正倒插在客房墙壁上,刚刚的碎裂声,也是因为袖箭击碎了玻璃的缘故。

见此,原先还在嗤笑的几人顿时不敢笑了。

别看那袖箭只是插在墙上,这一路上,它可是锋不可挡,且箭道距离刚刚发声嗤笑的男人只有分毫之差,甚至可以说是贴着男人后脑勺飞过去的!

“你,你小子想干什么?!”

几位衣着华丽的男人惊坐起,全都一脸凶怒的瞪着何安歌。

但他们的怒意还没来得及宣泄,就已经被少年眼中的阴邪杀意逼了回去。

他们再怎么嚣张,也终究是一些大户人家的小少爷,而何安歌可是常年在黑市打打杀杀的邪修,眼神中暗含的威慑力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就像是小鸡碰上了野狼。

“安,安歌师弟,还是算了吧,仙门有规定,我们下山万在外不可对无修平民出手。”

许欣没见过何安歌这种眼神,不禁有些担心的上前劝架。

虽然无缘无故就被骂土包子,许欣心里也很是不快,但看见何安歌如此可怕的杀意,她还是觉得犯不上。

人都是喜欢折中的。

如果何安歌对这些羞辱自己的人毫无反应,许欣会觉得他们太过分了,但如果何安歌拍桌而起,拔剑就要杀了他们,许欣就会忍不住想要劝架,觉得这件事受点委屈也就过去了,大可不必刀剑相向。

“师姐,我觉得地主家的小少爷,算不上平民的范畴吧?”

何安歌冷冷盯着隔壁客房的几人,眼中杀意不减。

而那些人被少年盯着,就像是被深渊凝视一般,完全不敢吱声,甚至被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

这气氛,许欣真的很担心,万一他们打起来……

“更何况,这些人可都内力不浅,估计也是其他仙门的内门级弟子,与他们有纷争既不违反官法,也不违背仙门规矩。”

何安歌说着,视线还在看隔壁客房的几人身上游走。

与其说他在跟许欣说话,不如说,这些话都是说给他们几人听的,完全是一种威胁的语调。

而事实上,何安歌说的也并没错。

修仙子弟内斗,不在龙朝管辖范围内,而修仙门派虽不许修仙者伤害平民,却默许门下弟子与他们宗派爆发冲突。

这在修仙界本就是很常见的事情。

比如秘境禁地中,几个仙门弟子为了秘宝大打出手,等等等等……

锋!

何安歌抬手勾指,很快,那把**在墙上的袖箭便飞回了他的袖口。

收好袖箭,何安歌冷冷道:

“不想死,就过来给我师姐道歉。”

他敢这么狂,是因为他有把握,他看得出来,这几个富家子弟都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压根没见过什么世面,何安歌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他们唬住,即便何安歌的修为并不比他们高多少。

像他们这样的地主家的傻儿子,黑市里随便拉出来一个魔教混混都能把他们吓半死。

“对,对不起…”

几人之中,唯一的姑娘低头道歉了。

她看上去性格最软,看穿着倒是华丽,应该是哪户人家的千金,被他们几个富公子叫过来联谊了。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全都脸色苍白,他们哪里想得到一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白衣少年,居然暗藏如此恐怖的杀意。

他那手上没个几十条人命,眼神都不可能如此阴寒刺骨!

“我,我……”

男人之中,骨子最弱有点想息事宁人去道歉了。

但他还没开口,又有一人站了出来,冷呵一声,直面何安歌的视线:

“一个筑基期的混小子罢了,怕他干什么?回来,我们又没说错,凭什么给他道歉?”

“马上圣虚宗的王兄就要来了,王兄可是结丹期修士,他来了绝对会替我们好好修理这臭小子!”

“说的是啊,王兄好像快到了!”

随着为首的富公子一声吆喝,其他几个小少爷也都纷纷装了胆,全把口中的‘王兄’当成了救星。

刚刚被何安歌的杀意吓住,他们都差点给忘了,今儿在老九门这顿饭局,主持者可是圣虚宗的真传弟子王原。

而且,王原当初邀请大家的时候,还说要在剑道课教训某个得罪他的内门弟子,等吃饭了再给大伙讲乐子!

连圣虚宗的内门弟子,王原都能随手收拾。

如今王原主持的饭局,岂还能让一个不知哪来的散修小子给搅了?

他们都是永安城的富家子弟,本身修为并不高,甚至有的灵脉很差,但王原和他们不一样,王原不仅出身名门,本身修仙天赋也优异,年仅二十三便有着结丹期的剑道修为。

一时间,所有人都寄希望与迟迟未到的王原身上,

而也就在气氛略显僵持期间,随着后院大门被猛地推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一齐被吸引了过去——

说曹操曹操到。

来者并无他人,正是圣虚宗真传弟子王原。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王原今天的嘴脸不是很好看,他看上去有些怨念,又有些疲惫,像是刚刚挨了顿鼻青脸肿的胖揍一样。

心神怪异的不仅是在座众人,王原本人更是如此。

看着客房中眸光不善盯着自己的白衣少年,王原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怎么能不记得少年是谁,何安歌!就是何安歌这混蛋在剑道课上害了自己,他跟安洛苡联手背刺可把王原给害惨了!

正当王原诧异何安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时,另一间客房中慌慌张张冲出了一位穿着华丽的青年,那青年一看见王原就像是看见了救命恩人一样,走上前得意洋洋的说道:

“臭小子,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就是宴请我们的王兄!”

“王兄乃是圣虚宗真传弟子,杀你们那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你要是现在给我们跪下磕头道歉,王兄兴许还能饶你不死!”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片刻后,何安歌忍俊不禁的鼓起掌来:

“王师兄,好大的仙威啊!”

“要不师弟这就给您跪下磕头,求您给师弟一届平民百姓留个生路?”

他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石头,若无其事的抛掷起来。

看见录音石,王原的脸顿时青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