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马林达,南岛“千岛帝国”的心脏,传说中的不夜之地,世界渴望之城。

这里是霸王宫的所在地,是女皇陛下掌上的明珠。

二十万人口常住于此,无数商船在此停靠。

每天,贫民窟里都会爆发巷战和械斗,有不知多少孩童在冲突中死去;每天也会有无数的冒险者从其它岛屿来到这里,寻求飞黄腾达的未来。

冥王曾说,此处乃是“机会之地”。

这四个字被刻在了牌匾上,放在洗脚城门口的那条朱雀大街上。

冥王还说,每个南岛人都要学会做“南岛梦”。

“只要你有能耐,就来这儿追梦!”

这是南岛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这里的一切都被装点得无比梦幻。

夜已深沉,朱雀大街上灯火通明。

梨绘和同伴们走在街上,只觉得那灯红酒绿简直令人目眩神迷。

到处都有穿着清凉、浓妆艳抹的姑娘。

她们站在路边,向着街上的男人们**地打着招呼……

“来嘛!好哥哥!”

“来看看嘛~”

“别走,别急着走嘛~老板~里边的姑娘可都在等着您呢!”

她们的身后,便是一座又一座的“怡红楼”、“望春楼”、“瀚福楼”。

梨绘一开始还不理解她们是干什么的,以为只是一些热情好客的当地人。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呀?”梨绘对宁秋询问道。

宁秋哭笑不得:“算了算了。咱们都不会喜欢那里的。”

“为什么呀?她们是做什么的?难道不是请我们去里边看看的嘛?”梨绘简直是个好奇宝宝,“里面有什么?有好看的衣服吗?”

宁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种地方,不适合咱们去的啦!”

“那种地方是哪种地方?”

“就是做一些羞人的事情的地方……”

面红耳赤地比划了半天。

“哦……我明白了!”

梨绘一阵窃笑。

宁秋也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啥。

“我们家小乖乖又脸红啦!看到这么多可爱的大姐姐,是不是心动啦?”

“哪里!才没有呢!”

宁秋这话说的是绝对的真心话。

这些路边揽客的姐姐们,本来就不是宁秋喜欢的类型。

就算喜欢,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而且呀,谁知道风尘女们身上会不会沾着什么传染病呢?

梨绘姐姐好像根本没有搞清楚她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这是拿自己的身体在交易啊!

宁秋心想——唉,算了。

梨绘姐好单纯的,希望她还是永远不要搞懂这种事情、一直单纯下去吧。

毕竟她来这里之前,连什么是“钱”都不知道。

也许她怎么也理解不了,在外面的世界里、女孩子甚至男孩子的身体都是一种可以用于交易的东西。

雪国的长老们永远都把大家保护得很好。

以后,也许十几年之后,等我宁秋长大之后……是不是也轮到需要我来保护大家了呢?

……

……

思绪万千。

可是今天大家是来放松的,不该想这些惹人烦恼的事情。

“哇!这是什么呀!”梨绘看到眼前富丽堂皇的洗脚城,一阵惊叹不已,“好厉害的灯笼呀!”

那并不是纸做的灯笼,而是晶莹剔透、如玻璃一般的大灯球,漂浮在穹顶之下。

颜长老付了钱之后,小妹笑容满面地说道:“客官们,里边请!”

羊乳、牛乳、白香草的混合液体,乘装在晶莹剔透的水晶琉璃盆中,被窈窕婀娜的服务小妹们端了上来。

三马林达以西,有悬圃仙境,亦或称为空中花园;其中栽培的白香草与田荣花,捣碎之后浸入泡脚的稠乳之中,利于温养足部经络、进而养肾固本。

不仅是泡脚药液用材到位、浸泡工序复杂,而且此处的小妹也是经受过了专业培训。

其妙手能使被按摩者感到骨酥筋软、舒服得恍如身临仙境,不由地哼出声来。

洗脚按摩之时,当然也有其它的享受。

比如面前摆着的便是一张巨大的八仙台,以极为罕见的黑玉为桌底,白玛瑙为边沿;

其上放置着层层叠叠的酥烤鸭皮、鹅肝片、生切鱼肉等等,全部用瓷碟子装好,一道一道呈递上来。

若是客官应允,便会有专门的喂食小妹用那葱葱玉手为客官们喂食;而洗脚的小妹只能蹲在桌子下边,摆弄着客官浸泡在牛乳羊乳中的粗糙大脚。

来这里享受生活的,大多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有些是修为境界低微的普通商人,但有时也会有脾气暴躁、癖好怪异的大修行者。

灯光一暗,梨绘只觉得脚心好像有千万双小手在温柔地按抚。

在雪境北国,是绝没有这样至高的享受的……

或者说,雪国人可能根本不懂享受。

“下次一定也要这样给我们家小乖乖洗脚!”

梨绘心里暗暗想道。

如此一来,就要观察这些洗脚小妹的技术动作,方便回去之后一模一样地给阿秋也来一套。

只是……

本来是想要学技术的,结果被按摩了一会儿之后,梨绘马上就被小妹身上的打扮吸引住了。

下半个酥胸半露,却又遮掩住了要处;整个纤细的腰肢并无寸缕遮拦,可见其光滑平坦的小腹。

大腿又被白色的过膝长袜勒出了一小圈嫩肉,可谓是肉感十足。

那袜子好似极其富有弹力、根本不需要腿环加以固定;本身色泽纯白,紧紧地贴合腿肚的优美曲线,直叫人看得大呼诱惑!

梨绘不由地心想——若是我也穿上这样的装束,阿秋会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吗?

“这样的袜子,要在什么样的地方才可以得到呀!”

“客官您是问这白丝袜么?咱们这儿的都是外边海运来的!”小妹笑着说,“西边救世军的地盘上,才能产得出这样上等的货料来!”

见梨绘迟迟不作答,小妹悄悄凑上去低声询问道:“您是觉得这袜子好看么?还是觉得……穿袜子的我也好看?”

“哎呀!不是这个意思啦!”梨绘显得有些恼。

“您不喜欢么?那要不为您找一位小哥哥来?”小妹以为是自己的性别不符合客人的口味。

毕竟来这里的客人们经常会有一些特殊要求,小妹们也往往都会给予回应……

生意嘛,不寒碜。

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嗷嗷待哺。

残疾了的老父亲还需要买药的钱。

客人要求小妹做什么,小妹就会做什么。

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命就是如此。

小妹的脸上挤出诚挚的微笑。

但客人似乎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有些木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